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与火」落幕!黑化、弱化和蠢化 其实都只是命运的游戏

2020.5.17 巴士点评 904

「冰与火」落幕!黑化、弱化和蠢化 其实都只是命运的游戏 巴士点评-第1张

文/普罗米修士 编辑/A. C.

好不容易盼到了「权力的游戏」最终季,全球影迷无不翘首盼望,期望编导与演员们给予他们一个「完美的结局」。

符合普罗大众期望的完美结局,大抵就是「坏人领便当,好人得到权力地位与爱情」的逻辑。再者,符合好人坏人应有的结果(下场)只是低标;过程要剧力万钧、感人肺腑算是均标。机关算尽,透过巧妙的安排而达到「情理之中、意料之外」才是顶标。

但是,编导们的思考逻辑可不是这么单纯。其实他们更像威权时代的政治强人所展现的「天威难测」,脑中苦思的结局怎么能被这些虾咖影迷随随便便就猜中? 于是,编导剧组与影迷之间「脑力、智力与想像力」的较劲就此展开。

所有的创作者,都有着一个追求「爽」的企图: 追求自己爽,叫做艺术取向(因为受众不爽,所以捞不到他们荷包里的钱)。想尽办法让受众爽,叫做商业取向(又叫向钱看齐;但创作者有可能被批评为没有灵魂)。

作为史上最受瞩目(可能也是赚最多)的影集,编导们自然不会放过这个追求自己爽的机会。毕竟,对剧集而言,编导就是上帝。角色的生与死、好与恶,只有他们说了算!

没有看到你想要的结果(剧情、铺陈、人物设定),你当然会不爽。但是回头想想: 命运之神的决定,哪一次符合了你的心意与期望? (否则你就不会一天到晚怨天尤人了!不是吗?)

人生中的巨变(分离、分手、变心、反目成仇、背叛),哪一个是等你做好心理准备才发生的?(如果你真的有心理准备,那就不叫巨变了!)

就像这一系列文章先前的标题-「是命运,也是权力的游戏」: 你透过戏剧的铺陈,看到了各个角色的「命」,也就是个性与人格特质。同时你也看到了在「权力」(铁王座)争夺的游戏中,各个角色的心态与战略位置。

但是「运」(十年大限)才是左右各个角色当下的行为与决定的主要因素。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凡所有化,皆是变化

「命」与「运」之间又有着错综複杂而又相互影响的关系。固然在不同的个性(命)之下,会产生不同机会与运势(如有些人为人和善,贵人运较佳);但是相同的情境下,不同的个性也会有不同的选择(如有人选择以牙还牙,有人则是以德报怨)。

「运」对于整个生命过程中最大的意义就是「变化」,人在不同的行运过程中都会有一些变化。有些变化会让人出乎意料之外,但大抵上还是有一定的脉络可循。

严格说来,主导最终结局的是三个角色之间的互动: 丹妮莉丝、小恶魔、琼恩。引起观众诸多不满的源头,也和这三位主角人格特质的「弱化」有关。 但是由「行运」的角度来看待这些变化(弱化),这些「情理之外」的剧情或许就不会那么地「意料之外」了!

黑化代表-丹妮莉丝·坦格利安

走过了相夫育子(虽然没有成功生下孩子,但是三只龙也算是她的孩子)、忍辱负重又倍极艰辛的太阴大限,丹妮莉丝逐渐累积了自信与实力。

进入贪狼大限,也就是俗称的杀破狼大限,三方的主星分别是七杀、破军、贪狼。通常走进这样的大限,除了运势起伏剧烈之外,意志力与慾望亦是异常强烈。

古来皆称杀破狼就是贪、嗔、痴的代表,是残害身心的三毒。贪就是慾望,非得到不可,如果得不到就不甘心、不甘愿。嗔就是嗔恨,如果不顺其心意就发脾气、不理智、意气用事。痴就是不明白事理、是非不明、善恶不分。

