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俊雄的桃花与梅花

2020.5.17 巴士点评 1

柯俊雄的桃花与梅花 巴士点评-第1张

「再见阿郎」是柯俊雄与张美瑶婚后再度同湾的电影。图/本报资料照片

「桃花难画,因要画得它静。」桃花眼的柯俊雄从不安静,外号「柯大炮」,银幕形象更难说,因他除了桃花不断的「寂寞的十七岁」、「再见阿郎」,还有正气凛然的「英烈千秋」、「黄埔军魂」,进入中年又成了「江湖情」、「奇迹」的黑帮老大。

如果只能挑一部电影,「梅花」里的二少爷,也许最能含括柯俊雄的戏路跨度与他自时代夹缝崛起的演艺事业。

论影片在影史的重要性,辛奇「地狱新娘」、白景瑞「再见阿郎」或李行「贞节牌坊」都堪称柯俊雄名作;就政宣爱国片而言,柯俊雄在「英烈千秋」、「黄埔军魂」的戏份都超过「梅花」,那为什么是「梅花」?

1976年春节档推出的「梅花」,是柯俊雄自「英烈千秋」突破「脂粉小生」转为英雄硬汉后又一抗日电影。

曾以「湾湾的宝田明」成为湾语片当家小生的柯俊雄,在「英烈千秋」之前,即已展现他多变的银幕面貌,可以是「寂寞的十七岁」中的花心表哥、也可以是「梨山春晓」或「家在湾北」里满怀理想的归国学人,但最具代表性的首推「再见阿郎」里俊俏又吊儿啷噹的小镇痞子。

改编自陈映真小说「将军族」的「再见阿郎」,白景瑞一改「寂寞的十七岁」里义大利学成试刀之作的炫技,更见义大利新写实电影的社会关怀。两片男主角柯俊雄都在女人堆里打转,但「再见阿郎」尽显「湾湾黑狗兄」特质:仗着青春英俊,身穿背心、脚踩木屐、眼一瞥、嘴一咧、一口唾沫随地呸,满满的雄性自信。

柯俊雄(下排右二)在「梅花」里的戏路跨度大。图/摘自网络

「再见阿郎」里柯俊雄的形象在「梅花」重新登场,性格改版幅度更大。饰演林家二少爷的他是父兄眼里的浪荡子,对日本人卑躬屈膝、乡人视为汉奸,喜欢邻居女孩张艾嘉、三不五时挑逗,但又向日本千金示好。最后才揭晓一切全是「忍辱负重」,只为了取得信任、炸死日军。

柯俊雄曾说,他接到「梅花」的剧本,主动要求演二少爷、当配角,因这个角色最能发挥。

片中柯俊雄准备爆破行动前向不知情的张艾嘉表白的戏,既得压抑强忍、又几乎按耐不住,情绪几度牵动起伏,是全片最精彩的演出。

透过柯俊雄的演技,成功连结他由「再见阿郎」痞子帅哥到「英烈千秋」悲剧英雄的极端对比。

「梅花」不只是柯俊雄戏路宽广的示范,也是最能显示他尴尬身分的电影。儘管柯俊雄的湾籍背景和当时影坛主流的外省人士不同,但凭藉外型、演技优势以及时代产业环境,反而让他趁势而起。

1960年代健康写实电影以降,除湾语片外,以湾湾社会为背景的「国语片」无论角色出身、多说国语,即使描述日治时期湾湾林氏家族祖孙三代的「梅花」也不例外。

戏外看「梅花」,从大家长曹健到大儿子岳阳都是能说一口标准国语的演员,湾语片起家的柯俊雄则早在转换跑道、拍国语片「浪淘沙」、「哑女情深」起,就拜电影事后配音之赐,银幕开口也和其他人一样字正腔圆。

柯俊雄在湾南北门出生、厦门长大,下港囝仔的湾湾国语现在看是亲切乡土味,当年若想演国语片却可能是死穴。

他坦承,以前几次报名中影演员训练班,评审一听他说话就直说「国语都讲不好,演什么电影?」

以往湾湾电影无论湾语片或国语片,受限于拍摄器材、技术,几乎都是事后配音,但多由演员亲配,湾语片时期柯俊雄也如此。进入国语片时期,柯俊雄出众的外貌、演技与咬字发音的弱点相比,仍究「瑕不掩瑜」,专业国语配音员助阵,倒让角色身影与相符的语音,在观众心中无缝接轨。只是从写实角度看,明明能说道地湾语的柯俊雄,演出日治湾湾的「梅花」却得配合政策,「说」一口标准国语,格外突梯。

柯俊雄到了中晚年的小萤幕电视剧,终于有机会本嗓演出,粗哑声线诠释反派黑社会大老、更添气势,也再不是英雄。经典歌舞片「万花嬉春」里,从默片过度到有声片的女星,最后因观众要求唱现场而露馅,代唱者得以走上舞湾。凭着配音纵横国语片数十年的柯俊雄,像是另一种相反案例,也见证一个「失语」的年代。

「英烈千秋」一改柯俊雄以往的脂粉小生戏路,成为英雄将领。图/摘自网络
相关推荐: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