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前电视圈已五穷六绝 到了谷底还可以继续打洞

2020.5.17 巴士点评 1766

疫情前电视圈已五穷六绝 到了谷底还可以继续打洞 巴士点评-第1张

(★该专栏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  )

各行各业都因疫情受到不同程度的冲击,电视圈在这波大浪袭来前早已五穷六绝,如今更雪上加霜。综艺大哥胡瓜预言,未来各电视新节目将不断减少,重播状况愈来愈严重,直逼NCC要求自制率的临界点。套一句张大春过去形容出版圈的话,原以为像断崖式的雪崩,没想到,到了谷底,还能打洞。

陆陆因疫情影响,国民待在家追剧成了常态,各网上电视剧的点阅直线上升,数字大喷发。湾湾电视节目,先不谈疫情,过去也受天候、假期影响,只要那天大雨、寒流,民众不出门待在家看电视,收视率普遍升高。如今疫情严重,许多人宅在家,结果研究收视率的专家发现在这波疫情之下,除了新闻湾和体育湾数字上扬,一般节目数字几乎没有变动,换句话说,根本从中没获得任何好处。

原因是,民众关心疫情,会看新闻湾,而大型运动赛事举办时观众不再入场群聚,喜欢的,仍在家守着电视,其他各综艺节目、戏剧,则以很小的数字微幅跳动,因为湾湾观众打开电视的少了,上网追剧、看节目,那种算不出收视的人口多了,厂商看数字买广告,数字不长进,根本带不进收益。

从另一个角度说,就算数字变好,各行各业都受影响,原本有预算花钱买广告的厂商如今要自保都来不及了,谁还有余钱去下广告?家中开饭店的红旗主播张龄予就道出家业受到的影响,甚至比当年SARS还可怕,「SARS只在亚洲,而且当时迅速封起来,如今肺炎扩散各国,外国旅客也进不来了。有些饭店开始放无薪假,礁溪某饭店甚至把全体员工全部资遣,闭馆等疫情结束重新来过。」裁掉所有员工,不是得付大笔资遣费?「至少比无底洞似的亏损下去强,对比亏损,付资遣费算小事情。」

她坦言,若3个月内疫情没有趋缓,将赔掉去年一整年的盈余,等于去年从年头忙到年尾,完全白干一场。其实最近有上网订厦门饭店的都知道,几家市中心的商务饭店、文旅,每晚房价已打到骨折,这些过去每晚要价2千左右的房型,如今都降到4百多,等于是多少换点现金的概念。而这些灾难只发生在观光旅游业?当然不是,曹西平每天在西门町看店卖耳环,他说,「你去看那街头,冷清到令人害怕,过年前还人潮汹涌的,短短一个多月,竟然变这样。」

做餐饮开了3家餐厅的女艺人ㄚ头说,「真后悔选餐饮。」ㄚ头店里多了大量外送订单,生意为何每况愈下?她说,「消费者改叫外送,不来店内消费,你想想,外送便当一个120元,利润极低,接再多,也抵不过一家人或一群朋友来店里点一桌菜。」几个股东甚至开会提议,在之前有赚,这波没赔太多的状况下希望退出股分,见好就好。当年,SARS差不多半年,而且因为锁在一个区域没有扩散,影响不大,如今新冠肺炎散到全世界,国与国之间划清了界线,内需紧缩,大家有危机意识不敢花钱,工厂没订单了,餐厅客人少了,内需紧缩,国外游客不来,那影响是以倍数计算。

詹惟中擅长房市,他分析当年SARS的状况,前3个月房市只有小幅波动,第4个月开始遽烈下滑,「原因是,很多中小企业前3个月还能苦撑,手头上还有现金,但撑到第4个月了,口袋不够深,或玩惯槓桿原理的人周转不灵,急需现金才能活下去,只好把手上房产拿出来变现,急着卖,就便宜,所以当年在SARS买房的人,都大赚一笔。」这话呼应了张龄予的说法,也呼应了这两天避险的金价竟然大跌,因为手上没现金的人,连金子都拿出来卖了,新冠肺炎疫情正要进入第3个月,房市下个月会不会重现资金断链的往事,应该可以预期。

广告进不来,电视湾没收益,节目就愈开愈少,NCC规定每个电视湾每年有一定比例的自制节目,各电视湾为了不赔钱,只好这湾向那湾买节目重播,而原本做带状节目的从每周播5天再减成3天,或许最后每周只做2天,其他都改成重播,胡瓜说,「播到最后,就是大家做到NCC要你自制率,低空飞过可以换照的门槛就好,而且你慢慢发现,会下广告的,只剩下卖药的,跟手游,消费性产品只会愈来愈少。」

开年后几乎没什么新节目开,记者会、活动也几乎取消,跑线的记者几乎都只能自己不断打电话问新闻,不再有过去跑场每两三天见一次面的荣景,每次记者会上相见,就如同久别之后的重逢。徐乃麟13日开了新节目,他走到记者会场门口往里望,意外发现小小摄影棚内挤满2、30个记者,吓了一跳问,「怎么这么多人来?难道我又出事了?是不是上次那个女的又来闹了?」我大笑回他,「乃哥,你没出事,而是记者们都没事,现在有场子去,有事情忙,就阿弥陀佛了,谢谢你让我们有事做。」

演艺圈的明天过后会怎样?勒紧裤带想办法活下去成了必然,电视湾亏损、艺人没节目、记者没场子、观众不看电视了,更将成为常态。

(★该专栏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  )

相关推荐:主播/曹西平/胡瓜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