庾澄庆到底有什么本事?

2020.7.17 巴士点评 1910

庾澄庆到底有什么本事? 巴士点评-第1张

我最近正密切关注一个热播的陆陆音乐节目「盖世英雄」。节目当中,由王力宏、PSY、凤凰传奇与庾澄庆(哈林)当导师,他们麾下有一批歌手,每集节目都会将一首经典名曲改成EDM(电子乐)版本,把怀旧老歌赋予当代灵魂,当然也可以结合些乡村、复古、抒情、蓝调的曲风,可是主体需不得背离EDM的调性,4位导师均会参与编曲会议,用他们对音乐和舞湾表演的经验与理解,给予新锐歌手建议,因此,在观众们欣赏选手演出的当下,无疑也会考验导师们的音乐程度。

能在演艺圈爬滚摸打多年,导师们的功底自然有目共睹。从小接受西洋音乐陶冶,加上古典乐底子,王力宏不管是蓝调、R&B以及爵士均驾驭得宜,而毕业于柏克莱音乐学院的PSY,以一首「江南Style」红遍全球,至于凤凰传奇,我虽然对其了解不深,但也知道他们的歌曲在陆陆传唱度极高,被喻为陆陆具影响力的歌手组合之一。

然而,目前「盖世英雄」几场比赛看下来,我特别想开篇文章聊一聊庾澄庆(哈林),为什么呢?因为他在节目中实在太有存在感了!

想到电子乐,也许你的脑海里会浮现夜店那咚兹咚兹的强烈节奏感,或者是由效果器制造出来硬式曲调,总体而言,制式电子乐老是脱离不了热闹、粗旷与刚强的特性,在「盖世英雄」首场比赛里,从凤凰传奇的「十面埋伏」、PSY的「月亮代表我的心」到王力宏的「好想你」,三位导师的重编方式,均不脱我上头描述的类别,都属于活泼、传统的电子乐印象,毕竟第一战嘛,谁不想打得轰轰烈烈、打得响彻云霄?

庾澄庆却不搞这套,他带着爱徒吴莫愁翻玩「快乐组曲」,将自己当年代表作「快乐颂」转成复古优雅的60年代风格,只见吴莫愁温温软软的唱着,配上基底EDM,温柔却赋有侵略性,让人不免讶异:「原来EDM可以玩得如此『文艺』!」只是,复古风在当代仍属非主流,庾澄庆首场比赛打出险棋,自然没有获得该集金曲,但我却也因此得知他上节目的动机,并非为了取胜,纯粹只想「玩」得开心。

不破则不立,早年庾澄庆就喜欢把歌曲解构再重塑,我小时候最喜欢看「超级星期天」,记得其中有个单元叫做「哈林夜总会」,庾澄庆会与当期来宾随性改编些经典名曲,众人插科打浑又唱又笑,该单元受到广大好评,庾澄庆也在之后推出翻唱专辑,此举根本前无古人,我会敢如此断言,是因为这些经典老歌到他手上全都变了个样,有着似曾相识又似是而非的矛盾感。

他把50年代湾语名曲「山顶的黑狗兄」变成欧洲浩室舞曲,该曲在1998年推出后风靡大街小巷,8岁的我也会开心地唱着副歌「油雷李~」,他也将「伤心酒店」和「酒后的心声」各别改编成嬉皮摇滚和蓝调摇滚,搭配那一口不标准、唱得含含糊糊的湾语,效果竟也不亚于原版的哀伤,更别论他将「大眼睛」玩成爵士,让人险些忘了原唱是高凌风,突然想起天王周杰伦在刚出道时曾言:「在流行乐中,影响我最多的华语歌手就是『哈林』庾澄庆。」

曲高不一定和寡,多年来庾澄庆在「主流」与「非主流」间快乐穿梭,唱片公司希望他商业些,他依然能唱出「情非得以」、「春泥」、「让我一次爱个够」、「戒不掉」等畅销歌曲,但多数时间,众人皆称他「音乐顽童」,创作只图自己开心,或者同玩的人一块开心。庾澄庆的玩乐心态在「中国好声音」、「盖世英雄」上展露无疑,却也遭受不少网友的批判,上网一搜就可发现,陆陆网友甚至还有「反哈派」,认为他的音乐路线很主观,与听众失去交流。

可说到底,艺术必然会因不羁而解放,进而爆发出更创新的元素,在这般不断地、疯狂地摸索过程中,会犯错是必然,但这就是「创新」避免不了,但相信庾澄庆根本无所谓吧,他早已步入「自我实现」的需求层面,然而,跟着他的徒弟们毕竟都还年轻,他们的动机除了爱唱歌外,不免都希望能获得群众认可,获得商业上的成功,庾澄庆带着他们这样玩,不免无法顾及他们仍在学步阶段的考量。

但是,我真的很羡慕能和庾澄庆一起玩音乐的学员及年轻歌手们,相信他们都会对音乐的开放性、可变性、包容性、艺术性,拥有更深刻的体会,实在是相当难得的财富。

相关推荐: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