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志远/《我们不能是朋友》 毁了三观,还一脸无邪

2020.5.17 巴士点评 1904

柯志远/《我们不能是朋友》 毁了三观,还一脸无邪 巴士点评-第1张

点开百度页面,近来讨论声量渐次攀昇的《我们不能是朋友》开宗明义被定位成「湾湾偶像剧」(媒体报导、卖相包装…貌似也走的是这个宣传路数),然而眼见为实,这出戏却做到了二十几年来偶像剧不敢做或做不到的崭新尝试,不论从创作或观赏的角度,都可喜地进行了一场隐性的「革命」,没有自我标榜的硝烟味,没有譁众取宠的脂粉味,只有让人越发感到舒服、通透的人味与戏味,浑然天成地把偶像剧带进了一个「成人的世界」。

所以观众目瞪口獃(也津津有味)地看着两个漂亮闺蜜一边替对方除毛一边开门见山在聊「泡天菜,应该是谁付钱给谁?」,看着郭雪芙邋遢地下楼倒垃圾在垃圾车旁跟刘以豪对吼「陪一夜,八百万」…等有趣场景(终于可以不必再忍受男一动不动被扯落浴巾、女一动不动摔倒跟他亲在一起…的芭乐桥段),更值得一提的是叙事视野的一新耳目:《我们不能是朋友》的剧本精彩,对白耀眼(几乎没有丝毫冗拍、赘拍),不论人设形塑、情节铺陈都一骨恼地甩脱既定印象的制约与顾虑,全剧自然呈现了对传统价值的检测与质疑,以及对于原始本能(不能情、慾、自我的未来追求)的核心忠诚,戏里频繁出现了「出轨」、「劈腿」、「情感交易」、「联谊派对」…这些「有违善良(保守)风俗」的元素,袁艾菲、陈慕每一见面都上床,刘以豪、郭雪芙连烤个肉擦个汗拍法都让人脸红心跳…,在陆陆播出时回响热烈,被评论批了一笔「毁三观」;毁人三观,不但理直气壮,还一脸无邪,就在于创作的出发点不是「为了解放而解放」(比方说《格雷的五十道阴影》),而是将原本就现实存在,以往却被藏着掖着的「人心人性」掀去了犬儒迂腐的面纱,以坦荡无伪的书写(笔触还灵动、高明)还原了一个落实于现实社会的,琳瑯生动并且言之有物的「两性攻防」,堪称偶像剧进化沿革道路上相当具有标志作用的重要杰作。

《慾望城市》风靡全球已经是21年前的事,在日本,一代玉女巨星山口百惠在19岁就拍了《人们称之为丑闻》(1978),另一位玉女上户彩2014年的连续剧《昼颜》叫好叫座(豆瓣评分8.6),连陆陆都在去年拍出了《北京女子图鉴》、《上海女子图鉴》,这些把通俗剧从安全、唯美、浪漫的保护伞跨越出去的作品,之所以值得留下印记绝对不在于情慾元素的比重,而是成功把戏剧情节「对接」到具体人生中其他更存在进一步去理解和探索的层面。《我们不能是朋友》也不乏偶像剧的惯用套路(无巧不成书,几个主轴角色兜兜转转凑到了一起),但之后在横向、深度的「展开」上却难能可贵地做到了足够直指人心甚或发人深省的刻划,举凡刘以豪追着郭雪芙问「人生哪里是能够这么按照计划的?如果妳早死了呢?」,以几乎沉痛的口吻嘶喊「妳凭什么以妳的牺牲来控制别人的未来?」都热辣地打了传统理念里有关「两性角色扮演」的理智、良善几个耳光,处理得水到渠成,陈述得掷地有声。《我们不能是朋友》戏里没有一个角色不存在明显的缺陷,而这些瑕疵,却正是让这出戏显得更具共鸣也更有温度的关键。

另外,尤其让人必须一提的是冯凯导演的「多产而质精」,几乎是重叠着出现在湾湾观众面前的有三出电视剧一部电影:除了《我们不能是朋友》,监制的《我的青春都是你》,为湾式青春电影在气息上的「原汁原味」做了最精确的把关;《天之蕉子》看似通俗、言情,却超乎预期地承载了更具「文学质感」和「人文视野」的光芒,将民国50年代湾湾一步一脚印打造出金澄澄黄灿灿「香蕉王国」的「年代纪录」讲述得深情又浩瀚;《幸福一家人》把两岸幕前幕后的戏剧优势一炉共冶,交出了一个难能可贵的对于「原生家庭」议题关照得十分全面且深邃的感人精品;四出戏的题材、戏路、氛围无一雷同,却都能在质感、情感层面高标完成,从「品牌认知」的角度来谈「冯凯」这个品牌,一时无从归类,而或者,对于任何剧型的任督二脉都能手到擒来(还都能游刃有余),其实就是他的「品牌辨认度」,以及「竞争价值」。

最后,几位主角形象或演技上的「判若两人」是另一个灿烂夺目的大看点。最吓人一跳的是袁艾菲,随时一门心思「买可乐」(make love)的「肉食女」让她演得虎虎生风活灵活现,一颦一笑举手投足「人戏结合」之传神实在让人看不出「演」的痕迹(坐在门桶上开着门聊天那镜头,简直经典了),「放得那么开」不是学问,能让这样在拿捏上容易表象化、浮夸化的角色如此立体如此有说服力,才真正是让人眼前一亮的用心。最让人感到欣慰的,莫过于郭雪芙终于摆脱了向来过于美化的形象框架,「周惟惟」的有血有肉真情实感,直逼眼前,连冲进水里去捞那一万多块的苹果都让人能感受到她「想都没想」的情绪状态,那才是人物性格特质的准确掌控,以及一个演员最细腻也最美丽的地方。

相关推荐: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