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90年代女孩 看「成龙」学习不凡

2020.7.22 巴士点评 1118

我是90年代女孩 看「成龙」学习不凡 巴士点评-第1张

上周分别访问铃木亮平和李准,前者以日片「变态假面」走红湾湾,后者则靠「吸血鬼侦探」在南韩成为暴红鲜肉,一个桃太郎,一个阿里郎,两人偶像却有志一同,名叫成龙。

专访铃木亮平时,他告诉我自己从小看成龙电影长大,访谈间对成龙的作品如数家珍,更举例自己最爱他所主演的「A计画」跟「警察故事」,而李准则是跟我说,一直都知道成龙拍戏时从不用替身,李准在新戏「吸血鬼侦探」中有不少打戏,过程中大小伤不断,拍摄动作戏所要耗费的体力与心力,让他体会到成龙是位伟大的演员。

事实上,成龙在国际上享有高地位与知名度,2名日韩演员异口同声拿他当偶像,并非值得惊讶的事,但一个礼拜连续访到的外国男星都说喜欢成龙,还是让我感觉相当奇妙,和一位朋友分享此事,朋友笑说:「该不会日韩男星的偶像几乎都是成龙吧?」他这句话却引发我思考,我想或许不只日韩男星,对某些70、80年代出生男人们的童年来说,成龙的存在,也许真有其时代意义,

我是90年出生的女孩,对动作片、英雄片兴趣缺缺,第一部成龙的电影是2001年的「尖峰时刻2」,对他印象最深刻的,则是他的外遇新闻与经典湾词「我犯了全天下男人都会犯得错」,以及他如何宠溺儿子房祖名,深感丢脸的是,我曾以为他是湾湾人,当初得知他是香港人后,立刻被不少男生取笑,笑我不识亚洲之光,当什么电影记者?成龙的经典和好,我也是听周遭男生朋友们的分享才知道。

直男的少年时期,几乎都有英雄梦,只要男孩天性并未过分压抑,爱打抱不平,几乎成一种本能反应,能有超能力,谁不想当蜘蛛人、超人?若有一身好武功,谁不想当能飞檐走壁的令狐沖和杨过?

可惜在现实生活中,由于年龄和阅历的缘故,男人无论在身体还是心理,都无法如愿施展英雄抱负,他们的英雄情结,多半会转移到对某些偶像的崇拜,举凡浪人剑心、圣斗士星矢、无敌铁金刚等漫画人物,接着就是电影,特别是动作片,男主角总充满着正义、勇敢、智慧、仗义,具备积极向上的特质,无形圆了男孩们内心的英雄梦,顺着这些脉络爬梳下来,就能明白为何李小龙、成龙、李连杰等人,在一些男孩的心目中有其不败地位。

我开始上网看了成龙早期的作品,并对这位熟悉却陌生的国际巨星产生好奇,在70年代末期,成龙拍了许多非纯武侠性质的功夫电影,如「醉拳」、「笑拳怪招」、「蛇型刁手」,据说是为了填补李小龙骤逝后的功夫电影市场,但他在「A计画」和「警察故事系列」,却走出了和李小龙完全不同的武打道路,两人饰演角色定位也不同,李小龙经常诠释争取国族尊严的英雄,成龙则多是扮演身怀绝技的市井小民,在碰上某些危机后,逐渐变成英雄的过程。

李小龙的作品,多半给人不苟言笑的严肃貌。成龙的作品,却是一贯捣蛋调皮、轻松写意。

成龙可以融合体操、单车、帽子,看得观众眼花撩乱,也会在电影中一边聊天,一边和敌人拆招,他将李小龙的规律倒行逆施,令人会心一笑,若说看李小龙的电影会燃起爱国情操,看成龙的电影,则会唤起不少平凡人内心深处想潇洒走一回的渴望吧?

另外,成龙作品里「苦中作乐」的角色形塑,我在想,也许和他的艰苦童年与坎坷星路有些连结吧?众人均知他自小学武,每天19小时的严酷训练,当过武打临演、武术指导,星路并非顺遂,在成为国际巨星的道路上,更是十年磨一剑,身心吃了许多苦。

他拍片部部玩命、步步惊心,早期更不用替身,不管是从飞奔的卡车上一跃而下,或是从几十层的高楼破窗而出,更曾在南斯拉夫拍片时,一度伤到脑部昏迷不醒,他受访时曾说:「见多了生死的较量,只想把每天过得开心,宁可为电影而死,也不愿老死。」能一路坚持到顶峰,靠得除了不凡毅力,还有骨子里的勇敢、不甘平凡,以及无穷尽的乐观吧?这种乐观,促使他所饰演的角色,总是以底层人物出发,并以一种幽默、不庄重的态度笑看世界,在这艰辛的世道上行走。

终于明白,为什么铃木亮平与李准都可以明确说出自己的偶像是成龙了,不论戏里戏外,从潜龙勿用到飞龙在天,小人物靠自身努力逐渐发光发热,在龙蛇混杂、靠天吃饭的演艺圈里,听起来是多么励志?

相关推荐: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