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泽遭父控「不孝」对簿公堂!别让「幸福」变调成遗憾

2020.5.17 巴士点评 1319

邱泽遭父控「不孝」对簿公堂!别让「幸福」变调成遗憾 巴士点评-第1张

年轻人在外拼工作,有父母在的家永远是我们最温暖的后盾,但忙着在外交际应酬,又有多久没有回头与父母好好吃一顿饭了呢?老戏骨李立群主演的「幸福一家人」中,自己生日在餐厅等待3名子女,空着肚子等到店都打烊仍等不到孩子们的片段,戏剧的酸楚效果重击观众反思「陪爸妈吃顿饭吧!」

剧中李立群饰演的这位单身老父亲,靠着经营麵摊独自把3个儿女一手拉拔长大,因为父代母职,方方面面呵护着孩子们导致宠爱变成了溺爱,从一开始沟通的减少,演变到亲子关系日渐疏离,最后不但自己的60大寿儿女们都因为「反正其他兄弟姊妹会去」的心态,最终没有一人出现,甚至走到引以为傲的大儿子(邱泽饰)要入赘豪门、与家人断绝关系、儿女们想卖掉麵摊分家产的局面。

于是当老父得知自己罹患胃癌,人生时日无多,决定发起「不孝讼诉」,列出从成年之后的教养费、生活费要儿女们偿还,想抓紧时间最后一次教育3个孩子。「不孝讼诉」这个议题相当特殊,看似与子女对簿公堂,但李立群的角色其实用心良苦,看来奇葩的和解条件其实才是最终目的。

剧中老父亲把这些心愿清单写在麵摊的价格白板上,包括全家每日共进早餐、每日给爸爸来电、担心女儿(董洁饰)无人相伴所以要求相亲10次、已婚且住在媳妇家的大儿子回家住3个月、一直未能找到稳定工作的小儿子必须每个月给爸爸3000块等,至于最后一个跨年狂欢愿望,其实是老父亲希望在记忆中存留一家人团聚欢庆的画面。

剧中这些琐碎的要求,在许多人眼里或许很无聊、无厘头,但其实都是要做为子女的观众反思自己未尽的家庭义务。而这个义务表面上的「孝顺」或「孝道」,虽看似传统,但也勾勒出社会变迁中的老人在心理上是有所需要以及照顾问题和下一辈的观念差异。

剧中老父角色的年龄与生活景况,都与我们实际现实生活中身边年近古稀的老人家相似,为子女辛苦了一辈子,晚年却落得自己照料自己、一个人到医院看病甚至住院。剧中3个儿女都还跟老父同住,但总以工作为由总是最后才考虑到父母,这样的情况下老父所面临的种种都已令观众鼻酸,更别说社会上那些无依无助的孤单老人们。

过去华人传统父母讲的都是「养儿防老」,年轻时付出养儿某种程度上期待老来受子女奉养、照顾,也所以华人社会中对于送父母到养护机构是非常负面的想法,觉得那就是「不孝」,代表子女不愿意奉养照顾父母。

当然年轻人也有自己的生活压力,在这样的观念差异下,如何「老有所养」就成为一个社会的缺口,旧的方式不可行了,又还没有新的方法建立起来,导致许多老年人健康出问题没有亲人照顾,平常也少有社交生活和娱乐,要找子女说说话都还要苦等儿女「有空」的时候。

刘德华与叶德娴主演的电影「桃姐」在金马奖上大放异彩,也让大众注意到人口老化的问题,即使长辈住在养护机构,陪伴与关心才是更重要的。

剧中李立群选择了不孝诉讼这个看似激烈的方法,其实正是刺激了子女去思考自己如何为家庭付出,如何真正关心自己觉得重要的家人,而不只是在现代社会中因为工作和功利而迷失自己。而如果学不会这点,即使工作成就再出色,也是得不到幸福的,终究老父亲心里还是想教会子女最重要的这一课,而这何尝不是这个世代观众都需要深思的一课呢?

剧中子女们的幡然醒悟,除了十分后悔与愧疚,最终也才明白爸爸对自己最深的爱。剧外的我们也许享受着父母每天为我们做饭、工作,还得担心回来晚了是否不安全这些最日常一般的照料,但也从未想过,长辈能给予我们的温暖,自己能回馈的又有什么?

在现代社会快速的步调和愈来愈长、愈来愈变形的工时状况下,如何兼顾家庭?如何适时停下脚步为身边最亲近的家人与长辈考量?如何在压力山大的状况下还是不要忘记对身边的人的温柔理解与对待?也许大家都知道「陪伴」是对家人最好的礼物,但嘴上说的「陪伴」,终有一天可能变成树欲静而风不止的遗憾。爱要及时,趁着父亲节将至,陪爸妈吃顿饭吧。

相关推荐: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