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翔文/花生酱猎鹰的愿望 不只是过度保护

2020.5.17 巴士点评 1484

涂翔文/花生酱猎鹰的愿望 不只是过度保护 巴士点评-第1张

一个唐氏症男孩逃出照护家庭,打算追求他的摔角梦想;碰上了开船离家、后有仇家追赶的浪子,两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竟阴错阳差成了伴,走上一趟奇妙的旅程。「花生酱猎鹰的愿望」有点像是「雨人」加上「傻傻爱你,傻傻爱我」,题材不新,却以另一种更平视的角度处理像唐氏症这样的特殊议题,选择让他们勇敢地融入这个世界,而非过度小心翼翼地寻求保护。

患有唐氏症的男主角查克原本被「关」在社福机构里,社工人员深怕他出了舒适圈会受到伤害,于是不准他离开,但即使如此,他也有自主的想法,也有梦要圆,所以他选择逃跑。电影自此开展成公路电影,查克碰上了泰勒,两人同行往南方逃,建立起如兄弟般的友谊。另一条线则交织着女社工循线追查,想早日把查克带回机构里。

电影最有趣的是整个过程,泰勒和查克什么都没有,他们从走路到坐船,随遇而安,像是场大自然的冒险。泰勒并没有图查克什么,就只是把他当平凡人看待。他教他生存的法则、教他认识这个世界,而不是处处设下围篱与框架,以「保护」之名,行限制之实。这部电影最可贵的就是这股精神,我们都习惯要保护弱势、亟欲为他建立一个自以为安全无虞的环境,但事实上这不见得是最适切的一个选择。在电影里,不知不觉之间,就连最终加入旅程的女社工都被他们建立的情谊打动,她并非一味说教地想把查克带回原来的机构里,而是看见并终于理解了另一种方向的可能。

就像最终的摔角比赛,当然不是真正拼得你死我活的那一种,而是让查克真正获得肯定,真正做为一个人的主体性的象徵意义,即使鼻青脸肿,也是实实在在走过一遭。「花生酱猎鹰的愿望」或许还是有过于浪漫与简单化的粉饰太平,但它至少勇敢地让弱势平等走进这个社会,不再只是一味的怜悯同情,也突破了家长主义式的传统保护心态。本色演出的查克格萨根自然讨喜,转型成功的西亚李毕福也有脱胎换骨的演出,加上美丽大方的达柯塔强生,「花生酱猎鹰的愿望」是个小兵立大功的作品,甜蜜温暖,很难不让人笑泪交织。

相关推荐: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