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是朋友」劈腿行不行?刘以豪、郭雪芙的成人式考验

2020.5.17 巴士点评 1167

「不能是朋友」劈腿行不行?刘以豪、郭雪芙的成人式考验 巴士点评-第1张

在访问拍摄结束后,刘以豪等待郭雪芙独照的空档,站在电视湾落地窗前、闭上眼睛,刚好夕阳洒落,他笑说自己在行「光合作用」,这种无厘头行径就是「刘以豪」会做的事,实在难以想像他到底怎么演的「褚克桓」,那个「我们不能是朋友」中惹少女心尖叫的霸道CEO。

虽然现在少了招牌「花椰菜头」,但一如刚出道时的「暖男」形象,刘以豪如今更多的是面对媒体的从容、面对作品的成熟。从广告作品崭露头角,出道没几年就挑梁演电视剧,和很多知名、有实力的前辈合作,刘以豪在演艺道路上算是幸运的。但他也多次提到,其实自己私下个性并不如演艺圈环境那般五光十色、多采多姿,比较喜欢恬淡、悠哉的生活,所以刚开始受访还会结巴,吐不出几个字,却更加深腼腆的暖形象。

而「褚克桓」这个角色「坏坏惹人爱」相当有魅力,就是总裁小说系列中那种典型霸道坏男人,虽然劈腿、抢别人女友,甚至频频被骂「变态」,却不让观众讨厌,因为他的爱与不爱都有原因,外表看似冷酷、冷血,对于不爱的现任女友仍有照顾的温情,对现正心仪的女子则更是关爱爆棚,让女性观众少女心爆棚、男性观众甚至能用理解的眼光看待他的艰难处境。

「褚克桓」刘以豪根本是不同人,但在看戏时,刘以豪的诠释却毫无出戏感。有时候本人和角色个性截然不同,可能反而是好事,「褚克桓」除了长相,几乎没有一丝刘以豪的影子;终于摆脱「暖男」角色,也让人看到了刘以豪这几年在戏剧作品中累积的经验。

或许是和曾经合作过的郭雪芙再次合作,让刘以豪能放心且大胆的「转变」。有些粉丝可能一开始是抱着两人再续前缘的期待来看「我们不能是朋友」,但「我」剧和两人之前合作的「喜欢·一个人」是截然不同的戏路,有如从青涩恋爱谈到成人爱情的成长,无论是故事内容或是拍摄呈现上,「我」剧都是相当「成熟」的一部作品。

脱离偶像女团的郭雪芙,一直以来不知道是得罪到什么人,老是负面新闻缠身,「假面甜心」的封号、与团员间不合、拍戏耍大牌,就连要上新戏,也「正巧」来了一个与同剧孙其君的绯闻,如果是正常恋爱就罢了,却还被爆成衰当「小三」,引来粉丝正反面两派的评价与讨论。

从第一部作品「真爱找麻烦」展露头角,到「我」剧中的「周惟惟」,郭雪芙无论是戏里戏外、工作、感情都有很大的转变。过去很少看到郭雪芙和圈内人成为好友,她和团员传不合,她称「喜欢一个人」宅在家;但这次演出「我」剧,和袁艾菲戏里戏外都成闺密,一方面或许是因为性格相投,一方面也似乎可以视为郭雪芙渐渐对这个圈子打开心防。

不像是「褚克桓」没有刘以豪的影子,坦白说,一开始看「周惟惟」,会觉得「就是郭雪芙在演戏」,但随着剧情愈来愈有张力,也可见「周惟惟」与郭雪芙愈来愈是一体,在道德观念上的纠结,激发出郭雪芙的演技。

如果说「褚克桓」是可遇不可求的梦幻男主角,「周惟惟」却是许多现代女性的缩影,每个女生或多或少都能在她身上找到自己的影子,有自己的工作,和男友约会也能「AA制」,为了爱情乖乖听从男友或老公规划人生,却在不知不觉间忘了自己想要怎样的人生。

很喜欢剧中有一幕,是「周惟惟」与好友们吃饭,女孩们聊着自己的生活,其实明里暗里的是在比较谁过得好,但就像社群网站上的PO文一样,有些「好」都是表面的,每个人在真实人生中都有各自的难处。就在这一场戏,看到郭雪芙演出那种想讲点什么自己的事却又讲不出来什么好、有点羡慕朋友的神情,那是「周惟惟」,不太像偶像女神郭雪芙。

「我们不能是朋友」将配角也刻划的非常好,尤其是袁艾菲饰演的「韩可菲」,一个只要肉体、不要心灵交流的肉食女,形象相当鲜明、特别,未来戏中感情路会如何变化,也让人期待;雷瑟琳改名夏若妍后重新在湾剧登场,就演一个歇斯底里的控制狂女友「高子媛」,未来如何对「褚克桓」收手也是看点;孙其君饰演的「黎皓一」剧中那种好像对、又好像不太对的处事态度,剧中是否真会被郭雪芙「戴绿帽」,也吊足观众胃口。

「我们不能是朋友」导演冯凯雕琢出不一样的刘以豪、郭雪芙及其他剧中每个演员,更突破道德尺度,男女主角双双走在劈腿边缘,但细腻拍出挣扎、犹疑等情节,而不光是只有激情,让故事性取代观众可能会有的反感、排斥,成为近期可媲美日、韩剧的湾剧之一,相信也将是演员们在演艺路上重要的「成人式」里程碑。

(★「宅男巴士星级评论」专栏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