虽说成为昏君或是暴君,还需要有其他煞星或凶星加以催化。但是单以这样的主星组合,就已经构成黑化的基本条件,也就是让自己的慾望与情绪主导着行为。

拥有陆(无垢者、次子团、多斯拉克骑兵)海(铁种舰队)空(卓耿、雷哥、伟赛利昂三只巨龙)三军,再加上与多恩及高庭的结盟,丹妮莉丝信心满满,对于铁王座的争夺势在必得。

但是随着铁种舰队的失利,多恩与高庭被瑟曦各个击破,原本的武力优势瞬间失色不少。再者,优先协助琼恩抵御夜王所率领的异鬼大军入侵,又折损了一只龙、无垢者与多斯拉克骑兵的兵力,还有誓死效忠的乔拉·莫尔蒙。

虽说有战争必有折损,这是早已有的心理准备。但是重大牺牲之后,丹妮莉丝并未换得北境军民的信任与效忠(琼恩除外),更是令她心灰意冷。

进军君临城之际,遭受到瑟曦新宠悠伦·葛雷乔伊的袭击,又折损了一只龙。在与瑟曦的谈判中,长期倚重的助手弥桑黛也牺牲了;长期信任的顾问瓦里斯也有了叛变的意图。

紫微及天府的领导力,首重资源的运用及团队的忠诚。在两者皆迅速耗损的情形下,丹妮莉丝内心的不安与焦躁,自然造成极大的内在压力。

而琼恩真实身分的曝光,更是对丹妮莉丝产生极大的威胁与打击。自己原本是众人眼中铁王座的当然继承人,但是随着另一位拥有更高继承顺位者的出现,注重权力与地位的紫微天府,更要为捍卫自己的王座而拼命,否则这一路走来的忍辱与委屈如何能够吞得下?

丹妮莉丝心中更大的恐惧是: 心爱的琼恩会和我争夺王位吗?虽然琼恩一直声称自己是他的女王,但是其他人可不这么想,说不定还会帮助琼恩与我竞争?

因此,在攻破君临城而敌人投降的钟声响起时,骑在龙背上的丹妮莉丝心中複杂的情绪可想而知:

我所信任的人可能不再忠诚了,我只能相信自己!

我真正所拥有的资源是我的龙!

我要向所有人证明:君临城是我攻下来的!

我要向所有人展示:反对我的下场是什么!

这些情绪包含着不安与恐惧,还有对于所有人的不满,以及这些日子以来的卑屈与悲愤。而当她所拥有的资源与力量愈大,贪嗔癡所产生的破坏力也就更为巨大。

弱化代表-琼恩·雪诺

进入天相大限,对于琼恩来说是个极为矛盾的考验。

天相的热心助人,让琼恩一直都在「考量别人的利益」这件事纠结以及承受痛苦。为了守夜人而战,所以痛失初恋耶哥蕊特。为了让野人能够躲避异鬼大军,开放绝境长城接纳野人,却遭同侪的杀害而牺牲。为了保护北境,分别向丹妮莉丝与瑟曦求援,却也被动地捲入了铁王座之争。

与三方四正的主星相比,天相是颗相对柔弱的主星;也代表着内在柔弱,但是于外又不得不以强势的方式面对与处理。其实只想当个守夜人骑兵,却莫名其妙当上了守夜人总司令。其实只想收复自己的家乡临冬城,让家人有个安栖之地,结果却当上了北境之王。明明只想驱除异鬼大军,让大家能安居立业,却被迫捲入铁王座之争,到头来还成了铁王座顺位最高的继承者。

天相的粉饰太平,常常挖东墙补西墙,其实源自于琼恩个性单纯,缺乏对于人性複杂面的理解。坚信只要做对的事,别人自然可以理解而接受结果。(简单地说,就是耶哥蕊特所说的「You Know Nothing!」)

