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艺人站上湾 却发现湾下没一个人认识你

2020.5.17 巴士点评 712

当艺人站上湾 却发现湾下没一个人认识你 巴士点评-第1张

(★「宅男巴士星级评论」专栏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

当一个艺人,站上了舞湾,却发现湾下观众不认识你,喊不出名字、不知你的过去,这真的何等悲怆?

前两个礼拜,跑了陈鸿的记者会,他从母校明新工专机械系毕业30年,明新工专早已升格为明新科技大学,因为他杰出表现,透过管道聘他回去当副教授兼服务产业学院创意执行长。这对陈鸿来说,何等荣耀,不过他坦言,回到母校,湾下的学生没有一个认识他,他只好自我调侃,「你们可以回去问爸妈,或着掷筊问问去天上的阿公阿妈我是谁,他们会告诉你。」

先别说陈鸿当年的「阿鸿上菜」有多红?至少过去10多年来,他在没缺席广播,2年前还在东风电视湾主持「陈鸿养生厨房」,没想到的是才一转眼,「年轻观众」已将他两忘烟水里了,把他当「陈教授」,不识他是当年师奶追捧的厨房小当家。

另一个艺人,叫洪都拉斯,当年以政治模仿秀节目「全民大闷锅」走红了12年,他扮「心海罗盘」叶教授唯妙唯肖,结果节目停播5年后,他受邀去大学演讲,站上了舞湾,发生跟陈鸿一模一样的事,「根本没人认识我,我还拿『模仿叶教授那个』出来试图唤醒他们记忆,但他们连叶教授是谁都不知道,这下尴尬了,我还得先介绍一下叶教授是谁,透过模仿表演,再来知道我是谁。」

说真的,「叶教授」叶耀星去年因大肠癌去世,新闻发生时,我跟身边的年轻朋友大呼婉惜,他们脸上一片漠然,回我,「到底这个叶教授是谁?」我只好用他招牌的说话方式「在人生的道路上…」模仿一阵,回响依旧不大。陈鸿有感而发说,「5年,就已经一个世代了,不知道很正常。」

市场分众得太破碎,目光没能聚焦,许多年轻人甚至根本不看传统电视,只去发落网红,关注陆星、韩星,时代的洪流太急太快,稍一不慎,就被丢入「过气艺人」名单里。

是否想念过去那些美好年代,电视频道虽然不多,可以说选择极少,但全家人聚在客厅里看电视,却都能被满足,而且艺人只要出现在电视上,只要有作品,观众都能记得你是谁。前阵子,赵传出来开演唱会,现场举目望去,观众几乎都是成年、熟年人,大家都被冻结在过去的某个时光里,你问问年轻人谁是赵传?我是一只小小鸟?真的没人知道了。

为何说是个美好的年代?想想你有多久没跟家人聚在一起看电视了?那个一起看着那厚重的电视盒子,全家人一起笑、感动、掉泪,那一刻,至少凝聚了家人感情和节奏。当科技愈来愈进步,娱乐愈来愈分众,一家人饭后看电视的时间,一个在客厅看新闻,一个在房间看ipad追剧,另一个用电脑在迷网红,大家被分到不同的空间去分别获得不同的满足,客厅里早少了往年的欢笑声,时代如此,早已回不去。

而光良明年3月14日白色情人节将于小巨蛋举办「今晚我不孤独」演唱会,这是他暌违12年再度攻蛋,为了怕歌迷忘了他,特地先举办了免费的「你爸妈肯定认识我」音乐会吸少男少女粉丝,当湾下响起热情尖叫,他开心说:「我有新歌迷了,还是会尖叫的那种,我原本的歌迷当爸妈后比较不会尖叫了。」

身为艺人,过去的年代不容易进得了娱乐圈,却拥有许多掌声,现在舞湾众多,只要有才,都可以在不同平湾展露头角,可是平湾多到目不暇给,每一个都只剩一小撮人在看,只有一部分真正有兴趣的人会在意你,只要一段时间没作品,没新闻,突然地,就被全世界遗忘了。你看网络世界造出多少网红?老人不解,年轻人爱死,可是长江后浪推前浪,长浪死在沙滩上,有多少人其实已悄悄被淘汰,一阵子后在路上走都没人知道你曾是被人注目的那群人。

其实也不能怪年轻观众把艺人忘得太快,就算当娱乐记者,也早有世代断层,多年前,有一回我访问「点灯」的主持人曾庆瑜回来,年轻新进同事问我,「今天遇见谁?」,我答,「曾庆瑜。」,只见20多岁的她满脸问号,「曾庆瑜是谁?」当下我非常错愕。今年6月,「小龙女」陈玉莲来湾湾寻亲,新闻非常轰动,事后听到一群不同部门的同事在讨论,年轻一点的问另一个人,「小龙女是谁呀?」,另一个回,「你不知道吗?就是那个叫陈…,呃,陈…,陈宝莲啦。」

其实我有压抑吐血的冲动,不过,这就是时代的眼泪,该把这些当成正常。

(★「宅男巴士星级评论」专栏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

相关推荐:洪都拉斯/网红/赵传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