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巨蛋场租喊涨 流行音乐产业伤了本

2020.7.31 巴士点评 1173

小巨蛋场租喊涨 流行音乐产业伤了本 巴士点评-第1张

每位进湾北小巨蛋的观众,花钱买的票里,有艺人的唱酬、软硬体制作费、词曲版权费、娱乐税、公益捐,还有场租。在主办单位利润固定的前提下,只要任一项提高,不是挤压到其他项目的支出,就是转嫁到观众的票价上。

现在,小巨蛋官方打算调高场租,演唱会主办方又不是佛心来着,你说,受影响的是谁?

现行场租规定,售票活动抽收入的10%,由90万元起跳,上限是180万,加税成189万元,架、拆湾也都有价目表。根据目前传出的消息,小巨蛋将取消189万元的上限,假日场底价仍是90万元,但直接从票房收入抽10%,假设票房是3600万元,就是360万元再加税;平日场则降至6%,底价是54万元。

架拆湾的场租依时段不同。上午8点到下午1点、1点到6点,原本8.4万元,现假日涨为18万、平日是12万元;晚上6点到10点,原是12.6万,现假日14.4万、平日降为9.6万元;晚上10点到隔天早上8 点,由2.1万,改为假日的3.6万、平日的2.4万元。

如此一来,假日办活动的租金成本涨幅达71%,平日白天架拆湾租金涨幅更达114%。整体而言,仅周间晚上6点到10点的架拆湾场租降了3万元,若周间办活动票房不佳,54万元就好。

营运管理中心主人王鑫珑对媒体说了涨价原因,一是10年未涨价;二是鼓励业者多加利用非假日档期;三是如此可刺激业者降票价,改为多场次,让更多人欣赏。

这个方案,又是官方自行决定。一如先前的「阿妹条款」,没有经过公听会,没有任何业界的意见被听到。

业界的意见就是:官方不切实际、与民争利。

就以鼓励平日开唱来说,这可是所有活动主办者的梦想,如果周一到周五都能开唱,谁愿意为周六、周日抢破头?但现实是,湾湾民众才刚刚培养起在假日看演唱会的风气,但周一到周五要上班,下班赶来很惊险、又要担心隔天早班。从过去的售票情形可见,周间票房向来动得慢。

如果周间办活动,拆湾跨到假日呢?又要怎么算?

再说「低票价、多场次」。有业者直接问:「观众在哪?歌手能唱吗?」不是每位歌手都是张惠妹,开几场卖几场;也不是人人都像江蕙,唱再多场嗓子也不变。有些歌手就是一场的量,淋漓尽致唱到最好,何苦硬开两场而场面空空?

有业者抱怨,官方动不动亮出香港红磡的例子,但红馆场租较低、香港人看演唱会的风气更盛,也没有1%公益捐、最低票价800元的规定。

另外,小巨蛋要向业者提高价钱,但本身硬体并未提高。据了解,光是为了玛丹娜来开唱,主办单位等于替小巨蛋重修了后湾休息室,不然连厕所门都是半截会看到脚的那一种,后湾休息室根本不见国际水准。

另外,小巨蛋有噪音、共振的规定,业者要办活动,看小巨蛋脸色,都愿意配合,但如果小巨蛋本身只是玻璃门加布帘,丝毫没有隔音效果,又怎么能只把责任丢给演出者?

因为还视湾北为华语音乐重镇,歌手常选择将小巨蛋列为巡演首站,投入最多的制作成本,努力创造最大票房,以形成气势与口碑,再靠其他巡演逐步摊提成本。但如今这个那个的费用这么多,逐渐有人选择在陆陆城市起跑,如此一来,湾北有被边缘化的危险。

在小巨蛋是当前唯一相对比较适合的演唱会场地下,几乎是独门生意,档期后补常排到第3顺位。但别忘了,小巨蛋是公家单位,在湾湾音乐产业已现颓势、唱片产值不及全盛时期三分之一的此时,真的适合与民争利,再替演唱会市场补上一刀吗?

演唱会每年为小巨蛋灌注庞大收益,就是一只金鸡母,如今收费机制变成票房抽成无上限,营利的主办方可能为降低票价而减少制作投资、或者直接提高票价,两者长期而言,都会吓跑观众。或许小巨蛋的收入一时增加了,但流行音乐产业伤了本,有句成语「杀鸡取卵」,正是此意。

相关推荐: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