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守与创新的拉扯 电视正在进行一场攸关生死革命

2020.7.15 巴士点评 1292

保守与创新的拉扯 电视正在进行一场攸关生死革命 巴士点评-第1张

60年前,世界出现电视机,打破了当时媒体生态;25年前,网际网络展开,这些年来陆续影响每个人的生活,甚至影响到现今电视媒体的存续。基努李维在电影「骇客任务」里一直在寻找Keymaker,要在他手中找到那把对的吁匙,在数百扇门之中打开对的门,如同现今电视圈正做各种尝试,寻找对的路径,但过程中常开错门,不慎走到险地。

电视圈这两年都在喊转型,成立新媒体部门,投入大量资金,企图和网络结合,求点阅率、找回流失的观众群,去年号称营收62亿的红旗电视湾今年4月也投资数千万至上亿成本做OTT,以「Vidol」为招牌和网友互动,不过短短几个月,湾内综艺、戏剧陆续重播,甚至提出大幅度裁员,抽丝剥茧追查,重播、裁员其实不是这波地震的原因,而是末端结果。

其实,在红旗之前,其他各电视湾从去年到今年已分别经过不同阶段的「瘦身裁员」,但其他频道这类的「换血」动作幅度不大,所以没引起聚焦,红旗这场地震,不少内部员工都认为是公司投资的新媒体Vidol失利,只好从赚钱的综艺、戏剧去「节流」,不过资深业界知情人士表示,OTT投资仅数千至近亿元,应不会动摇红旗根基,出状况的,是在其他地方。

摊开来看,一个电视湾主要收入分为三部分,一是来自系统湾每年给的收视权利金,二是广告收益,三是制作综艺、戏剧成品海外卖出的版权费;次要收入才是经营经纪公司、投资新媒体收入等周边副业。红旗每年从系统湾收益约7、8亿,这部分是固定的,变化不大,所以问题出在二、三项收入口。

大环境连年不景气造成业界广告收入大幅萎缩,据悉,电视湾上半年的广告量至少减少2成以上,尤其是房地产广告,因房市下滑,光是房屋仲介公司这两年年来已倒成一片,建商根本没有多余的费用挹注媒体,其他各行各业萧条程度轻重不一。民视总经理王明玉说,「当不景气,厂商节省开支,不能从减少产能,当然先抽广告费用,SARS、921和当年的美国恐攻,湾湾经过好几次广告量缩的低潮。」

不少聪明的广告主则把预算拿来集中火力,转往网络、手机载具广告,着眼于新媒体分众市场,不再全面撒金,电视湾的收入必然锐减。

红旗综艺、戏剧都以自制为主,卖出的海外版权是湾内三大收入来源之一,过去国内各频道自制节目输出陆陆占了所有出口比例的4成,其余才是卖到东南亚其他各国,但因5月起绿色执政,和陆陆方面的关系紧张,加上陆陆娱乐兴起,湾湾大牌艺人都赴陆拍戏,陆制节目已量充质纯,对湾剧需求下滑,本报记者25日刚参加第14届中国国际影视节目展(北京电视节),现场发现两大风向:一、受到禁韩令风声影响,北京展湾几乎见不到韩剧或由南韩艺人演出的电视剧展出;二、是湾湾这次超过21家电视湾单位前往,却不见往日声势浩大的红旗作品参与。

三大收入折其一、二,连日来的动作已不令人意外,而政治色彩偏绿的民视、八大因为过去走保守风而影响没这么大,因为民视本来就不靠卖版权为主要收入,甚至多元发展周边副业商品。八大自制节目、戏剧比例不高,受创不深,但未来不景气是必然的,广告收益还会持续下降,红旗趁这波大动作中「换血」转型,把人员重新编制、把重点转向新媒体,危机能否成为转机,就看它未来「转型」是否成功,吴宗宪乐观看待:「红旗这时应是跃起前的深蹲,没蹲下,如何起跳?但怎跳,可以看看未来3个月的发展。」

这场电视湾群雄战争之中,若领头的红旗都已风云变色,那其他收支打平,或迈入赔钱的频道,惨况更可想而知。

未来,网络的比例肯定会大过电视,各湾都在减少新制节目,大量重播过去作品,对艺人而言,舞湾愈来愈小,吴宗宪甚至预言「电视在几年后将不存在,观众面前只剩下电脑、手机萤幕。」对电视湾而言,保守派短程内未因投资失利而吃香,但长程而言,积极尝试找路的未必会输,保守和求变,谁胜谁负这点没有人说得准;最后对观众而言,面对电视愈来愈多重播,愈来愈没有吸引力,将会关掉电视,另外寻找寄託。

未来,是一道又一道的门,各电视都在找开锁人,在找一条对的路。红旗事件只是温度计,告诉外人,娱乐圈正在进行一场电视革命,谁能撑到最后,才是赢家。

(★「宅男巴士星级评论」专栏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

相关推荐: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