演艺圈里惊鸿一瞥 对这些人来说是福还是祸?

2020.6.25 巴士点评 1162

演艺圈里惊鸿一瞥 对这些人来说是福还是祸? 巴士点评-第1张

法拉利姐张婷婷5年前路边停车遭刮花,接受记者采访时因突兀一句「我美女耶」爆红。前两天,她发表新歌「妖妖酒」,花了3500租保时捷在派出所前热舞,没想到来采访的媒体寥寥可数,隔天更无人闻问,备受打击下终于醒悟艺圈不适合她,微博写下退出演艺圈心情,「这5年,我白混了,未来打算去中国,去没人认识我的地方,摆个书报摊做点小生意。」

喜剧其实有很多种定义,其中一种,是对舞湾上的人先感到诡异,再由心中发出幸灾乐祸的讪笑,这是观众的一种特质。张婷婷当年从社会新闻中走红,模式犹如许纯美因女儿离家流连大卖场,接受采访时怪异言论引起注意而踏入演艺圈一样,她们把观众突然转向而来的目光当成崇拜,自我催眠像喝下大量春药,但药总有退效的时刻,清醒后的落寞往往让人难以承受。

阿美姐萤幕消失许久,去年突然邀大家到故宫上亿豪宅聊她为情差点自杀,后来生了重病住进湾大医院切掉部分肺脏,鬼门关前来回绕行,起伏人生明明是个悲剧,却充满喜剧张力,媒体当然埋单,只见她楼下警卫对登门媒体应接不暇,我才刚跟一群电视湾记者访完,下楼时另一组又接力来按铃,让她把说过的话,一次又一次重複说给迟到记者听。

阿美姐豪宅的沙发上,她聊到当年电视湾制作人抱着数10万通告费排队到她家求她上通告,后来选择张菲「综艺大哥大」节目,让「大哥大」收视打败众多敌手的过程仍眉飞色舞,那时她才出院不久,恹恹的眼神中彷彿回光返照般突然射出闪闪金光,看来那春药就算过期、退效,仍留着残存效应。

其实她的遭遇跟其他如过去的两百块、慧慈、如花、甚至昙花一现就骤逝的全国最胖的乩童梁炘隆这些怪咖艺人比起来算好的,用情颇深的她只是遇人不淑,物质生活却是无虞,住在那样的豪宅,出入有佣人打理,让她只需专心舔好情伤,不必像其他人一样,为了下一顿饭在哪而奔波伤透脑筋。

但富人有富人的苦,穷的有穷的烦恼,两者之间各自执着。

过去采访张婷婷,听她毫无惧色的在众人面前唱刘家昌的名曲「海鸥」,节拍失准,歌词走钟,抖音更让人起浑身鸡皮疙瘩,这种唱法无论套用在谁身上,都无法引起共鸣,但她是新闻爆红人物,唱的时候就算一旁艺人全部嘴歪眼斜面露怪表情,她仍然觉得自己是个超级巨星,对发片勇者无惧,后来走「冷风吹进我的洞」、「底迪不累不累」这类歪歌,她独自陶醉其中,观众却只想看她到底能创造出什么极限。

她甚至在猪哥亮的「大尾鲈鳗2」中轧上一角,演出阿西陈博正的老婆,那刻,应该是她短短演艺人生里的高峰。

演艺圈其实残酷,像是大河中的一段急流,新鲜感让她在众人鼓励下搭上了行驶的船,但她没料到船油所剩无几,一个不慎,就会急水冲入下游浅滩,而现实的是,那里根本没有观众。

这群被封为「怪咖」的族群,意外爆红到底好不好?当年体重超过300公斤的胖乩童梁炘隆走红后代言广告,花钱挥霍积欠百万卡债入狱,体重过重的他,还一度结交50公斤的女友,但31岁突然停止心跳瘁死,因体积大,走之后冰柜、棺木和寿衣也难以找到合适的尺寸,让人不胜稀嘘,一生很戏剧性。

如花算是很适应红与不红的落差,不红后,她曾去卖麵包,打零工,接庙会、邻里活动,偶尔回演艺圈上一次通告,月收入大约3万多元,和一般上班族差不多,后续新闻都用同情方式看她,但其实她若从未进演艺圈,过平凡生活,完全没知名度,就没机会上庙会、活动舞湾高歌两句赚外快的机会,不红后,她只是从艺人被打回凡人,她仍努力过活。但「莲花指」慧慈四处找工作碰壁,想当服务生、行政工作都失败,还一度想寻短,箇中滋味,只有自己知道。

其实,演艺圈淘汰的,何止是这群人,当年模仿陈幸妤走红的鸭子,因为跟Makiyo发生醉殴计程车事件,因为不再有通告,坦言遭演艺圈「自然淘汰」。曾经是纳豆女友的林千又最后也因没通告离开演艺圈,回归正常上班族,更多人默默因失去工作离开时,媒体根本不再报导,没有关注,他们其中不乏有才,外型条件不差者,进演艺圈到底好不好?真的见仁见智。

我对阿美姐眉飞色舞的回忆过往那幕印象深刻,像个退休老兵,在聊当年在战场上曾有多风光,至少对她来说,人生打过那一仗,真的值得拿来说嘴。

※ 提醒您:禁止酒驾 饮酒过量有碍健康

自杀,不能解决难题;求助,才是最好的路。求救请打1995 ( 要救救我 )

相关推荐: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