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映射出的灰暗人心 《法医女王》写下的警世寓言

2020.5.17 巴士点评 1612

新冠病毒映射出的灰暗人心  《法医女王》写下的警世寓言 巴士点评-第1张

新冠肺炎疫情持续蔓延,不少国家都成为疫区,越来越严格的边境管制措施与抢购物资的浪潮,再再显示一般民众对于未知疾病的恐惧。然而,这并不是近年人类遭遇到的第一次大规模,从21世纪初的SARS,到近年陆续爆发的MERS与伊波拉,这样的流行疾病从来都没有消失,而是不断以不同的样貌介入这个世界。

医疗剧是日本影视作品中极为受欢迎的一个类型,然而以流行病学为背景却少之又少。有一说,是比起漫长的防疫、抗疫,观众更期待看见能够快速、精准解决疑难杂症的神医。

只不过,即便观众的接受度或许不高,但是编剧野木亚纪子仍愿意将关乎流行病学的元素放入《法医女王》这部作品之中,除了呈现出人类面对这类疾病时的渺小、社会对于罹病者的恐惧。同时也透过故事中人的经历,呼唤着观众对于流行疾病的重视。

石原聪美主演、野木亚纪子编剧的话题之作《法医女王》,不但在播出之时引起热烈讨论,主题曲《Lemon》的歌词与剧情契合,也成为观众朗朗上口的歌曲。虽然已经是2年前的作品了,但是至今仍是不少人心中的经典之作。

野木亚纪子选择以「无名之毒」为《法医女王》揭开序幕,故事围绕在一名被诊断因心脏病发而死亡的患者身边,解剖医生们透过各式方式,一步一步地探究他的真实死因,从心脏病、毒杀,到后来的MERS。随着死因认定的不同,外界对于死者的认知也逐步改变,同时也展现出人类在面对未知疾病时的恐惧,那便是最真实的样貌。

  

《法医女王》中,野木亚纪子透过MERS这样一个由冠状病毒引发的疾病,所抛出的问题是:整个社会如何去应对这个病不熟悉的疾病?以及,如何去应对罹病的人?

多数的民众透过媒体报导与网络社群建构对于MERS的认知,包含致死率、传染途径,以及采取必要的防护与隔离措施,接着作为死亡案例,死者的人生被媒体,以至于民众放大检视、人肉搜索,每个电视名嘴似乎都成为了流行病学专家,然后讲出一句又一句不负责任、似是而非的话。网友则隐身于网络之后,透过匿名的方式发起猎巫,彷彿贯彻了自己的正义。

「去死啦」、「活动生化兵器」、「公布他的住家地址」、「没有资格活着!什么,已经死了唷」,等各式各样的文字充斥着,或许死去的人已经没有感觉,但是活着的遗属却必须承受各式责难,却无法反击。

野木亚纪子透过这样的情境,叙述了一件事,瘟疫其实就像一面照妖镜,映射出人类最原始的劣根性,这样的行为不是自保,而是以置身事外的心态看着好戏。然而这些言词、行为对于阻止疫情并没有帮助,反而助长火势蔓延,将情况推往失控边境。

这并不只是存在于戏剧之中,面对新冠肺炎疫情蔓延的此时此刻,世界各国都在发生的事情,当然,湾湾也不例外。

对于海外归国者的不友善,甚至大举到他们的微博出征、对于确诊者的歧视,不但到学校与工作场所站岗,更绘声绘影地勾勒出他们的私生活、对于日夜坚守岗位报导的记者,竭尽所能的言词羞辱。当然,还有对于任何个人提出的建议或质疑,只要不合这些躲在萤幕之后的键盘魔人们的意,那也会成为攻讦的对象。

对于防疫失灵的日本而言,《法医女王》也像是一部预言,面对肺炎疫情,不论是为了奥运而不愿承认疫情扩大、隐匿院内感染的政府,或是隐身在推特或5CH等社群上的网友,嗜血的程度并不亚于湾湾,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然而当剧情走到了尾声,接露了死者其实不是带原者,而是院内感染的受害者,舆论逆转,彷彿过去曾经的伤害都不存在了。

诚如剧中主角三澄美琴所说,隐瞒病毒外洩,就跟散播无名之毒一样。许多原本不会死的人都死了。不过,面对新冠肺炎的此时此刻,无名之毒的本体不只是病毒而已。

防疫固然优先,但请不要因此放弃生而为人的光辉。

相关推荐:石原聪美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