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命运,也是权力的游戏-没有后继者的孤独狮王

2020.5.17 巴士点评 1129

是命运,也是权力的游戏-没有后继者的孤独狮王 巴士点评-第1张

泰温·兰尼斯特(Tywin Lannister)

命宫组合: 天府、武曲

生性冷酷无情、精于谋算、控制慾极强,是维斯特洛最有权力的领主之一。年仅二十岁的泰温爵士为国王之手,使得泰温成为了历史上最年轻的国王之手。在任期间,国家安定繁荣,国民对他极为拥戴,也解决了铁王座和布拉佛斯的财务纠纷。他的政绩为他赢得了声望和支持,但没有爱戴。因为泰温太过强势,太讲职责不讲人情,骄傲甚至残酷。

他在挣钱方面尤有天赋,频繁地向王室提供借款,逐渐成为王室和国家的大债主。泰温一直希望自己的儿子能成为伟大的骑士,女儿能够成为完美的王后。他的孩子们大多对他非常地尊敬(或者说敬畏),但是都对泰温为他们安排好的道路非常排斥。这件事也导致其后发生的很多悲剧。

如果古代的君王依其个性与治理能力来论,可以分为四种: 暴君、昏君、孤君、明君;被称为「疯王」,并企图用野火焚城的伊里斯·坦格利安二世(Aerys II Targaryen),应该归类于「暴君」。劳勃·拜拉席恩(Robert Baratheon)则非「昏君」莫属,不仅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尽情纵慾(所以到处都有私生子女),并以金钱尽情挥霍,满足自己各种物慾享受,以致让王室欠下了巨债。当然,如果不是「昏君」的话,怎么会连三个子女都不是自己亲生的事,至死都被埋在鼓里?(更不用提劳勃·拜拉席恩最后是被野猪刺伤而致死!)

泰温·兰尼斯特没有登上铁王座,自然称不上是「明君」。但是以他的管理能力与控制慾望,绝对可以让别人成为大权旁落的「孤君」(小屁孩乔佛里·拜拉席恩不正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贵为国王只会小打小闹,国王之手泰温虎威一摆,小屁孩就没辙了!)

精于谋略绝对是天府的强项,而天府自视甚高,让泰温视家族的荣耀为要务。虽然对儿子提利昂的死活漠不关心,但是他将凯特琳·徒利随意逮捕和绑架兰尼斯特家族成员,视为对家族荣誉的蔑视与挑衅,也引发了后续维斯特洛各大家族之间的纷争。

武曲的求财能力与重视金钱的天性,再加上天府对于钱财运转与调度能力,泰温让兰尼斯特成为维斯特洛有钱有势的强势家族。也难怪提利昂会常用「我是兰尼斯特家族的人」、「兰尼斯特家族很有钱」来收买别人或保护自己。

迁移宫的七杀,让泰温对外总是一副高傲冷漠的形象,同时也影响了他的行事风格。天府保守、注重实质利益,不喜欢别人欠他,自然也不喜欢欠别人。因此「兰尼斯特有债必还」其实是泰温个性的最佳写照。而命宫中的武曲,受到了迁移宫七杀的影响,也会有武曲七杀的思考逻辑-不计代价去维护自身的利益。此时「兰尼斯特有债必还」就有了另一层的含意: 别人欠我的,那怕是要走遍千山万水,我也要追回来。

子女宫的天机巨门(借对宫),显示子女中必有机灵狡诈之徒(瑟曦与提利昂姊弟自然是当之无愧)。另一方面,子女宫的巨门让泰温与子女之间的相处并不融洽。(现在你终于可以理解子女宫必定有巨门的七杀,为什么不喜欢小孩了吧!)

泰温个性霸道强势,与子女的沟通,其实都是命令、斥责居多,有时甚至是威胁,而子女碍于父亲的权势与威严,只能含恨接受。再者在泰温的观念中(其实也是彼时社会的观念),子女只是家族中的某种资源;在善于利用资源的天府眼中,如何利用子女的婚姻来扩大家族的势力与影响力,才是重中之重、当务之急,其他都是无关紧要的小事。

泰温一向视提利昂为家族的耻辱,更是让心爱妻子失去生命的小恶魔;不仅找到机会就要修理他,以洩心头之恨。更在公审提利昂时设下计谋,让提利昂面对心爱女子的背叛与父亲刻意的遗弃,以致心中蓄积已久的愤怒爆发,而铸下弒父的大错;更坐实泰温子女宫巨门主暗,相互伤害的特质。

兰尼斯特家族箴言是「听我怒吼!」(Hear Me Roar!),不过这怒吼似乎只出现在家族成员之间,而外界却再也听不到了!

泰温死后兰尼斯特家族的弱化与殒落(提利昂远走他乡帮助龙母、瑟曦独揽摇摇欲坠的大局、詹姆走投无路之下投靠敌营),证明了泰温·兰尼斯特才是能掌控全局的家族领袖。但是超级强势又带有强烈掌控慾望的父亲,是否正是弱化子女能力与发展的主因?或许这才是家庭问题中亲子之间强与弱的核心议题。

※本文经作者普罗米修士授权使用

相关推荐: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