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命运,也是权力的游戏-倾倒众生的不凋玫瑰

2020.5.17 巴士点评 1700

是命运,也是权力的游戏-倾倒众生的不凋玫瑰 巴士点评-第1张

玛格丽·提利尔(Margaery Tyrell)

命宫组合: 紫微、贪狼

她十分美丽,有着柔软棕色捲发,棕色眼睛和线条优美的身材。她年轻又聪明伶俐。她接受老谋深算的祖母奥莲娜·雷德温夫人的保护和教导。

曾与蓝礼·拜拉席恩、乔佛里·拜拉席恩、托曼·拜拉席恩成婚。无论走到哪里,她都会引起平民百姓们的狂热与欢迎。

虽然人生的目标都是成为皇后,但是珊莎·史塔克和玛格丽·提利尔的际遇与采取的手段就是大不相同。早年时期珊莎对于嫁给乔佛里·拜拉席恩而成为未来的皇后,有着高度的期待。但是在失去父亲所能提供的依靠后,就像是失去动力的船,只能随波逐流,任人安排摆布,在各个不同的政治势力中找到生存的空间。

玛格丽的身上所呈现的则是一种 「纵使在荒山野外不见前路,但仍坚信『路是人走出来』」的韧性,不达目的绝不终止。虽然明知前两任的丈夫(蓝礼·拜拉席恩以及乔佛里·拜拉席恩)都不是理想丈夫的人选,但是玛格丽深知成为皇后对自己及家族的重要性,仍是尽力拉拢、附和两人各自极端的喜好,好让自己的地位更为稳固。更不用提在乔佛里被毒杀后,主动向托曼·拜拉席恩示好;最后再嫁托曼,完成她的未竟之业。

虽然珊莎与玛格丽的境遇不同,可能源自家族教养:史塔克家族刚毅耿直,提利尔家族(老祖母荆棘女王)则是权谋精算;以及所掌握的资源不同:珊莎是孤苦无依,身旁的人不是凶暴之徒就是骗子;而玛格丽的身旁不仅有父亲、哥哥撑腰,还有老谋深算的祖母帮忙下指导棋。

但是更大的影响仍是源自个性的不同。回到紫微双星组合的特质,仍是由紫微身旁的主星在主导的逻辑,紫微只是扮演格局提昇与特质加强的角色。于是紫微天相让珊莎呈现谨慎、保守、中庸,甚至无力主导的特质;紫微贪狼则是让玛格丽呈现风情万种的魅力与应付自如的交际手腕。

贪狼的另一个特色就是「演技一流」-演什么像什么。无论是对蓝礼「不在乎是否有实质意义的婚姻关系,只求怀孕」的洒脱,对乔佛里以柔治暴的驾驭(别忘了乔佛里是连生母瑟曦都管不动的屁孩),对于托曼的温暖关怀(以致于托曼最后为她殉情自杀),玛格丽像个收放自如的专业演员,该掉泪时就梨花带泪,该温柔时就柔情似水,充分展现上天给予贪狼的天赋。

不仅是对男性,玛格丽也对君临城的市民展现她独特的魅力: 主动地拜访、慰问挨饿受饥的市民并提供食物,和小贩攀谈,展现了未来皇后的架式与亲和力。为了刺探乔佛里的本性,她主动向珊莎示好,伸出温暖的友谊之手,让孤立无援的珊莎视她为推心置腹的闺中密友,而主动地将玛格丽想要的资讯和盘托出。

或许是对于自己人际关系的处理能力过于自信,善于察言观色、拢络人心的玛格丽在面对「婆婆」瑟曦时少了谨慎以对的谦卑,以为掌控了托曼就可以与瑟曦分庭抗礼。当瑟曦利用宗教以莫须有的罪名将她与哥哥洛拉斯罗织入狱,玛格丽靠着坚强的意志与精湛的演技,再度瞒过修女与总主教,而得以脱身。与精神与意志溃散的哥哥相比,她更像是提利尔家族的继承人,肩负着家族兴亡的责任而尽力维护。但是终于不敌心狠手辣的瑟曦釜底抽薪之计,而葬身于贝勒大圣堂。

毕竟瑟曦所拥有的是以爆发力见长的破军(紫微破军),再加上将子女视为一切而想要极度掌控,怎能容许子女受到他人的影响,甚至被控制而成为不利于己的威胁?当以人际关系见长的贪狼遇上更善变、不按牌理出牌、视规则为无物的破军,高下立判;留下的也只剩众人的遗憾与对「高庭玫瑰」的不舍!

※本文经作者普罗米修士授权使用

相关推荐:冰与火之歌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