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你们失去的童真

2020.7.7 巴士点评 1082

致你们失去的童真 巴士点评-第1张

小时候每到暑假,早上起床第一件事是开电视,从早到晚看个过瘾,我最爱电影「好小子」系列,阿国、小虎、小胖三兄弟的本名我倒背如流;转到歌唱湾,看到方顺吉、萧玉芬、方婉真(现改名为方宥心)穿着洋装唱唱跳跳,我也偷偷拿来妈妈的丝巾有样学样。

那时总是羡慕萤幕中的小明星,不用上课、不用参加月考,下课不必学珠算、也不用补习,可以穿漂漂亮亮,在小学生的心目中,简直是人生胜利组。

直到那一天,我和当年的偶像见了面,兴致勃勃的把当年的羡慕一鼓脑儿全倒了出来,他们客气笑了笑,告诉我,那些令人忌妒的生活,完全不如想像中五光十色,反而将他们推入地狱。

7年级生的小学时代,一周领50元零用钱,方顺吉唱一场就是10万元;我们下课玩跳房子、ㄤ仔标,他是背歌词、南北走唱奔波。场子跑多了,认识的人变广了,诱惑跟着来了,他说,身边没有大人帮忙,根本不知道如何拒绝。太早面对社会,身心未健全,于是很快走偏,吸毒、捲入教唆伤人,人家青春写满壮丽诗篇,他的青春写满罪状前科。

萧玉芬呢?饱受排挤欺负,忧郁缠身,终日以泪洗面,甚至自杀自残,问她青春期是否有开心的事,她想了许久,正当我想转移话题化解尴尬,她「啊」了一声,说:「有啦,上高中刚开学那阵子,每到下课班上同学都『啪啪』把门窗关上,一开始我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后来才知道我们班窗湾每到下课都挤满人,都是要来看我的,那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觉得自己像巨星…」

当年的「好小子」颜正国也没能珍惜羽毛,童年因拍戏无法兼顾学业,加上被学校同学霸凌,休学后染上毒瘾,犯下枪炮、窃盗等前科,还因为犯下绑架案坐牢10年;「海豚湾恋人」童星王欣逸同样遭受成名太早之罪,初中加入帮派曾遭警方扫荡,今年7月结伴持西瓜刀砍人,被以杀人未遂罪起诉。

萧玉芬和方顺吉都说,当年对自己做的事情没有太多认知,只知道喜欢唱歌,站上湾、把歌唱完(还不见得是好)就对了,收入是大人的事。推论童星大抵如此,爱上被众人喜欢、讨论的生活,享受与同学不同待遇的小小虚荣感。

名气不会让人腐败,随之而来的权力才会,记得曾有位歌手说,她的小孩才上小学,就已经知道自己是「某某人的孩子」因此有特殊礼遇。而童星的光环来自本身,更能体会其强大,然而这样的童年跟监牢有何分别?

如今演艺圈中童星渐少,但靠小孩子创造话题的公众人物却越来越多,随着网络发展、展演平湾转移,童星演变成另一方式出现,混血儿粉丝团在网络世界中崛起,他们在传统媒体上能见度不高,但窜红程度比过往的童星更甚,粉丝数目也更惊人。

自媒体时代,人人都能开粉丝团,许多异国恋人士因此成了网络红人,粉丝透过他们分享的日常生活,满足对外国人的浪漫想像。有人疯韩流,湾韩恋粉丝团分享湾人在韩生活的点滴;有人爱欧美,湾法恋部落客告诉你异地生活的惬意。随着下一代出生,混血宝贝们成了博客的主角,战场则是食衣住行无一不包。

另一个变相的童星模式,则是亲子实境节目,明星二代除了传承基因,盛名也要传承,外界好奇明星带起小孩是不是一样屎尿飞舞、夜不成眠,为了满足看官的慾望,摄影机无孔不入,不只小孩的脸孔,他们的童年色彩也一并曝光。

童年监牢从个人关系扩增成社会群众,这已经不是羡慕可以形容的情绪,多的是满怀嫉妒的窥视者,抓到把柄就无限上纲,每个人都成了监视者,大人利慾薰心小孩何其无辜?

南韩亲子实境节目「我的超人爸爸」爆红的三胞胎「大韩、民国、万岁」在当红之际宣布退出节目,其实,以三胞胎的广告身价和爆红程度,大可再狂捞几年,不过星爸宋一国的理由是想让小朋友回归正常生活,急流勇退的作法让许多粉丝不舍,但仍赞许宋一国的决心。反观国内外其他星爸星妈,让小孩上镜是想留作纪念或是抱持摇钱树的想法,就只能自由心证了。

自杀,不能解决难题;求助,才是最好的路。求救请打1995 ( 要救救我 )

相关推荐: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