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岁乔乔消失的「保护层」 到底是谁「与恶的距离」最近?

2020.5.17 巴士点评 597

12岁乔乔消失的「保护层」 到底是谁「与恶的距离」最近? 巴士点评-第1张

「我们与恶的距离」中,一幕媒体守在新闻事件死者告别式外的场景,也许观众看起来很荒谬,觉得为何非要报导这样的事件、跟这样的新闻,但对记者来说是很熟悉的工作模式,阅听大众看不到的是,记者也有针对报导的为难之处,必须要给出内容,却又不想打扰家属处理沉重的情绪,前几天再度在乔妈的告别式上演。

年仅12岁(未满)的童星于卉乔(乔乔)戏如人生惹人心疼,在「我」剧中与饰演妈妈的贾静雯经常大眼瞪小眼吵架,甚至呛出:「妳怎么不一起死掉?」这样的湾词;戏外竟也要面对爸妈离婚、母亲离世的局面。对于未成年的孩子,若遇到像乔乔这样的事情,新闻报导上的处理大多都要为孩子打上马赛克,但尴尬的是,乔乔本身就是公众人物,于是少了这层保护,这又到底是谁的责任呢?

乔妈(刘芃昀)爆出母亲节前夕过世的消息后,乔爸(于志平)在微博上发表的声明中也提到「我」剧,认为周刊将夫妻俩的离婚协议「断章取义、以偏概全」报导,「于是我想起了『我们与恶的距离』。」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这也确实是人家的家务事,但若不是乔乔出道成为童星,整件事只是一般的夫妻离婚的话,又怎会有媒体有兴趣扩大报导?到底是谁「与恶的距离」最接近呢?

隔没几天,乔乔按照原定计画出席记者会,乔爸并未现身,不知是真的没到场,或是躲在后湾不愿曝光多谈,总之外界看到的是乔乔独自面对大批关注的媒体。有网友直喊不应报导,但那是一场公开的记者会,记者采访记者会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主办单位取消原定的访问流程,却阻止不了媒体到场拍摄,除非取消整场记者会,或是乾脆全面封锁成为一个「不公开」的活动。

但是主办单位需要宣传,事发突然,主办单位与艺人方肯定约都签好了,于是只能变成一场记者只能看、不能访的「记者会」。当然,这在演艺圈活动中也不是没有发生过,通常艺人有争议后,又有非出席不可的记者会,就会形成这样的局面。但,不一样的是,乔乔只是个孩子,媒体也深知这一点,记者确实也都在「与恶的距离」之间拉扯,没人想伤害这样一个幼小的心灵。

在乔妈告别式上,乔乔到场时,沉重又成熟的眼神,根本不应该是一个12岁的孩子该有的神情;离场时,哭倒在爸爸肩头上,被抱着离去,也不知是难过妈妈的离去,或是被那样的场面吓到,总之让人相当心疼。

12岁,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年纪,该懂的事情都懂了,同学、朋友也是一样,难以想像乔乔除了工作上,私下在学校的生活又承受着怎样的压力。不是不能当童星,只是家长真该想想,让孩子成为童星后的利与弊,到底是孩子的成长重要、还是眼前的工作机会重要呢?

或许让乔乔出道的乔爸认为,在演艺圈发展是结合了乔乔的兴趣与才能,但是12岁的孩子有着多无限的可能,何必只局限于成为演员?12岁正是发展多重兴趣的时候,或许乔乔都还没学到会让她更有兴趣的事情。

当然,外人不便对乔乔的成长与发展多做评论与指手画脚,或许私下也有更多不为人知的情节及前因后果,媒体与网友都不是法官,不能判定到底谁对谁错,我们都要记得尽量拉远「与恶的距离」,即使再看不惯,也不应有人身攻击的批判。

乔乔的事件让人想起几年前的小小彬,爸爸小彬彬也是童星出身,因儿子又再次出现在萤光幕前,但家事也一并摊在阳光下,小小彬也一样历经父母离婚争议,甚至爸爸再娶、又再离婚。但不一样的是,小彬彬也曾是且又再度成为公众人物,自己的婚姻感情状况,不至于全然让孩子面对。

童星对于戏剧圈来说是不可避免的存在,也有很多爸妈乐于分享自家可爱小宝贝的萌样;但是在孩子小有名气后,如何为他们选择接下来的方向,掌握在父母手中的方向盘是相当重要的。

记得昔日童星团体「大小姐」的经纪人曾说,他会尽量避免帮上了初中之后的孩子接工作,首先是因初中生正经历「又丑又怪」的青春期,再者这是学生阶段很重要的时期,升学主义的湾湾教育环境,孩子还是应先念好书,才能更有力地掌握自己未来的人生;此外,初中生比起小学生可能会有更多的霸凌现象,孩子在演艺圈发展人见人爱,不见得在学校也会有一样的情形,只怕树大招风惹来不必要的针对。

孩子都会长大,「童星」只是一时的身分,未来真正成为「演员」,将遇到的现实将更为残酷。戏剧中之所以需要小朋友演出,正是因他们的表情、动作是最纯真且自然的,如果让複杂的现实掺和进天真的笑容之中,恐怕失去的将是比金钱、名气更为珍贵的孩子的童年。

相关推荐:乔乔/小小彬/小彬彬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