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若愚/「罪梦者」启示录:你看懂多少?又获得甚么?

2020.5.17 巴士点评 515

麦若愚/「罪梦者」启示录:你看懂多少?又获得甚么? 巴士点评-第1张

如果以爱奇艺原创美剧影集「王冠」、「怪奇物语」集集精彩、犹胜电影的标准来看,爱奇艺首部在湾湾投资的原创剧集「罪梦者」明显与这样的标准相去甚远。

身兼编导剪接的陈映蓉企图心很强,但执行成绩有落差,23岁就拍出同志片「十七岁的天空」,陈映蓉电影作品不多一直走前卫和寡路线 (骚人),「罪梦者」她玩音乐与影像,却忽略剧本修饰 (大量粗口)与情节张力 (尤其合理性与逻辑性),非常可惜。

相对于HBO选湾湾独有的宫庙乩童文化,做「通灵少女」打响招牌第一炮,爱奇艺的「罪梦者」讲黑帮、逃狱、绑票、政经犯罪等黑色大熔炉,这些原本就不是湾湾影视内容创作强项,稍不注意细节就会拍出破绽。

「罪梦者」并非架空时空的幻想剧,而是标注「北监」、「民国XX年」的社会现实剧。湾湾确实发生过因犯挟持典狱长、犯人多次越狱、押解过程脱逃、通缉犯成功出入境等离奇事件,但是剧中3个死刑犯越狱成功、四天内犯下另一宗绑票案还集体登上要验护照的游轮,一次做足这些犯罪奇谭,在湾湾现今社会治安、狱政管理与媒体监控的环境下,发生的机率极微。

如果剧情要以曾经发生过的事实做佐証与背书,那在剧本细节上就要更下推敲功夫,让观众理解并信服,不能只是自说自话。毕竟曾经有过的事实,要透过戏剧重现或突显,基本上是两回事,尤其在离奇与离谱的犯罪情节上,考验创作者的观察、洞析与呈现能力。

「罪梦者」里的这所监狱多年前已经让夏世英 (陆一龙)越狱成功又自行返狱,历经三任典狱长的疏忽 (已经是殆职),还能让那么大的地下通道存在,再让张孝全、王柏杰、周洺甫成功逃出。建议看看今年金球奖、艾美奖提名与得奖根据2020年纽约真实事件改编的越狱迷你美剧「逃离丹尼莫拉」,两名囚犯诱惑监狱工厂女管理提供器材挖地道逃狱; 两相对比,「罪梦者」这段越狱过程的舖陈与行动情节,像是小孩扮家家酒。

「罪梦者」主线源自三位主角张孝全、王柏杰、章立衡 (刘子千)的兄弟情仇,但是讲帮派兄弟情拍不过黑社会港片、讲黑帮的逞兇斗狠拍不过日韩片、更遑论韩国黑帮或犯罪片能把偶像男星拍到令人又恨 (恨角色)又爱 (爱演技)。「罪梦者」的全明星卡斯最终只让型格突出的张孝全、近年演技悍的王柏杰、和看来有演戏潜力的章立衡,全部沦陷流落于满口「操」字髒话的莽汉。

陈映蓉虽然努力让外省帮派犯罪与湾语音乐配衬,做出美学反差,但全剧从06年到现今跨越10年的时代氛围营造并不突出 (10年较难跨越但导演又以10年做界线),黑帮盘据的白雪大舞厅、衬底国乐张孝全与帮派在饭店的冗长大斗殴、甚至丁母沈海蓉摆的小麵摊,美术与场景设计都只能算表浅、很难与爱奇艺原创美剧「王冠」、「怪奇物语」的精緻与质感联想在一起。

用最后一集的真相大白、解谜悬疑、交待所有事情的来龙去脉,就试图把中间集数的不合情理与欠缺逻缉的细节一笔带过,这是湾湾影视之前所为人诟病的弱项之一,随着近年产业增强这项积习开始逐渐消弭 (今年金马入围新导演洪子烜的犯罪动作片「狂徒」从头打到尾却在逻辑与合理性上抓不到一点破绽)。「罪梦者」有庞大国际影音平湾的资金与市场做后盾,却在制作水准上捉襟见纣,某种程度打破湾湾影视业长期来惯用「资金不足、市场太小」做藉口,其实一切成败都始于「创作」两字。

可惜了「罪梦者」的全明星阵容,老中青三代卡斯里真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最后关键角色演林季子的许光汉,黑帮小弟的青涩与隐藏背后的邪恶,和他在今年金马大片「阳光普照」里阳光温煦的造型与表演大相逕庭,是很值得期待的新慧星。

相关推荐: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