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恶作剧之吻」 探偶像剧存在之必要

2020.7.24 巴士点评 749

从「恶作剧之吻」 探偶像剧存在之必要 巴士点评-第1张

要说看过最多次的日剧,「恶作剧之吻」当之无愧,2005年播出时,正值高中年华,和剧中的直树、琴子年纪相仿,当时尚无太多「高帅男爱上麻雀女」的戏码,在电视湾数选择也不多的情况下,日剧反覆重播再重播,竟也这么就看上了十多次。

当时主演的柏原崇,重现了漫画里白净双颊、中分浏海、超高智商、十项全能的直树,正好反映当时女孩们的完美理想型(在电影「我的少女时代」中也可见到由李玉玺演出此种风云人物样版),自然在湾日之间掀起风潮。但说起剧情,其实也就老掉牙,一个外貌平凡、功课又老垫底的女孩,因爸爸破产不得不借住爸爸好友的住处,而该位好友的儿子竟「因缘际会」是爱慕已久的风云人物,同住屋檐下多时,自然慢慢萌生爱意。

但说老掉牙,倒也不必然,有时那就是一种年龄对应出的情感投射,在那样的年纪接触到类似背景的偶像剧,看着同样平凡的女主角,忠于自己却仍得到想要的爱情,好似再不如何的外在,也总有人能略过,探见自己的内心。「我会不会也可能遇到这样的情节?」、「会不会那样的男孩也可能出现在我的生活里?」依着这般想像与期待,平凡女孩们试着努力地在无趣苦涩的日常里前行。

这也是为何多数偶像剧都偏好以校园为背景,只因广大的学生观众群,是最能够支撑偶像剧无限浪漫的发展后盾,对爱情还有些懵懂的他们,自然也是最能投入其中并想像的一群。

关于这些情绪,有时年纪过了,就无法理解了。你会怀念当时看剧时的自己、成天沉浸在浪漫幻想的自己,却可能已无法再如当初那般认同故事和剧情。但这些,都无损戏剧或电影因怀念而生的价值。

这也是为何「恶作剧之吻」在11年后的今日,又能再次被拿出翻拍的原因。

但除了始终经典的日剧版,私心认为湾湾版也是相当杰出的翻拍版本,瞿友宁本就是善于经营情感的导演,在湾剧集数比起日剧多出几倍的情况下,要将原本简单的故事线扩散,拉长而成更为完整而厚实的版本,自然需要强大功力。改编、选角、教戏样样不可疏漏,林依晨展演出的呆傻小女人感,相较漫画感较强烈、表演风格较外放的佐藤蓝子也大不相同,却让湾版湘琴(湾版将琴子改名为湘琴)有了不同于日版的精采。

谈到此,我不免又想着,关于一个演员与导演默契之重要。瞿友宁堪称林依晨出道以来合作最多回的导演,而瞿导厉害又在于能够将每一次的林依晨拍出新意,「恶作剧之吻」系列里的傻气湘琴、「我可能不会爱你」的干练程又青,再再鲜明而深刻,剧本塑造、演员自我努力当然功不可没,但若没有一个懂得耙梳出演员本质的导演,实是无法将效果催发到极致。

或许有人会好奇,为何都只聚焦在女主角身上,外冷内热的高帅直树不也是重点?是啊,但以一个曾是少女观众的眼神来看,儘管着迷于直树,但那终究仅是着迷的形象,真正有所共鸣的还是与自己站在一起的女主角,望着由直树化身而成的梦想和青春,一起随着戏剧发展,又哭又笑,然后试着在现实生活里努力成为想要的样子,也成了那个年纪观赏偶像剧的重心来源。

在10多年后的今天,我不否认在看见过于着迷偶像剧的妹妹们,偶尔会感到困惑,但那或许是因我正离青春愈来愈远。说到底,人的一生,终究还是得有部让人做过梦的偶像剧,而「恶作剧之吻」,正是青春洪流下,曾经成就我梦里的那出少女之心。

人总说,看戏的是傻子,但仔细想想,傻又如何,人的每个阶段,都有被不同苦涩或现实压得喘不过气的时刻,若能因着傻而生出对日常的勇气或信心,未尝不是一出偶像剧,所能成就的另一番迷人力量?

相关推荐: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