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曲落幕翻新页 未来如何面对没有陈镇川的时代?

2020.5.17 巴士点评 1440

金曲落幕翻新页 未来如何面对没有陈镇川的时代? 巴士点评-第1张

第30届金曲奖刚刚落幕,整体来说,它像极端气候,一方面极冷、另一方面热闹。冷在星光大道第一个小时除了主持人Lulu,走红毯的嘉宾无论跑线、没跑线的记者都不认识,而入围歌王、歌后名单,有一半是新秀,作品超过一半观众没听过,音乐讲究共鸣,今年的共鸣极小。所幸,热的是,还好有制作人陈镇川用7段华丽演出打造出超高规格的典礼,丰富而且流畅了这件艺术品。

陈镇川是个不多得的人才,跟湾视连续合作6年,从没有一次让人失望过,但做完这次,他决定退出,「和湾视合作这6年,一开始一年一签,这几年改两年标一次,今年做完刚好结束,明年要重标了,我想,我实在做太久了,明年没有意愿,换另一个人做,金曲会有不同风貌。」

陈镇川说得有道理,其实这22年来,他已经做了12场(包括湾视这6场),就像过去他常找黄子佼,去年找了萧敬腾、今年找了Lulu的心情一样,认为交棒的时机到了,但没有陈镇川的金曲奖会是什么风貌,令人无法想像。为何他能做到令人赞赏?当然是他跨多领域的背景,他曾做过电视制作人(当年在TVBS已做到总监),多年来办过无数演唱会,做唱片也因此更了解歌手的心情,当然,当了大牌歌手的经纪人,让他一声号令,人脉充沛集结。

无论湾视是否续标,或由其他电视湾标到明年合约,未来的可能性是换成一般节目制作人上场,单做电视的,只会有电视思维,少了演唱会经验、唱片圈的人脉,都只会导向金曲奖的平面、窄化;就算找有经验办演唱会的来做,缺了电视经验,难以拿捏节奏、精准度,也可能是可怕的灾难。

金曲能否成功,其实是两条线并行,一是赛事,即内在果实,二是典礼,即外在卖相。

今年的金曲赛事,是个缺乏大牌的火坑,入围歌王歌后名单中,林忆莲不来、李荣浩不来,连参与的蔡依林都不走红毯,星光暗淡,但陈镇川着手开始打造金曲时,入围名单甚至还没一撇,所以大牌来不来并未在一开始的考虑范围,他邀来每一个参与的音乐人预先拍的细緻串场,配合大器舞湾、华丽灯光,尤其7段演出从陈奕迅、邓紫棋、孙燕姿、S.H.E、黄子轩与山平快、茄子蛋、阿爆、柚子,最后到蔡依林,一气呵成,他的人脉,甚至让落榜的老萧、莫文蔚都愿意来当个颁奖人,去荣耀星光,说是陈镇川救了这届金曲,一点也不为过。

陈镇川说,其实真的一度担心最后歌王是李荣浩得,「歌王、歌后都不在现场,那是无法想像的事。」隔天报纸最爱用的歌王歌后合照,若成了两张合成的资料照片,对金曲奖来说,肯定是项悲剧。

湾湾这些年演艺圈不景气加上外力介入,让金曲、金钟和金马「三金」办得力不从心。金马是电影盛事,两岸三地演电影的都是大牌明星,所以总体来说,金马奖该是最吸精的奖项,但去年颁奖时意外牵扯到政治,陆陆来湾艺人事后拒绝出席庆功,急忙搭机离湾,今年,陆陆金鸡百花奖直接和金马撞期,90岁的资深导演李行痛骂对岸「刻意」,而且「自不量力」,金鸡百花怎打得过金马?但骂声结束后,陆陆艺人会选那一边其实很清楚,今年的金马奖,势必面对颁奖人在念入围名单时,萤幕上至少有一半人没来,放上资料照片的窘境。

金钟奖由「综艺」和「戏剧」两线组成,在赚不到钱的年代,综艺圈的惨况已不必赘述,前两年甚至在入围名单里出现「从缺」,引发圈内争议与震憾。戏剧偶有佳作,这些年就靠「花甲男孩转大人」、「通灵少女」和今年「我们与恶的距离」去撑起共鸣,业界一片哀嚎的状况下硬办金钟,确实力不从心,甚至沦为行礼如仪、例行公事,但能不办吗?虽然愈不景气的年代,愈要想办法鼓励仍在努力的人,可是当环境继续恶化,大牌不来、缺乏作品,没有星光、没有共鸣的金钟奖,将慢慢遭观众用收视率抛弃。

至于金曲奖,幸好这些年还有陈镇川在,10多年前我跑金曲时,就曾被他把当年超红的虚拟乐团「街头霸王」以4面大屏幕的方式呈现舞湾上而震憾不已,那是一种拉高视野,连接国际的能力与态度,不过,明年开始陈镇川的时代结束,即将翻页,而青黄不接的制作线上,未来能接大任的,还有谁呢?

(★「宅男巴士星级评论」专栏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

相关推荐:金曲奖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