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黄安住院看湾湾的风景

2020.8.1 巴士点评 857

从黄安住院看湾湾的风景 巴士点评-第1张

几个月前,黄安做了让全体湾湾人都觉得不可原谅的事,如今他因心肌梗塞,差点与死神擦身而过,由医护人员抬进急诊室,用湾湾人缴的纳税钱就医,身为记者,不得不去医院守后续进度,在手术室、加护病房门口,发现没有一个人来拉布条抗议,此时所感受到的,是湾湾人的良善和人情味。

黄安到了对岸发展后所做所为已不言可喻,这些事不仅让他已成全民公敌,连行政院长张善政对他在陆陆骂湾湾,生了病又返湾用健保就医表示「我很不开心」,为何一个曾在湾湾走红,受观众恩惠的艺人,最后会走到这步,竟然连躺在医院里罩着呼吸器都没人同情?这大概要从他的心态去分析。

他和吴宗宪算同期艺人,曾经唱片大卖、和林瑞阳主演过电影,张菲主持最旺时期,他用魔术结合歌唱走遍各大综艺节目,那时,他剪一头俐落短髮,衬衫西装裤, 走到哪都是满脸笑意,一点也不让人讨厌。后来意外爆了吴宗宪结婚生子的八卦,被一群综艺节目制作人封杀后,加上事业走下坡,逃的似的举家到对岸发展。

前几年,陆陆对黄安有新鲜感,他还能靠「新鸳鸯蝴蝶梦」唱遍陆陆各地商演,事业生活过得写意,但因为没新作品延续热度,慢慢从一线大城市唱到二、三线小城甚至边缘小镇,从大型节目主持最后沦到网络小节目算命,步入中年之后的黄安,开始失去存在感。

那几年,他返湾办事顺便上节目时,只见他蓄着一头及腰长髮,就算夏天酷暑也不喊热,受访时,他双手举起来,10支手指戴满了各种造型奇特的金属材质戒指,身上的衣服鲜绿、亮黄的搭配和他年纪完全不相衬,还不时抚着一头长髮反问记者:「你们看我像不像香港的谢贤?」,如果要用一句夸形容此时的黄安,就是「要多夸张,就有多夸张」。

当年穿着正常、梳着俐落西装头,笑脸迎人的黄安已然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深怕大家忘了他是谁,所以想办法用各种方式突显自己,让别人不得不注意的怪咖,演艺生涯上的仇人吴宗宪已经是综艺大哥,在电视圈「喊水会结冻」,而他在陆陆生活却没得到相同对待,也许这些年发生的事,让他开始仇恨这个土生土长的地方,于是出现许多令人惊讶的言论,必须靠刷微博、引人注意的言论,才能证明自己还活着、还存在着。

有一年他返湾,和老婆小邱一起上小钟、罗霈颖主持的谈话节目,制作单位捉弄他,谈到一半时,突然告诉他现场有位「嘉宾」即将出现跟他面对面,原本还带着笑意的黄安意识到状况,突然脸色一沈,果然,屏幕后方传出吴宗宪的声音,几句「见鬼啦!」口头禅更让一旁的小邱也跟着不安,主持人多次问黄安,愿不愿意大方跟幕后的来宾大和解?只见黄安不断摇头,一度甚至想拔下麦克风走人,手已经往胸口的麦克风动手。

幕后那个人在黄安离开前一刻走出来了,原来只是擅长模仿吴宗宪的艺人林智贤,黄安松了一口气,小邱也跟着吐了一口大气,黄安在各个场合都骂吴宗宪,但真的要他跟仇人面对面,他的态度,就是想拔腿就跑,连见面针锋相对、回骂的勇气也没有,黄安这些年就是这样的人,他只敢在对岸叫嚣,只敢躲在手机、电脑背后喊杀,但一要他真的拿出guts,他又急着想逃离现场。

这点,可以从过年前他在北京对周子瑜的事指天骂地的发言,还说敢回来在机场跟所有媒体把话说清楚,一付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结果,转身就去拜託白狼保护他人身安全,见状况不对,连跟媒体约好哪一天回来机场见,也直接放鸟消失,他后来到底有没有回来?有,他选在湾南地震发生时,所有媒体把注意力放在救灾时悄悄返湾,这时的黄安大概很感谢地震,否则这个过年,他连回乡跟家人吃个年夜饭的机会都没有。

只是东算西算,黄安没算到自己会突然心肌梗塞,在鬼见关前走一遭,最后不信任北京医生的医术,还得搭医疗专机回湾湾,住进小邱口中的心脏权威振兴医院就医,入院时披头散髮,还得戴着墨镜不愿见人,小邱在病房走廊遇见媒体询问时,情绪溃堤泪崩说:「我们也是湾湾人,请帮帮我们,至少也祝福我们。」

因为黄安的所做所为,激起大家同仇敌忾的心情,在黄安过年指定返湾那天,一堆抗议团体聚集机场,拉布条、准备丢鸡蛋,甚至有可能激动到动手打他,但到了他生死交关被抬进医院时,我被指派到振兴医院守进度,病房门口完全不见任何抗议人士现身,来往走动的,只有一般家属、医护人员,湾湾人真是良善的,再怎么恨黄安,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打落水狗,逼到绝境不给活路的程度。

黄安会走到今天,完全是自己造成的,过去所造的口业、所做所为,成就今天被人万夫所指的地步,虽然张善政觉得他回来用医疗资源不开心,虽然许多人仍在微博指责他,那是因为,他至今还欠湾湾人一个道歉,希望他度过难关,回复身体上的健康后,可以想想用什么谦卑的方式,把心理的病顺便治好,别再在乎表面的那张面子问题,让过去喜欢他的观众,重新接受他。

(★「宅男巴士星级评论」专栏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

相关推荐: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