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人低薪製作单位没钱 谁在中间把油水捞走了?

2020.5.17 巴士点评 764

艺人低薪製作单位没钱 谁在中间把油水捞走了? 巴士点评-第1张

(★「宅男巴士星级评论」专栏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

黄子佼在今年金钟夺下综艺数座大奖后,上月,华远湾庆场合被记者问到抱回大奖涨不涨价?他直白回应,「一毛也没涨,说真的,我的价码,在同等级的艺人中算是最便宜的,就因为便宜,我才有工作,才能一路忙,电视湾用我这个价钱,是请不到陶子的。」他同级的艺人包括陶子、徐乃麟、曾国城、小S等人。

几年前,跟他同等级的其中一个艺人,私下对于黄子佼用低价打坏市场行情不以为然,抱怨过去不少该找他的场子都被黄子佼抢走了。但说真的,黄子佼的价钱亲民,其背后有历史来由,他曾因为陷入小S、曾宝仪三角恋事件形象大伤,明明是个主持好手,却长达数年乏人问津,价钱只好砍到腰快折断才捡得到工作。

当别人的行情早定在那里,黄子佼却从谷底以低价爬着回来,若其他人因为黄子佼价低也跟着砍价,这不成了一场低价战争?何况,那些人,也有自己拉不下来的面子去做自砍身价的事,走到后来,黄子佼在主持各种记者会场子中攻城掠地,电视节目一档接一档,当然,其中还包括他自己的努力,对于金钟镀金之后价格不涨,他说了一句重点,「我若今年大胜就涨价,明年我没拿金钟是不是该降价?不动,最好,不动,也能让我一直忙碌。」

演艺圈主持早成M型化,扛收视率的大哥和便宜的新秀都会有做不完的节目,而夹在其中的中生代最难生存,在这个时代,黄子佼便宜,手上还能有几个节目做,许多中生代主持咖竟已多年没战场可攻。最新的例子,就是孙鹏、屈中恆无预警失去主持14年的「国光帮帮忙」,他们的价码让已大旱之中无水可取的制作单位形成负担,长江后浪推前浪下,前浪最终躺在沙滩上了。

而后面崛起的新秀,例如Lulu,手上共有5个节目,金钟前夕专访她时,要在她连串的工作中插空档须排到某日晚上8点,当天她一日内连赶4个场子,眼角泛着血丝,说快一个月每天只睡3、4个小时,金钟结束后也没轻松过,接连两个月没好好休息,经纪人深怕她爆肝了,当然,她不单单因价码便宜才受重用,她的能力绝对是重要原因,只是亲民的价码像在面前摆了一架梯子,帮她更容易踏出并一路向上。

老实说,综艺圈早跟过去不同,以前节目里不能置入商品,偷偷置入还会被抓,现在不仅可以大方冠名,也可以做任何商业置入,钱虽不多,但至少挹注下来也是一笔可观的费用,那为何节目愈做愈死,愈来愈不长进?这些年,慢慢了解电视湾里面的黑暗面,愈深觉无力与叹息。

一家内斗严重的电视湾,日前被幕后老板查出经营高层竟然用五鬼搬运法,把原本该有的营收搬到自己口袋,大动作清查后做出人事异动,外界看到的是有人退休、有人换位子,却不知道内部如此藏污纳垢。但这并只有一家电视湾位居高层的人因为贪念这么玩,几年前,另一家有线电视高层,挂公司的董事长,却在外面偷偷开了制作公司,公司经营者挂别人的名字,却承包了大部分电视湾节目制作业务,表面上毫无关系,私底下却私相授受。

这种作法只在一家电视湾出现?当然不是,新闻跑得愈深,愈发现不少电视湾做一样暗黑的事,当你位居高层,掌有节目发包权力,但同时,你又是外面制作公司的幕后老板,试问,你会把节目包给谁做?若跟市场行情一样的价码,而且能够做出好品质的内容那就算了,但往往是包出去的价码比市场水位高,做出来的品质却低劣不如预期,原因是,一只牛早被剥了多层皮,电视湾投资的钱到不了下端的制作单位,工作人员、艺人捉襟见肘卖力做节目,收视不好两季就换掉,新上来的节目,还是同一个制作团队,钱,一样进了某些人口袋。

还有人跟电视湾高层的高层很熟,高层的高层为了酬佣彼此的友好关系,只要这人提出的案子,都能顺利通过,但这人又不方便大动作出面挂制作人,于是你仔细看会发现,某节目挂名的制作人根本毫无演艺圈经验,能接制作人单纯是那人的亲戚,只是来挂个名的,钱转而进了那人口袋,节目做得好不好?那当然不重要,因为制作费在中间早被瓜分掉大半了。

环境如此恶劣,仍看到不少家电视湾内部丑陋的一面,对于那些拿到少少制作费仍愿意拼搏做好节目的人,我致上无上的敬意。

(★「宅男巴士星级评论」专栏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

相关推荐:Lulu/小S/陶子/黄子佼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