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命运,也是权力的游戏 – 从凤凰蜕变的大麻雀

2020.5.17 巴士点评 1942

是命运,也是权力的游戏 – 从凤凰蜕变的大麻雀 巴士点评-第1张

随着《权力的游戏》(Game of Thrones)的落幕,剧迷的心情也随之失落与感伤。失落的是没有一个令多数人满意而且可以传颂的结局,感伤的是一个「伟大的时代」终将走入历史(虽然它只是一出播映八年的剧集)。

你的不满可能来自该坐上王位的人连王座的边都沾不上(更气人的是:原来连边都摸不到的人,却轻易地登上了王位!),应该活下来的英雄却在不合时宜的时机(用白话文来说,就是莫名其妙)牺牲了。也或许是应该狡兔游走三窟(或是把好人整得七荤八素)之后才束手就擒的恶人,却如此轻易地就领便当了(因为你心中的黑暗面没有得到满足)!

让你怀念的,可能不是最后一季被编剧钦点配合演出的主角们,而是那些个性强烈、风格独特、有稜有角的绿叶们。无论是冷酷无情、狡猾机敏,还是软弱退缩、缺乏自信,他们的出现让我们见识到人性的複杂与不可预测,一如我们在真实人生中所遭遇的未知。

孔子说:「尔爱其羊,我爱其礼」,其实还蛮有道理的!

反正结局都已经烂尾了(只剩下编剧施舍给你的「羊」),倒不如怀念一下那些曾经让我们感动、激动、心动、触动的时刻吧!

角色个性分析之【大麻雀(High Sparrow)】

命宫组合: 天机、天梁

高大、瘦削、眼神冷峻、灰色头发的人,脸庞上有明显的皱纹。和前一任总主教不同的是,他从不穿戴华丽的长袍,只穿着一件简朴单调的羊毛制及膝束腰外衣。他对信仰无比虔诚,他的意志如钢铁般坚定。

「话多善辩」是大麻雀给人的第一印象。 无论对方是来硬的、来软的、来阴的,大麻雀总是用不卑不亢的语调,慢条斯理、有条不紊地说明他的使命与理念: 要人们真正面对自己的罪恶,在真神之前彻底忏悔并赎罪。

「机梁好礼佛」成了大麻雀虔诚信仰的坚强后盾。做为一个总主教,对于教义、教条总能信手捻来、旁徵博引。天梁物慾低、服务利他的特质,让他从奢华、充满着物质享受的生活中蜕变,散去千金去协助在社会底层挣扎的贫民。这也是他一直引以为傲之处: 觉得自己高贵的情操,岂是这些凡夫俗子、生活糜烂、不守教规的腐败贵族所能比拟。

天梁的脖子硬(不肯低头)、腰桿也硬(不会弯腰奉承)、脾气更硬,所以面对各方的威胁毫无畏惧,坚定地进行他所认为正确的使命。同时,天梁自有一套对世俗公平正义评价的标准,对于他所认定不公不义之事,必然会有所作为。(虽然不见得会亲力亲为,但是借力使力却是他的拿手好戏)如果你误以为他所凭藉的只是天梁的固执与孤傲,那么你就太小看了天机过人的智慧与天梁的老谋深算。

先用至高无上的教规,将瑟曦、玛格丽·提利尔、洛拉斯·提利尔定罪入狱。再各个击破,要他们承认自己的罪状,并藉此树立自己的代表神权的权威。虽然自己的武力远不及提利尔与兰尼斯特家族的联军,但是大麻雀巧妙地利用玛格丽的救兄心切与托曼不谙世事及个性软弱,成功地「劫持」托曼所代表的王权。不但阻绝了兵戎相见的劣势,更塑造了神权与王权才是国家与和平坚实基础的印象。

虽然天梁物慾低、淡泊豁达,但并不表示个性中的天机也会跟着毫无慾望。天机一心一意想要证明自己比别人聪明的慾望,不断地触犯众人忍耐的底线(荆棘女王奥莲娜、詹姆·兰尼斯特、瑟曦都想将大麻雀除之而后快)。作为「善谈兵」的理论之星,大麻雀的确有过人之处。但是遇上不依理论、不按牌理出牌的瑟曦,麻雀虽然浴火,但也很难再变回凤凰。

※本文经作者普罗米修士授权使用

相关推荐:冰与火之歌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