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林宥嘉:我们成为怎样的大人?

2020.7.19 巴士点评 1878

听林宥嘉:我们成为怎样的大人? 巴士点评-第1张

「我当然还是想要打出全垒打,可是问题是我本身的体型比较娇小,要怎么有好的表现,当然保送上垒是最聪明的选择。所以我小时候打棒球的时候,也会选择保送,但我心情还是会想打出全垒打。」是枝裕和在「报导者」的专访是这么说的。清醒,但不要忘记做梦,我想到林宥嘉的新专辑。

从星光大道上那个怯生生的选手,到退伍之后发行的专辑,「神秘嘉宾」到「今日营业中」,正好完整了一个男孩变成大人的旅途,当然我们并不知道林宥嘉发生了什么故事,但从他的专辑中,多少能代入一点自己。

在一开始,还算是少年的他呈现的是对爱的追求,甚于追求自我,「让我爱你,然后把我抛弃。」爱是一道残酷的月光,一直追求但看不见的海洋,只能说谎,自问自答嘴硬的否认:「我没有说谎,我何必说谎,妳知道的,我对妳从来就不曾假装。」半熟的时候,拥抱着伪装强大的自尊,「神秘嘉宾」和「感官世界」中的他不是迷幻王子,只是正在做梦。

到了「大小说家」,根本集结了工具人主题曲,「浪费」尤是,直到天正光,梦要醒时,对爱的挫折和迷惘,不如直接自我放弃:「没关系妳也不用给我机会,反正我还有一生可以浪费」用一辈子来博弈,换什么呢?换一个误会,不预设妳会在乎我,「我不需要,也不重要,做一个傻子有多好。」假象成了勉强幸福,于是装睡的人永远叫不醒。

是枝裕和是这么说的:「我们都没能成为想要成为的大人。」他说的是更广大的命题,人生啊家庭啊梦想啊,但是小情小爱也是一种人生哲学,例如天真有邪。

终于这样事隔多年后,我们看到了新的林宥嘉,寻寻觅觅,即使跌撞重蹈覆辙,但留下了什么,我们就变成了怎样的大人,发现没人能当你的伯乐,只剩下有邪的残忍,看清楚了执迷不悟,「突然明白,自私一点不过份,胜于为你自焚。」承认不再单纯不需要有多大的勇气,只需要一个清醒。「坏与更坏」更成为负能量系的的主打歌,「凡事都很坏,仍能愉快,才是崇高境界。」

曾经看过一系列的摄影作品,在演唱会外面,拍摄歌手的歌迷群像,像是玛丹娜就会狂野风骚,布兰妮则是甜美娇柔,如果一个歌手都代表一批个性的人们的话,那喜欢林宥嘉的歌迷会是怎样呢?根据我在KTV和微博分享的观察,喜欢林宥嘉的,可能会是敏感、内敛,带点聪明气质的男子(当然女子也很多)。过去女歌手抢着当「都会女性」的代言人,如果要我想一个歌手可以唱出都会男子的模样,那就是林宥嘉了。

我们看着电视里的那个男孩,看着他踉跄的步伐,行迹飘移的眼神,10分20分当然是对歌声的评比,茫茫渺渺中却幻听到了人生的分数。电视里的那个男孩,好像拿了满分,我们却在大城市中来来往往,车水马龙,灯光闪烁,在每个可能失眠的夜晚等着自然醒,耳机里放着林宥嘉的歌,半梦半醒中,你才明白,你听他的歌,不是迷恋他,是因他正在唱着你的人生。

(★「宅男巴士星级评论」专栏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

相关推荐: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