因此,琼恩轻忽了千百年来野人与守夜人兄弟之间的恩怨与矛盾,也轻忽了家人与爱人之间相处或立场的矛盾。也因为自己心胸坦荡、说到做到,自然也就会相信「既然发誓就一定会做到」的这种口头保证。

我们欣赏琼恩这种「好人」的特质,正直无私的价值观。但是琼恩并不具备事前洞察与解决种种矛盾的能力,只能靠不断地事后补救来解决问题。

天相对宫的廉贞破军,常让琼恩做出一些莫名其妙的行为,或是「我明明不想,但是又不得不做」的行为。

「庶子之战」中,妹妹珊莎不断地提醒他:不要中了拉姆西·波顿的激将法,备足了兵力再攻城,但琼恩仍是执意立刻攻城。两军对峙时,又因拉姆西在他的面前射杀弟弟瑞肯,满怀怒气的琼恩单枪匹马恣意向前冲,罔顾先按兵不动的战术需求。

丹妮莉丝数次要琼恩答应效忠,他始终未答应。但却在瑟曦也做出相同要求时,脱口而出他已决定效忠丹妮莉丝,让在场所有的人莫名所以。两个女王各自较劲、相互角力,选择在这个时候输诚(或是表达爱意),实在很难不让人怀疑他的政治智商。

为了能深入野人大本营查探军情,琼恩不得不杀掉断掌科林以示忠诚。为了树立守夜人的纪律与威信,他不得不处决背叛及杀害他的同僚。最后,为了不让更多的平民百姓受苦,也不得不狠下心肠亲手终结丹妮莉丝的生命。

而夫妻宫的天相与官禄宫廉贞破军,内柔外强的组合也意味着琼恩的感情始终饱受「外来因素」(事业)的威胁与冲突。与耶哥蕊特分处北境与野人不同的敌对阵营,与丹妮莉丝既是爱人又是君臣的关系,皆受制于事业上的选择而始终无法修成正果。

这种感情与事业的冲突,也让琼恩的行为与决定常有「该硬不硬,该软不软」矛盾;不仅自己身陷矛盾与痛苦,也间接地造成许多的麻烦与事端。

在琼恩的身上,我们有着「好人没有好报」的失落感。但是就像伊蒙学士所教导他的责任与选择:「You must make that choice yourself and live with it for the rest of your days.」(你必须自己作出决定,然后用余生与这个决定共存),「只有该不该,没有好不好」才是琼恩自始至终不变的处事原则。

蠢化代表-提利昂·兰尼斯特

另一个让人摇头叹息的是小恶魔提利昂,或者正确的说法是小恶魔的智商。尤其是多次主动向丹妮莉丝献策,与瑟曦谈判。

瑟曦与提利昂向来不合,尤其是在他一箭射杀了自己的父亲之后,瑟曦对提利昂更是欲除之而后快。而后提利昂又帮着想要与她争夺铁王座的丹妮莉丝,成为龙母的国王之手。在新仇旧恨的纠结下,提利昂与瑟曦谈判不啻与虎谋皮、请鬼拿药单。

这种众人皆知的浅显道理,难道提利昂自己都看不清楚吗?

原本我们所认识的提利昂,是个狡诘、言词锋利、冲动率性的小恶魔,凭藉着直觉行事,却也关关难过关关过。瓦里斯在提利昂弒父而逃离君临城后,劝服他一起前往奴隶湾辅佐丹妮莉丝时说道:「你有你父亲的政治直觉,你还有怜悯之心…。」

走在天机太阴大限,这个「怜悯之心」一直主导着提利昂的思考逻辑。或许在冲动弒父之后,提利昂对于家人始终怀着一份愧疚(太阴星主顾家)。虽然明知两个女王正面对决势所难免,但仍是想尽办法能够兵不血刃。对哥哥詹姆也是尽力维护,冒着背负「叛国」罪名的风险,放走了詹姆,让他能说服瑟曦并带着她逃离君临城。

