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佩妮式的心碎,是遗憾…

2020.7.30 巴士点评 619

心碎的时候,你会听谁的歌?是温柔惆怅的梁静茹?还是像A-Lin般的痛彻心扉?华语歌坛也许出现断层,但是「心碎代言人」的出现,永不间断,是因为心碎没有停止的一天吗?想到心碎,我倒是想到戴佩妮。

创作歌手即使被公司打造的形象包装,但词曲之间,多少可以一窥歌手的感情观,就如同心碎的样子有很多种。用蔡健雅的方式,是失去;用戴佩妮的方式,就是遗憾。在心碎时,我们两难的决定,该继续恨下去,还是放手,戴佩妮的歌曲里面几乎不唱恨,从我们刚开始认识戴佩妮时,「你要的爱」就这么唱着:「我明白,我要的爱,会把我宠坏像一个小孩,只懂在你怀里坏。你要的爱,不只是依赖。」透过不断自省、理解彼此关系,因为要的不是同样的爱,所以放开。

到了「街角的祝福」,呈现了一种体谅:「只因为我不想打扰,只因为怕你解释不了」、「你的快乐,我可以感受的到」,躲在远处看着对方幸福,自溺的淡然。怎样都要不到的爱成了想像,「我这里天快要亮了,那里呢?我这里天气很炎热,那里呢?」透过不断地自问、不会再有答案的问题,只是想知道:「我们现在还在一起会是怎样?」

「淡水河边」将遗憾往上提了一层,河景的惆怅和携来相往热闹,更衬着孤单:「我很浪费的,将你的好通通放开了,我很惭愧的,将你的手交给他了。」这是属于戴佩妮式的婚礼祝福:「为我快乐,因为我值得。」这张专辑「一个人的行李」,写了无尽的心碎后单身风景,「单身潜逃」大方承认:「我没有你想像中那么坚强,我只是擅长用微笑去伪装,不是吗?」相对激烈的:「就让记忆中的你慢慢老,老去了谁也得不到。」从回忆里逃亡,却不知道要去何方。

有种心碎,是眼眶含着泪水,却怎样都不会滑落过脸庞,戴佩妮充分地站在某个远处,看着过去的自己,那样子的感情,不是不舍,而是舍得。

在众多歌手中,戴佩妮不够悲伤,不够高冷,也不够深奥,甚或不够快乐,也因为戴佩妮不那么执着特定曲风,让人以为她不鲜明,但其实戴佩妮稳稳地抓住了心碎后的中间值,不属于爱的浓烈,也不属于恨的绝望,是种带着坦然的遗憾。

所以她唱:「我不够天真,不允许我傻傻的等。」

有种爱是清醒,带着遗憾的理智。因为骄傲,所以不执着,因为任性,所以坦承,既然一切都改变不了,也不愿意为谁改变,那就只好「原谅我就是这样的女生」。

相关推荐: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