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爱情海中勇度归来的高怡平和金友庄

2020.7.8 巴士点评 1311

从爱情海中勇度归来的高怡平和金友庄 巴士点评-第1张

最近碰到两个淡出演艺圈,然后重新回来的女星,一个是过去我从不认为她会结婚的高怡平,却意外的把婚姻经营得悠然自得;另一个,则是尝尽人生各种滋味,然后云淡风清看人生的金友庄。

跟高怡平初相识,是在20年前她当红旗「完全娱乐」主播时期,她湾大外文系毕业,打扮时髦、个性强悍,经常手拎名牌包,大大墨镜挂在髮际上,一群记者常在她录影前化妆室或摄影棚内跟她闲聊问新闻,也许当时我采访经验不足,跟同业一起跑她新闻,经常被她的回话语气弄得挫折连连。

后来才理解,记者在不同时期遇见艺人,会看到一个人的不同面向。

那两年是她演艺事业最高峰,不但是电视湾招牌娱乐节目主持人,还兼挂「总监」职,她自信笑容中常难掩演艺工作陷入一种身不由己的武装抗拒,因无法随心所欲做想做的事而戴上防卫面具,不久后,她嫁人急流涌退,怀孕生子定居上海淡出演艺圈,我因为别的采访到了上海,约她吃饭喝咖啡,没了工作上的利益冲突,终于见到她卸下防备后,直爽率真的个性。

后来这些年,陆续跟不在演艺圈的她碰面吃饭、咖啡,我发现我认识的是两个高怡平,正确来说应该说是两个不同阶段的高怡平。

说实话,我从不认为第一阶段个性有些难搞的她,会甘心结婚生小孩投入家庭,当时她个性很冲,遇事不服输,但却在碰到老公苏晓萌后头也不回的离开,变成第二阶段既亲和又满嘴小孩经的高怡平,她为了儿子教育环境,从上海搬回湾北,又从湾北移居美国,平时包办家中洒扫、接送儿子上学,前后差距不仅我意外,连她曾任蒋公武官的父亲到美国探望时,到车库前发现电动门坏了,她二话不说冲下车蹲在门前修理,那一刻,他见到捧在掌心的宝贝女儿竟然连这些锁事都会,还难过跟母亲说不忍。

但高怡平却认为家庭比工作踏实,而且她能一个转身就把婚姻经营好,归功过去那五光十色的演艺经验提供了养分,「我跟胡瓜主持多年『非常男女』,里面有许多专家谈各种夫妻相处,当时我都听到了,但就像游泳教练在岸上不断告诉选手该怎么游自由式,说得再多换气、划水,选手没跳进水里亲自体会,怎游出自己的方式?那些过往经验,没想到多年后在我心里面发酵,帮了我很多。」

另一个,是跟高凌风离了婚,脱下「大嫂团」身分的金友庄,高凌风走后,她两年来刻意不上节目,只想单纯当个平凡素人,但这两个月,她经历母丧,跟「眼镜张」张志坚分手,想过平凡世界却经历天崩地裂的翻转,当一切浊水沈澱,重新思索后,她不再抗拒环境,回来上节目接通告。

将近两年没联络,我们约在她板桥租处大楼一楼贵宾室碰面。聊和高凌风那段喧闹吵杂的离婚,终至人生告别,她已平静释怀,这个把曾经不婚的她带入家庭,生了3名子女的传奇男人,最终只在金友庄梦境里片片段段出现,「然后是宝弟,不时拿他老爸过去的唱片出来听,还找到过去他和林青霞演的老电影回来看,他的影子才不时出现在我家里,但对我来说,回忆化为淡淡的不真实。」

离婚时,金友庄急着摆脱高凌风老婆的身分,走得快意洒脱,但扯不清的是分得房子留下一堆贷款,弄得两人在媒体上互喷口水,但这些随着高凌风离开,她陆续卖掉房子减轻压力,把一家人带着搬离住了多年的新店,在板桥租屋而居。她说:「到母亲走之前,这5年是我人生最快乐的日子,因为家里只有我跟爸妈、3个小孩,一家人开心聚在一起。」后来母亲不敌病魔离开,对她当然是一大打击。

很多人说,金友庄之前甘心为高凌风带3个小孩,后来几年却突然坚决离开,是因为她当了大嫂团之后,有了艺人光环,女性意识终于觉醒。她笑了一下,说:「这么说好像我过去没见过世面,但其实嫁给高凌风前,我是军中空姐,飞了几年服务过很多大官,早就见过很多世事。我后来出来当艺人,其实跟传统艺人不同,下了班,我仍回家去烧饭作菜照顾小孩,会离婚,跟我的女性意识没有关系。」

她跟高凌风会在岔路上选择不同路走,是因为婚姻里有许多不为外人道的纠葛,但恩恩怨怨,都跟着高凌风化成一张照片,一起随风而逝,如今的她只想为自己而活。

无论高怡平,或是金友庄,或许经历了不同人生和婚姻,但两人从一路风光回归平淡,再走到今天,脸上同样映着成熟自信的笑容。

(★「宅男巴士星级评论」专栏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

相关推荐: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