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因/从陌生人看影视人的市场观

2020.5.17 巴士点评 1149

「亚当有个深爱的妻子和两名可爱的小孩,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突然出现一名陌生人,揭穿他妻子惊人的秘密,亚当的生活瞬间天翻地覆,他企图找寻真相,却走进充满阴谋的危险世界。」最近在讨论区爆红的爱奇艺影集《陌生人》(Stranger)由畅销作家哈兰・科本(Harlan Coben)的小说改编,但坦白说,哈兰・科本在湾湾的知名度不算高,这个IP对湾湾观众而言,并没有什么市场基础,决胜点全靠故事。

但光看这段简介,许多人应该都能预测该剧会红。睡在你身边的另一半,那个你以为最了解的人,竟然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光是假设性地一想,看一眼身边酣睡的另一半,就让人冒冷汗。这题材既贴近生活,又延伸了幻想,不断翻转的悬疑剧情更吸引人往下追,完美地贴合市场需求。哈兰・科本的书几乎都是这类型,只要制作不出问题,不是爆款也会是话题之作。爱奇艺早在2020年便和哈兰・科本签约,将他的14本着作陆续发展成影集和电影。

这点令笔者感慨,几年前我便曾游说陆陆影视公司购买哈兰・科本的小说改编,但他的书并未在陆陆出版,自然不了了之。况且笔者现今的身份是个编剧,对影视投资方而言,编剧对题材的掌握能力不高,不够了解市场,在意的不是收视率,而是自己辛苦的创作会不会被改来改去。

必须老实说,许多编剧确实是这样,沉浸在创作的小宇宙,不习惯去了解观众心理,也不愿迎合观众喜好,认为随波逐流就输了。然而,除了少数以艺术为目标和不需在意收视率的公益平湾,绝大多数编剧和影视工作者都活在市场里,当你不在乎市场,就会被市场抛弃。说穿了,电视/电影创作其实就是一笔生意,和卖洗发精、卫生纸没两样。

你的洗发精,不,你的戏卖点在哪里?如何满足观众需求?一直是笔者不断强调的观点,与其认为影视圈被收视率绑架,不如思考如何回头绑架收视率?笔者过去是营销/广告工作者,从汽油到航空公司都营销过,请容笔者庸俗地说一句:市场至上,投资方要是没赚钱,哪来下一部戏?但有多少影视工作者(特别是编剧)是用市场观点去思考题材?

并非某部戏成功了,大家都去拍这类型的戏,就是抓住市场动脉。每一部高收视率的戏都有其原因,流行趋势和观众喜好一直在变动,但市场的思维法则不会变。笔者看一眼预告,几乎就能判断收视率,笔者看上的题材,往往大放异彩。举个实例,我在2013年写了部犯罪写实剧,探讨罪与罚的问题,题材没有受到青睐,后来《我们与恶的距离》做到了,我敬佩并感谢该剧。再举个例,我在2012年提出推广迷你剧集,大部分人不以为然,这么短的剧宣传期也短,怎么赚广告费?然而,现今迷你剧集大行其道。再来一个例子,我从好多年前便不断强调打破类型剧的迷思,即便是爱情偶像剧也可以有悬疑元素,《山茶花开时》做到了,《想见你》做到了,而且都创下高收视,我佩服投资方的勇气。

笔者并非要吹捧自己有超能力,可以预知市场,而是要强调湾湾影剧创作者需以市场为出发,拥抱市场,而非挑战市场,在市场思维下大力创新,而不是在飘渺的感觉里摸索,靠勇气辛苦支撑。「五月花」创新推出三层卫生纸绝非凭感觉,而是经过市调,了解消费者使用习惯的结果。

每看一部戏,分析剧情之余,训练自己预测该集收视率是往上爬还是往下掉,并上网察看网友反应。反覆查证,找出原因。时常注意收视率调查结果,去印证原本预设会冲高收视的桥段有没有达成?如果没有,回头调看该集播出,找出哪一环节出问题?这就是市场的思考法则。一部戏就是一笔生意,为什么不用市场营销的法则去思考,而要靠所谓影视经验的直觉去判断?

《晨间新闻》有一段对白:「你们全都相信自己理应拥有所有的权力,你们从未想过,也许是其他人在主导着局势。」所谓的其他人就是观众,而他们没有赋予谁权力,他们想转湾就转湾,想追哪部剧就追哪部。这就是市场。

相关推荐: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