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翔文/「最初的晚餐」:家人的意义

2020.5.17 巴士点评 559

涂翔文/「最初的晚餐」:家人的意义 巴士点评-第1张

从一场葬礼开始,父亲的死,带出家中成员未曾说出的内在秘密与感受。「最初的晚餐」是很标准日式风格的作品,压抑的情感、工整的结构,回归到最后,还是在探讨家的本质,以及所谓「家人」的真正意义。

永濑正敏饰演的父亲,在过世之后交代妻子在守夜当晚,煮出一道道指定的菜色给前来弔唁的亲戚们享用。从荷包蛋、味噌汤、蘑菇披萨到带辣味的寿喜烧,每道菜都代表着时间的推移、家族的经历,点点滴滴交错倒叙这个家二十多年来的变化。原来这是两个原生家庭结合的新结晶,父母各自带着孩子重组,彼此花费了一段时间才磨合成功,隐藏着许多笑泪交织的经过。

用吃食的味觉带动记忆,是个很讨喜的设计。在电影里,话不多的母亲端出每道美食,都勾动着儿女说出当年的缘由。荷包蛋为什么煎起司片?味噌汤又有什么来龙去脉?这部分拍得很吸引人,只是一道一道依序上菜,每道菜就有回溯与倒叙,虽然好看,但是来往数次还是有点在叙事上过于频繁与重覆之感。

幸好后半段确实出现转折,大儿子的现身为电影带来更大的秘密静待揭晓。原来这对父母有自己的苦衷,情感可以任性,但教育儿女无法如此,他们选择用他们的方式与儿女沟通,即使无法获得谅解,天下父母心,心心念念的都是为了保护孩子们。这部分的设计也有点刻意,两个儿女长大后都在婚姻与承诺上有些难题,似乎对照着小时候的家庭困扰,心结得解,才有跨出去的可能。

最终,电影揭开的秘密是父亲的牺牲与努力,多年来的疑问终于解开,也揭橥了所谓「家人」总是彼此关怀体谅的真正意义,无论是否有血缘关系都一样,这一点倒是有点类似于「小偷家族」,回归到探讨家的本质。守夜与爬山的人情凝聚,颱风过后的残破重启,在视觉意象上也都呼应着「家」的主题,这一点则有点神似「比海还深」,新锐导演常盘司郎显然受到不少是枝裕和的影响。

日本演员节制而不张扬的表演方式,一向贴切属于他们情感上的表达,永濑正敏与齐藤由贵饰演的父母对白不多,眉宇之间总有说不出来的千言万语,老早就暗示了最后的秘密,尤其精采。「最初的晚餐」是个工整的日式通俗剧,虽然没有太多惊喜,但已足以打动共感的湾湾观众。

相关推荐: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