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到「楼下的房客」 九把刀的致胜秘诀

2020.7.19 巴士点评 791

「那些年」到「楼下的房客」 九把刀的致胜秘诀 巴士点评-第1张

九把刀,一个自「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后,关于青春电影的代名词之一(注:此处不讨论私事领域,单就才华论事)。

青春往事,人人都有,九把刀在作家身分之时,便擅以文字抓出自身与众多少男少女的青春公约数。有点热血、有点浪漫、有点奇幻,甚或有点遗憾,他将可能引发共鸣的元素融在文字,探入读者心中,不意外成了火红的网络作家之一。但当他宣布要将文字转化为影像,让「那些年」里的柯腾和沈佳宜走入大银幕,仍旧引来不少质疑,作家转编剧,再任导演,真能延续文字带来的相同效果?

但事实证明,他做到了。用票房、口碑,做出了青春电影的成功模式。而后多少校园青春电影,想再跟着拷贝,却很少能再成功。你说,那不就是书迷集体用回忆支持,不就是用青春包装影像罢了?

若真有这么单纯,那也不会有接下来的「等一个人咖啡」、「楼下的房客」等票房依旧亮眼、或讨论度依旧满点的作品了。

于是我决定来说说,我眼中的九把刀为何总能为电影缔造出成功模式的原因。

在每部改编自九把刀作品的电影里(此处又以他亲自参与改编剧本的为主),会发现他不时将电影的主线抑或结局略作调动,例如「那些年」中,在最后让柯景腾与沈佳宜于婚礼中接吻,让略带苦涩的现实多了一丝幻想的美好;「等一个人咖啡」中,则加重老板娘的戏份,让「等一个人」的电影主旨更为突出,常客泽于(张立昂饰)的身分则做了大幅更动,也为结局倍添更为庞大的悬念和后劲。

这些设计,除了能带给书迷惊喜,让电影不只是照本宣科,还能造就另一部与原着有所关连,却又有所新意的全新作品。对于非书迷而言,则顾全了基本的戏剧性和吊人胃口的翻转效果。作为一个作家转任的编剧,他必须要有能够了解观众属性的天分,以及理解市场的能力,更得拥有懂得尝试的勇气。才可能让受欢迎的文本延伸成符合多数期待的影像作品。

归根究柢,观众在回味青春、想像爱情的同时,或多或少还是抱着甜美的想望。真实的爱情,需要现实与遗憾,但在遗憾之中,仍得留下能够让人笑着离场的甜韵,苦中带甜,才可能真正让观众回味、传诵。抓住这一点,九把刀透过编剧身分,让他的影像和概念,走出原着,仍能持续在大银幕中获得共鸣。

而除了成功的青春电影模式。九把刀同样任职编剧,将于8月中上映的新片「楼下的房客」,也能看到类似的巧思。同样也是改编自他相当受欢迎的原着,风格则走惊悚灰暗,媒体试片前,听闻或多或少正反不一的评价,但真正入了戏院后,我却再度对九把刀洞悉观众心理的编剧手法折服。

原着没有道理,杀人没有道理、仇恨没有源头,是原着的过瘾之处,却也是转化成电影的难关之一。不是所有人都能像三池崇史那般,单用暴力美学就能收服众生,而那样的风格,也无法触及到最大化的观众群,于是九把刀再次透过编剧一职,大幅更动了结局,在电影里给了道理、源头,故事多了逻辑,自然也就有了更多温度。

当然,这部片的呈现,不单单是编剧的巧思,由导演崔震东主导的音乐、美术,都再再让风格化强烈的本片魅力大增。但这仅是个人看法,对于喜爱原着的书迷来说,太过着重逻辑的设计,或许仍会出现失望、落差等评价,但若站在一般观众的立场,让剧情更为合理化的设计与结局,倒不失为一个拉近市场距离的巧妙手法。

我不是九把刀的忠实书迷,也非电影的死忠拥护者,但以一个客观的观众角度,我欣赏他的说故事手法,也衷心佩服他对观众心理的掌握。或许仍有瑕疵,但他那未经太多润饰的直觉和感触,不也正是青春,抑或狂想里,最真实的浪漫?

相关推荐: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