但是就像瓦里斯所说的,提利昂所拥有的强项是「直觉」,而不是天机的「思考」。在关心则乱又多虑的情况下,提利昂所提的各个计策大多失灵或失算,也渐渐磨耗了丹妮莉丝对她的倚赖与信任,间接地造成了龙母最后的独断独行。

正当大多数的人以自身的利益或是立场,作为行事与决策的考量时(瑟曦、丹妮莉丝、布兰·史塔克为了铁王座,詹姆为了亲情与爱情,珊莎为了北境与史塔克家族,艾莉亚为了报仇),提利昂以苍生为念的「怜悯之心」看来是一个对自己一点都没有好处的坚持。

然而,拥有这种「坚持」的人,似乎也都没有好下场。「红袍女巫」梅丽珊卓忍受着各种骂名与威胁,只为找到拉赫洛预言中的亚梭尔·亚亥,抵御异鬼大军的入侵;在任务完成后也力竭而亡。瓦里斯不断地在各个领导者中寻觅,希望找到及辅佐一位明君,带来和平与繁荣,给人民一片强者不欺压弱者的土地;但最后被丹妮莉丝冠上叛国的罪名以龙焰处决。更不用提琼恩,明明拥有最高的继承顺位可以顺理成章地登上铁王座,最后却失去所爱,流放绝境长城。

因此,蠢化的不只是提利昂·兰尼斯特?

好命与格局-生命中的两难

在命理分析的讨论中,「好命」与「格局高」是两个常被混淆却又完全不同的观念。

「好命」通常是指坐命者祖先留下丰足的财产、自己的财运、事业运势极佳,或是有贵人适时出现来助己一臂之力,一生衣食无忧并能够享受这些富足。

「格局高」则是所从事的工作、任务或使命,影响的层面广、规模大、程度深;当然也常伴随着责任重与压力大。

作为一个政府的高阶官员,所做的决定可能影响着数百万人的生活与权益;做为大企业的经营者,所做的决定可能影响数万个家庭的生计。高官与巨贾所代表的就不仅仅是表面上的权势与财富,而是其背后巨大的影响力。

「好命」的讨论范围通常侷限于个人,因此「好命」之人格局未必高,因为所有世俗眼中的好运势都只对他个人有好处。

而「格局高」的人,通常也并不符合好命的要件。光是责任重与压力大,就常会让坐命者「忧国忧民」、「先天下之忧而忧」,更遑论个人享受了!

虽然剧中的人物大多经过战争的洗礼,过着颠沛流离的日子,谈不上绝对的「好命」;但是透过相对的比较,仍可分辨出「好命之人」与「格局高之人」。

「好命之人」以布兰·史塔克为代表。虽然年幼遭逢意外而终身残疾,但是一路有人无来由地为他牺牲与提供保护,最后终于登上大位。珊莎·史塔克则是另一种典型,靠着史塔克的名号,一路有人相助,最后登上北境之王的宝座。手无缚鸡之力的山姆威尔·塔利则是一路福星高照,终于成为国王御前大学士。

那么,那些人是「格局高之人」呢?

就是那些死也不肯放下「坚持」的人-琼恩、瓦里斯与梅丽珊卓!

数个月之前,一位在众人眼中功成名就的前同事在叙旧闲聊中,仍是抱怨对现职的不满。

我不解地问道:「你不已经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公司头号人物,薪资与职位都已达到业界的高标,还有什么不满吗?」

只见前同事一脸鄙夷不屑地说道: 「人都走光了!他们找不到人,才把我升上去的!」

看到剧中布兰登基后,提利昂所主持的御前会议时,前同事的这句「人都走光了!他们找不到人,才把我升上去的!」突然地出现在我的脑海中。

或许这才是「好命之人」与「格局高之人」必须共同面对的情境吧!

价值的选择,早已决定了去与留。

※本文经作者普罗米修士授权使用

相关推荐: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