浓厚当地色彩引发全球共感 《寄生上流》奥斯卡摘金的独特魅力

2020.5.17 巴士点评 670

浓厚当地色彩引发全球共感 《寄生上流》奥斯卡摘金的独特魅力 巴士点评-第1张

在全世界票房可观的《寄生上流》,从2020年上映后在全球的收入已超过1.608亿美元,并获得了150多项大奖,也入围了92届奥斯卡金像奖6项大奖,包含最佳电影、最佳导演、最佳原创剧本、最佳国际电影等殊荣。2020年是韩国电影100年纪念的一年,《寄生上流》成为让全世界看见韩国近25年电影产业如何拥有跃升国际舞湾的实力象徵,而奥斯卡得奖于湾湾时间2020年2月10日出炉,《寄生上流》成功摘金,拿下最佳原创剧本、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国际影片4大奖。

《寄生上流》是导演奉俊昊的第七部长篇作品,剧情讲述现在资本主义社会中两极化和贫富差距的故事,以韩国的社会为背景元素,并运用熟练机智和幽默情节,来讨论现有全世界都普遍存在关于阶级不平等与失业家庭如何投机谋生的深刻含义作品,同时也是首部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提名的韩国电影。

故事从住在骯髒昏暗的半地下室的公寓里金氏家族开始。他们挣扎着勉强维持生计,做零工以求生存。大儿子意外从朋友那获得英文家教的职位后,故事成为金氏家族如何渗入上流家庭,社会经济光谱的两端的家庭又如何经历动荡与波折,并中勾勒出更惊人耸动的故事题材。

《寄生上流》,以黑色喜剧的样貌,运用充满机智的方式,诠释了贫富悬殊的问题。在各个层面上都是一部完美的电影。这部作品不但技术执行精确和完美,奉俊昊导演认为,《寄生上流》之所以引起广大观众的共鸣,是因为每个人都可以与电影中资本主义的探索有关。奉俊昊说:「电影谈论了两个相对的家庭,富人与穷人,这是一个普遍的主题,因为我们现在都生活在同一个国家:资本主义国家。」,从电影中我们可以从看到许多这样的喻意,像是金氏家族半地下室看出去的杂乱街景,对照朴氏家族乾净明亮落地窗看出去的庭院自然风情,贫穷房屋中的人物没有隐私,窗景看出去的风景都成为奢侈的象徵;或是电影中无限垂直诉说「上」「下」的阶梯;或是阶级差异居然从气味中也体现穷酸卑微。

上次这样横扫奥斯卡奖的亚洲片则是李安导演2000年的《卧虎藏龙》,那年《卧虎藏龙》入围了6项大奖,最后抱回了最佳外语、最佳摄影、最佳艺术指导及最佳原创音乐奖等。其实不论在《卧虎藏龙》及《寄生上流》排除导演流利的说故事魅力外,最重要的是两部电影都是极其浓厚的当地色彩,一部是属于中国古装武侠,另一部则看见韩国式的上下层社会的生活面貌,越在地越展现在地生活的故事,反而越受国际欢迎,大概就类似通灵少女这样的案例,因为有浓厚的湾湾色彩,在国际上就越显独特,也异常能抓住外国人的目光;不过其中最重要的虽运用在地生活现象在传达故事,在其背后仍表达了全人类于现代生活中普遍面临的窘境,让全世界的人引起共感,就像奉俊昊说的那句话

「我想我们拥有一种共通语言,那就是『电影』!」

相关推荐:奥斯卡/寄生上流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