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目才拿下金钟半年 黄子佼却得面临去留抉择

2020.5.17 巴士点评 827

节目才拿下金钟半年 黄子佼却得面临去留抉择 巴士点评-第1张

(★专栏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

疫情影响正全面冲击演艺圈,据悉,华远竟然叫两大招牌综艺节目黄子佼卜学亮的「超级同学会」,王彩桦、沈文程、许富凯的「黄金年代」连续停录3周改成重播,原因是广告量不够。而且下一步,就是要求「超级同学会」在佼、亮之间择一留下,电视湾、制作单位和主持人之间,突然卡进尴尬微妙的状况。

「超级同学会」、「黄金年代」是华远周末、周日两个黄金时段综艺节目,2月中,电视湾以疫情冲击、广告量不足为由,要制作单位共体时艰停录改成重播,这造成了两个层面,一,电视湾喊暂停改重播,金流停止挹注,等于电视湾让制作单位放了3周无薪假,但制作单位仍要花钱养员工,这笔钱只能让制作单位自己吞下。二,从忠实观众角度而言,在电视前守着发现看到的竟是重播,连续3周后,会不会以为从此都是重播,观众走了,还会回来?

3周后虽然复播,原本财务状况困难的华远,在疫情之下更捉襟见肘。最新的指令,是要制作单位在黄子佼和卜学亮之中选一个留下,换招牌、换型态,打掉重练。目前看来,是留亮换佼。但对制作单位来说,一个团队本就该共进退,拿刀砍左手或右手,没一个选项好过,而对这俩合作超过30年,系出同门的师兄弟来说,背后要扛的情感面更不仅于此。阿亮怎可能自己留下,让黄子佼走?这个选项,看来成了逼退节目的最好藉口。

黄子佼昨深夜得知,叹若电视湾或节目留亮,他完全不介意,「工作是大家的权利,这不只指艺人,还有团队的工作人员,都到了这年纪了,更要为其他人思考,这节目做了一年多,大家都全力以赴了,合作时也都充满热情,去年在没预期下拿金钟,也算一个纪念,这段时间以来,我们尽力了,该做的都做了,跟来宾宾主尽欢,彼此都问心无愧,若节目收视没起色,要找一个人负责谢罪,我出的点子最多,那就我吧。」

「超级同学会」在2020年拿下第54届金钟奖最佳综艺节目主持人奖,打败了「综艺大热门」的吴宗宪、陈汉典、LULU,「湾湾金颂」的浩子和乱弹阿翔,「一袋女王」的曾国城和巴钰,「声林之王」的萧敬腾、林宥嘉Lulu。算一算,节目拿奖不过半年。黄子佼看得很开,他说,「我的想法是,节目来来去去,开了,不自满,掉了,不自责,碰到改朝换代,换人做做看,一切平常心面对。」

其实,演艺圈只有愈来愈艰辛,很多人以为,在去年大选之前,环境已经够辛苦了,没想到大选后遭遇疫情,百业萧条,民间企业都没钱了,谁还拿钱给电视湾打广告?艰困状况只有倍数扩散,几个想活下来的节目陆续都已质变,例如胡瓜的「医师好辣」、欢乐智多星」,原本每集找6个艺人,现在改成2个艺人配4个网红或才出道的新秀,因为可以省掉很多费用,见微知着,一个节目有4个位子受影响,10个节目,通告艺人就少掉40个位子可以选择。

胡瓜说,「有的艺人以为自己够便宜了,但就像餐厅一样,永远有更便宜的,说难听的,好多没通告的艺人最近都私下来问我,有没有节目可以上一下,否则都快断炊了。」演艺圈几年前就曾经因为景气洗牌一次,多的是一堆端着价码不动,最后被后浪淘汰的艺人。如今不景气又遇上疫情,又将重新大洗牌,他一针见血说,「例如,嫌黄子佼贵的,就可以找Lulu取代,而跟在我身边多年玛莉亚,因为价钱便宜,去年发现自己的选择变多了,但隔了一年,另一群更便宜的人又冒出来,永远有人跟你竞争。」

他跳出来看清楚局势,电视湾老板只看报表和数字,连节目做什么根本不知道,「开会时看了报表知道赚了,就全体鼓掌,赔了,就问什么时候停播,但这也没办法,因为没有那个愿意投资的母体,怎么会有下面的根让艺人吸收养份?所以我做节目的想法跟艺人有些不同,首先要让老板赚钱,我才能继续谈其他的东西,否则什么都没得做。」

「超级同学会」还有2次录影,未来是生是死,就看这两周局势变化了。但演艺圈因疫情而造成的更大质变,则方兴未艾。

(★专栏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

相关推荐:卜学亮/胡瓜/黄子佼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