抛下偶像包袱 韦礼安真的变了

2020.7.16 巴士点评 654

抛下偶像包袱 韦礼安真的变了 巴士点评-第1张

大概是毕业于湾大,大概是本性之低调,又大概是出道时的文静书生貌,6年前的韦礼安一出道便被定义成文青代名词,除了发片记者会、电视湾MV,几乎少能窥见他出没于综艺节目宣传。一身简约弹着吉他,白净脸庞偶尔腼腆笑,他带点保护色唱着「慢慢等」,慢慢等着那些懂他的听众靠近、也用自己的歌声稳稳爱着现实生活里的那个女孩。

「我的双脚,站在别人期望的道路上。我的方向钉在别人陈旧的地图上。」

高材生背景,是宣传利器,却也是无形枷锁,偶像包袱在韦礼安身上如影随形。唱片公司采保护方针,首张专辑推出,却不如一般偶像争抢曝光率,选择婉拒诸多综艺节目邀约,「超级偶像」、「康熙来了」等几乎是宣传捷径的高收视节目均被挡在门外,对外委婉表示「综艺节目会让纯粹的音乐遭到忽视」,实际则是不愿插科打诨配合演出,只想歌迷专注于用心孵化出的每首歌。「终究是个无法适应演艺圈文化的文青吧」,不少人这么解读着甫出道的他。

坚持难免引来非议,诸如自命清高等评论,诸如「超偶」制作人薛圣棻的不谅解,歌唱路上误打误撞成名的韦礼安,与其说坚持自己的作风,那年20出头的他,更多是恐惧着这么早就得做出人生选择的生活,「歌手,还不一定是我的人生志业,我需要为了它牺牲自我原则吗?」

那颗还想多思考、多尝试的心,让他选择听从最直觉的声音。「校园歌喉战」拿下冠军后,不入「快乐帮」发片;专辑出完人气发酵,却选择跑去当兵,不在意刚开拓出的歌唱路,刚建立起的歌迷群,自我意识带着当时的他,在演艺圈里亦步亦趋摸索着。

而我,对他的印象也就因早年的这些那些而根深柢固,即便近年开始看见他现身综艺节目,慢慢在记者会上自我调侃,但未实际见着本人,仍难抹去「矜持文青」的认定。直到前几日,为了录制嘘影片亲见了本人,这才发现,韦礼安,真的不一样了。

那天,正值能将人拧出汗的日正当中,他穿着略宽松的海军蓝上衣,半倾着身于咖啡厅内滑着手机,内里的白色背心总不小心从肩头探出,唱片宣传贴心提醒着「要不要脱掉,以免拍摄时露出来」,他先是随兴耸耸肩,不以为意,后想了想,仍选择进入厕所脱下,出来时,调皮甩动着拿在手上的背心,轻松开着玩笑,「不好意思他放太开了」,宣传说着话,我望着他,多年前萤幕上的那般拘谨似乎已不复见。

快问快答,题目大同小异,差别在艺人愿意给出的互动和反应,本着原先的既定印象,担心着效果的不足,却在他拿起麦克风,对着镜头打歌后,说出那一句「唱第三句要收钱喔」而烟消云散。而后在镜头前又是模仿起蜡笔小新、又是揣摩起盛竹如,拦着他抛下偶像包袱的不是自己,反倒是一旁的宣传。我这才看见,韦礼安用这些年蒸炼而成的新样貌。或许带着些妥协,但每一个投入的表现,却也映照出他全心信仰了歌手这个职业。

创作唱歌,是最想做的事,但那些为了宣传而必须的配合演出,却也是让高塔里的声音被更多人听见的途径之一。明白了这件事,韦礼安伸手拥抱所谓的大众文化,接受了,也就成长了。

有些改变、有些依旧。可以沉静、能够外放。如今的韦礼安,在我一个从小小歌迷到小小记者的眼中,变得有趣而世故了,但从他的创作里,却依然能听见他始终坚持的真实。从学生时的稚嫩拥抱,到都会男子的心领神会。30岁的他持续唱着爱,层次却已不同,我还是「第一个想到你,没有任何原因」,但年轻时哼着的那句「结局不是最重要的事」,或也才是这个老灵魂对爱情、对人生始终不变的态度。

相比结果,过程永远更为珍贵。爱情如此,价值观亦然。从韦礼安身上,我看见的正是这道珍贵的改变。

相关推荐: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