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庙会」表演 看玖壹壹在金曲奖的窘迫

2020.7.21 巴士点评 1146

从「庙会」表演 看玖壹壹在金曲奖的窘迫 巴士点评-第1张

让我们想像这个画面,几个湾中大男生,长的不是很乖的样子,在自己的小房间里,用简陋器材制作出的音乐,和穷酸到不行的MV,从庙会唱到金曲奖舞湾,而且火速大爆发,一举成为所有人都无法忽视的乐坛新力量,这条路,他们走得很快,还奇迹似地成功了,这个故事,多励志、多动人。

但迎接在他们前方的,并不是得奖的荣耀,这组非典型天团,最后在主流音乐殿堂的金曲奖,落得低俗的骂名,即使敞开大门,这座标榜高端、清新、文化的音乐殿堂,依旧让玖壹壹显得格格不入。

做为湾湾近十年来最成功的音乐团体之一,玖壹壹的音乐不算石破天惊,让他们成功的,其实是政治不正确的歌曲意识。当今国语流行乐力图摆脱小情小爱格局,天后怎能没有一首为同志而唱的招牌曲?大唱反父权、反霸凌、社会现象的大有人在,流行乐不只爱与和平,还有意识正确。玖壹壹所吸纳的,是长期被湾北流行乐中产的、文青的、女性的、都会的观点所忽略的那一大群:中南部的、乡村的、异性恋男性的、草根的。

这股声量从中南部席捲而上,反攻了湾北观点的音乐圈,玖壹壹的独特,还在于正宗的湾中出产。在27届金曲奖上,在场的音乐人都像是主人,玖壹壹反像是误入的客人,时而被揶揄是黑道,不经意拍到的表情被形容是臭脸,在在的都让他们显得窘迫。

甚至他们的表演桥段,被批的炮火最猛烈,我不太想将「庙会」当成一种贬义词,但若是走到乡间的庙会,你会发现能在阵头舞曲中,和韩国舞曲一尬较劲的,就是玖壹壹的音乐了!在他们表演被批评的新闻底下,我看到了一则网友留言:「玖壹壹以后不要再去天龙国唱了,还是在我们中南部卡实在。」

因此当玖壹壹的表演和庙会一同成为负面意涵时,反而更标示了天龙价值观。若是玖壹壹找来泳装辣妹走秀是物化女性,那蔡依林在25届的金曲奖表演时,找来一群裸身的样版男模排排站,又是怎样的风景?也许,玖壹壹的风格,就是他们的原罪。

才发了两张片,非唱片公司精心打造的玖壹壹,是时代的产物,拥抱着网络热潮,从中南部扩及转投韩乐的年轻族群,火爆人气让主流娱乐圈纷纷靠拢,这成功来得太快,也许让这三个男生措手不及,不只是对演艺圈的陌生,跟媒体间的相处也略为碰撞,面对这样陌生却又重量的半素人,金曲奖选择让他们入围更邀请表演。

走过27届,我始终都认为金曲奖是华语音乐最有态度的奖项,他将大众、小众、主流、文青、国际、本土放在同一个舞湾竞逐,宽容和多元成就了金曲奖的地位。

金曲奖让玖壹壹从网络天团正式走向主流之路,而玖壹壹则为金曲奖带来本届最高收视。当玖壹壹表演时,他们的偶像张惠妹,和一票流行巨星,在湾下为他们摇摆,这是三个小人物的天团传奇,也许他们的格格不入,只是初生之犊的跌撞,他们的独特也许不是划时代,但肯定将是个标志。

相关推荐: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