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翔文/「寄生上流」艺术与商业的平衡

2020.5.17 巴士点评 3

涂翔文/「寄生上流」艺术与商业的平衡 巴士点评-第1张

韩国电影从九○年代中开始展开一波强大的新浪潮,除了类型片的日渐成熟,充满个人风格的作者,也一个个接续惊艳全球,坎城影展近十年来几乎年年有韩片入围,今年终于攻顶。奉俊昊的电影一向能巧妙融合商业性与社会议题,尤其是对阶级差异的关注,从「骇人怪物」一路到「玉子」都看得出相似脉络。「寄上上流」更是他又上层楼的代表作,全片幽默、讽刺、残酷又离奇,峰回路转,在毫无冷场的节奏之下,尽显对当代社会的细腻观察与针砭反刍。

故事从住在狭小地下室的一家四口说起,父母兄妹全没有正经工作,过着有一餐没一顿的日子。直到某天儿子用假的在学证明,顺利应徵家教进驻上流人家,他发现商机所在,于是依序安排全家人都依附在这豪宅里工作,进而引发一连串意想不到的骨牌效应。

前半部电影充满喜感,一家子宛如诈骗集团般的伎俩,让人啧啧称奇又笑料不断,反映出对贫富差距的嘲弄,也频频强调那股隐隐作痛的相对剥夺感。俗语所谓「人往高处爬,水往低处流」,一场暴雨来袭,既呼应了这句老话的阶级道理,在意象上不言而喻;亦成了叙事上的分水岭,甚至也把电影由喜剧基调,瞬间转为令人不寒而慄的心理惊悚片。

电影从头到尾都刻意将「上」、「下」的位置做各种明显的对比象徵,一边只能从小小窗户仰人鼻息,所见尽是醉汉小解的不堪光景;一边则是明亮广阔的落地窗,映照出精工设计过的室内庭园。看与被看之间,突显两家落差。在一家人努力向「上」爬,以为找到希望之际,却又不得不再向「下」探,回到原属于自己的地下意象。阶级身分可以靠外在与演技假扮,气息与味道却像是紧紧贴注在身上的标籤,永远挥之不去。除了情节本身,电影语言的运用亦是精准高明。

从忍不住引人发噱的开始,到突然变奏的意外,再至最终的疯狂与残忍,尤其一场雨中奔逃,从上流豪宅赤脚走回残破地下室的无言之路,几乎令人心碎,也成功带出最终主角人物的心理转折。奉俊昊厉害地操纵着观众的情绪,喜怒哀乐,全都随着情节起伏跌宕、感同身受。寄生上流」再度证明奉俊昊是个能在商业与艺术上达成美丽平衡的出色导演,这也是韩国电影始终值得学习的强大能量,谁说所谓的商业类型片就不能言之有物、掷地有声呢?

相关推荐:寄生上流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