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看大明星 那些名气下的真实

2020.7.20 巴士点评 1703

近看大明星 那些名气下的真实 巴士点评-第1张

一个明星的气度和地位,究竟如何养成。要经历多少风浪,才能对眼前的突发问题与考验处变不惊?才能适度而不过度地给予媒体需要的效果?如何在经历上百万次相去不远的采访后,依旧平和亲切地将每一次当成第一次?每每的采访途中、事后,我总不免对这些问题感到好奇。

我很幸运,在浅浅的采访年资里,遇见了影迷生涯中尊敬的几位演员,并得以一窥各个演员的不同面貌。其一,便是汤姆汉克斯。其二与其三则是梁家辉和黄秋生。

那是正被溽暑笼罩的六月新加坡,但对于将面对从小到大的「电影精神导师」汤姆汉克斯,内心早已被转换为半桶凉意的紧张感占据。关于他的电影,说如数家珍并不过分,是一种电影湾轮播时,只要转到,怎么样也还是要看上个数来次的程度。不为什么,只因每回重看,都能再有不同的感受和获得。

那个追着公车狂奔,呆傻却不愚昧,知道只要有勇气就能带着自己前行的阿甘;那个在「费城」里苍白着脸,却仍坚定陈述着爱滋病患权益的同志律师;那个在「浩劫重生」的无边大海上,呼唤着唯一的足球朋友「威尔森」,展现无比坚韧意志的他;那个「航站情缘」里,用着不轮转的英语,奋力找到自己位置的移民旅客。汤姆汉克斯总能在不同的作品里,用不同的身分和演绎,带给银幕前不同阶段的我信心和勇气。

因此,称他为我的电影精神导师,一点都不为过。但我从未想过,这个仅能透过银幕遥望的影帝身影,竟能在入行后的某天,穿过屏幕,来到我眼前。关于他的真实模样,访前总不免有些想像,或许银幕上的亲和仅是假象?或许时差让他容易对各种问题不耐?怀着这样惴惴不安的心情,仍旧来到了他的眼前。夹处于各国记者的争相问答间,我在时间到的最后一刻,奋力抛出了问题。

他将眼光转向了我,我这才敢认真地用一个问题的时间观察眼镜后的他。还喝着咖啡提神,双眼却透着对所有一切饶富趣味的光芒,定定望着你,期待着你又将丢出什么球让他接。像个调皮的孩子。我按捺住几度欲从喉咙窜出的心跳声,问出了我的问题:「有人认为,你在新片『地狱』里饰演的兰登教授,各种出生入死不断,几乎成了『神鬼认证』里的杰森包恩,你怎么看这样的评论?」

他笑了,用电影里熟悉的声音,笑得像个孩子,定了定,认真回答完两者差异,在起身前往下一个采访前,不忘再幽默地抛下一句「但我想,我们俩最大的差异,应该就是:杰森包恩总是打击坏蛋的那一个,而我,却总是被坏蛋海K的那一个。」做了个狡黠的表情,在记者席间留下阵阵笑意,便往下个采访现场去了。

傍晚,首映红毯上,他再次走过我眼前,对于大批想索取合照的粉丝,主动靠近,接过手机,按下自拍快门。这或许已是他第1087次与粉丝合影,但近60岁的脸庞上,却泛着宛如首次尝试的兴奋气息。做完数十个电子采访后,再回头挥挥手,神采奕奕地离开现场。

事隔一个月,想起当时采访的种种,所有细节,依旧历历在目。连结起多年前访问过的黄秋生、几日前接触到的梁家辉,他们都是在银幕里征战多年的老将,儘管性格各有不同,却都有着个共同点,即是,懂得用满溢的幽默感,面对可能千篇一律甚至超出预想范围的采访状况。梁家辉毫无架子地于镜头前说学逗唱、黄秋生则褪下凶狠的银幕形象与距离感,亲切面对每一个问题。采访空档见他接起妈妈电话,不吝展现出的撒娇模样,再再让人印象深刻。

他们拿过数不清的影帝奖座,获得多少影迷粉丝的追捧赞叹,儘管爬上云端,却知道不该被云气遮蔽,不该死守着云上的那个位置。或许是,曾经重摔过,所以理解云端再迷人、众人再仰望,终究只是一时。或也是到了花甲之年,生命早过大半,还有什么需要斤斤计较?与其死守着包袱,不如轻松以对每个掷至眼前的球路,尽力挥棒,为受众、为自己,留下些值得回味的效果。

回看部分对媒体仍有强大戒心和敌意,甚至眼高于顶的年轻艺人,我想起某前辈所说:「对他们宽容些。」因为那些气度与耐性,终究得靠时间淘洗而生,或许某一天,当他们经历更多冷暖,抑或了解所有外在称颂到最后皆是身外之物,或许就能更加平常心看待自己的身分与地位,到时的他们,未尝不会成为下一个梁家辉、黄秋生或汤姆汉克斯。

相关推荐: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