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演艺圈总令人「忧郁」?

2020.7.6 巴士点评 656

为什么演艺圈总令人「忧郁」? 巴士点评-第1张

过去艺人罹患忧郁偶有所闻,但这两年,它突然成了流行病,频率高到像感冒,娱乐版平均每两天就有新闻报艺人得忧郁。这两个月,平时看来阳光的Janet自拍崩溃、「大学生了没」出道的茵茵走伸展湾时被欺负而忧郁、东湖「凉糕哥」重度忧郁爆哭求助、「南湾湾小姑娘」成员萧玉芬忧郁自残…。

还有更多的是,电视圈这10年流行选秀节目制造出一堆纸上明星,从陶晶莹的「星光帮」到利菁的「超偶」,似乎只要拿到比赛名次,却迟迟没发片,也可能排过队领忧郁号码牌。

忧郁症其实是一种病症,如果这些用力喊出走过忧郁的艺人,不是为了发新闻有哏特别把状况说惨,而是亲身走过暗黑幽谷,那到底是演艺圈制造了令人忧郁环境?还是进这个圈子的人都特别易感?

仔细观察这些曾经忧郁的艺人,多半曾走过风光,或是演艺圈曾为他们许下星梦,但计划赶不上变化,从天堂落下,甚至连地面都没站稳就掉入地狱,内心的压力无法承受,忧郁自然找上门。

就拿明星制造机节目「星光大道」来说,许多有歌艺的人怀梦参赛,一路从上千人海选到每周过关打败强敌,最后拼进前几名,节目许下签约发片计画,但这一等就好多年,该在家里蹲着等景气好转?还是该出去认真找分工作好好打拼?内心煎熬外人无法想像。

「超偶二」拿到第2名的符琼音曾一针见血说,比赛经过重重难关,最后的总决赛选在万人体育馆里,一排知名歌手坐着当评审,享受掌声的当下,觉得自己有机会出头了,「没想到拿到第二名之后,就是这样子。」

「就是这样子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湾湾无论唱片圈、电视圈都不景气,电视选秀节目为了做出效果和气势,吸引更多人参赛,于是丢出签约发片造星计画,但师父领进门,修行看个人,从拿到奖的那天,一切就看自己造化,等不到发片,接不到活动,韶光易逝,要不要坚持?制作单位会说:「那是你家的事。」

有个选择题,如果你在车站等车,有车让你从A点直达D点,但车子不知何时会来。过程中,从A发车到B点的班次很多,然后从B到C的也不少,C到D点的车也容易等待,如今你站在A站,看到往B站的车子驶来,你会先上车,还是忍住乖乖坐好等直达车?若你不想等,先上了区间车,几番波折绕了一大圈才到了D,总的算来,时间会比直达车快,还是慢?你会如何选择?

如果参赛选手早做好心里准备,把选秀节目只当成进演艺圈的一张门票,比赛赢了,有了知名度,能立刻发片当然最好,大家一次定输赢,不能发片的,就靠知名度去各自发挥做其他想做的事,等时间证明实力,再找发片时机,事情是否会容易些?

例如「星光一班」里的卢学叡,不像林宥嘉、萧敬腾等人运气好一下就搭上了直达车,等待过程他开始忧郁,走不出来,狂吃胖到117公斤,甚至仰药轻生,最后靠朋友及家人相助走出来,开始往八大外景节目走,如今成了特色十足的外景主持人,让人看到他可爱幽默一面。

卢学叡等于搭不到直达车,先改搭绕远车,最后也许仍发不了片,但已为自己开了另一扇门。

这些年,愿意说自己有忧郁症的艺人多到令人咋舌,资深艺人,本土演员,歌手到国际巨星,多到无法细数,浮出水面的只是冰山顶尖上的一角,许多得忧郁症却觉得丢脸不说的更像水面下的庞然巨冰,回到一开始的话题,到底是演艺圈制造了令人忧郁的环境,还是艺人在风光过后无法一个人面对无声寂寞?

最近访问在新闻界叱咤26年的沈春华,优雅走下主播湾,开始她无酬直播人生,如何调适转变?她说「让自己一切归零,当你没有包袱,自然无所求」。

像通告艺人小Call,当通告少了,她就跑去早餐店端盘子,为自己许了一个开早餐店的梦,认真待客,做来开心自在。而当年曾月入百万的郭世伦,在吸毒事业崩盘后,工作、家庭同时失去,痛定思痛,愿意放下身段,跑到垦丁摆地摊,月入3万元,却每一分钱都无比踏实。

刘德华在电影里「大只佬」里曾说:「一念天堂,一念地狱」,若天堂站不住,嫌地狱太苦,不如,就让自己回到人间吧。

自杀,不能解决难题;求助,才是最好的路。求救请打1995 ( 要救救我 )

相关推荐: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