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全糖到微糖 3分甜的TWICE成年礼:《FANCY YOU》

2020.5.17 巴士点评 1334

从全糖到微糖 3分甜的TWICE成年礼:《FANCY YOU》 巴士点评-第1张

大家好,我又来分享心得文了,在听完《Fancy You》之后,忍不住又手痒写了一大堆XD

上周听到TWICE的新主打歌《Fancy》和整张专辑《Fancy You》的所有歌曲,心中立刻冒出三个想法:

●呃,好吧,这次预测曲风没中

●这次是定延跟彩瑛的主场,但为何志效比她们还气场强大、还Girl Crush?

●这是Ariana Grande式的转型(我不是指Mina的发型,虽然真的很像)

为何是Ariana Grande?之前在查她的资料时,发现百度百科是这样写的(我稍微精简):

2013年,Ariana Grande向唱片公司表达了自己对专辑制作方向定位的不满。

在几次采访中,她都提到了自己完全不喜欢首单《捧起你的心》,也表示对那种泡泡糖风格的音乐没有兴趣。虽然她在影集中中饰演的是一名小孩,但希望今后所唱歌曲的内容能更多地体现出她性格成熟的一面。

她想要制作那种陪伴她长大的音乐,也就是带有那种「90年代都市流行风」(urban pop, 90s music)的歌曲。(然后她的新专辑就以R&B跟嘻哈为基调了)

这是这次TWICE回归给人的印象。

《Fancy You》专辑有一半的歌曲是复古迪斯可(Disco)曲风、三分之二是嘻哈(Hip-Hop),都属于较强、较硬的音乐类型;从「甜美可爱」转型到带点性感的「俐落强势」,这件事发生在两位忙内彩瑛跟子瑜都从高中毕业、TWICE全员「成年」之后相当合理。

只是我没想到,连续好几张专辑都走阳光亲和、「全糖」路线的TWICE,会一下子把音乐中的糖分抽走这么多、到只剩「微糖」,令人惊艳之余,更多的是惊讶。

我们把《Fancy You》这张专辑拆开来看看,这个「三分糖」的TWICE发生什么事。

本篇我会从两个面向来讨论这张专辑的组成:

1.9位成员的声音特质(主要面向)

2.歌曲曲风及调性(次要面向,本次仅会多放一些类比的歌曲作为赏析,至于更完整的TWICE歌曲曲风流变,我会在下一篇一次分析历年专辑收录曲)

一、TWICE九位成员的声音特质

老实说,这张专辑我初听并不是很喜欢,或者应该说,很不习惯。

因为我没预期到TWICE变得这么硬派(Hardcore)。

用酒打比方的话,TWICE一直以来都是水果气泡酒,《Fancy You》却好像突然加了一口伏特加;用童话比喻,像小红帽掀开外皮,里面包着一只大野狼;用演员比喻,像陈意涵突然变成赖雅妍。

从女孩,到女人。

之前说过,TWICE自《TWICEcoaster:Lane 1》(也就是主打歌《TT》和《Knock Knock》)开始,不管是主打歌还是收录曲,几乎清一色都是阳光、温暖、开朗的大调音乐;但《Fancy You》几乎整张专辑都是偏小调歌曲,而且舍弃过去甜美舒顺的唱法,声音充满力道与激情。

但不晓得是不是顾虑风格转变太大、会让喜欢可爱的TWICE的粉丝无所适从,制作团队在原本接近「无糖」主打歌《Fancy》中,硬是加回了了一勺「糖蜜」;这是初听《Fancy》时,让我觉得最违和的地方。

▼TWICE《Fancy》

《Fancy》全曲的结构是这样:主歌神秘高冷、有点杀,副歌高亢激昂、充满激情,后段Bridging带点危险与哀伤的距离感,彼此间调性都相合。

但唯独主歌接副歌的衔接段(pre-chorus)、也就是SANA跟子瑜唱的那短短四小节,却突然出现《TT》才会有的大调、甜美可爱的旋律。(请看MV的[0:45-0:59]和[1:58-2:11]处,你如果把那段剪接到《TT》旋律中,是可以相容的)

不仅旋律甜美,连歌词都很刻意地塞进了TWICE典型的甜美象徵:「就像甜甜的巧克力冰淇淋一样,完全融化掉的我现在的心情 So lovely」,甜甜的巧克力、Lovely。

这就是我觉得最违和的地方,一度不懂为什么作曲者「黑眼必胜」要这样写。毕竟之前他们写给TWICE的作品《Like Ooh-Ahh》、《Cheer Up》、《TT》、《Likey》的旋律发展都是合理、流畅,没有像这样的「断裂感」。

(相较之下,同样是味道相似的Disco曲风,收录曲《Turn It Up》就是一首完成度更高,旋律发展更合理流畅的歌曲,我们后面会再提及)

在听完整专辑N次之后,我大概可以理解「黑眼必胜」的这勺糖不得不加的原因:

除了得顾及粉丝适应程度、平衡《Fancy》鲜明的无糖调性外,也关系到TWICE成员的声音质地,并不是每个成员的声音都适合表现「无糖」的旋律。

什么是声音质地?白话来说,就是「声音听起来给人的感觉」,如果听觉可以转换成触觉、味觉、视觉的话,这个声音会有什么「纹理」、会是什么感觉?

我简单将TWICE九位成员的声音拆成五种不同的「质地」:声音的密度、力道、温度、硬度和味道,如下表所示(当然,这是我主观的感受);这里要请大家边听TWICE唱歌,边发挥一些想像力。

虽然每次主打歌的「开头妖精」(=第一个开口唱的人)经常是由娜琏担当,来建立TWICE的印象,但从《Cheer Up》开始,Sana辨识度极高的「甜、软、暖、萌」嗓音,已成为TWICE的吸粉印象。

不管是《Cheer Up》的「shy shy shy」、《TT》的「nanananananana」、《Knock Knock》的「knock knock」、《Likey》的「likey, me likey likey likey」都是让许多人心脏被击毙的经典段落,而她大部分被分到的歌词,也都明显有着「小女孩撒娇、上扬而俏皮的尾音」。

▼TWICE《Likey》

然而从2020年开始,TWICE持续降低歌曲中软萌撒娇的元素,将原本的甜美转为阳光活力,到《Yes Or Yes》时,几乎已经没有撒娇跟甜软的元素在了。「甜美」对TWICE的成年转型来说,是必要、却也是包袱,如果完全把当时粉丝入坑的元素拿掉,会不会让粉丝觉得他们喜欢TWICE的核心消失了?

我不确定制作团队怎么看这件事,但《Fancy》中突兀的衔接段却让我觉得,这是黑眼必胜在让TWICE大幅转型为「女人」时,尝试保留些许「女孩」气质以作为补偿及平衡的设计;只是较遗憾的是,该衔接段的设计太刻意、以致于和其他段旋律的调性落差太大,让人无法获得「无缝接轨的流畅感」,就像电影中的坏蛋突然洗白一般,「有点怪怪的」。

有些听众可能会注意到,《Fancy》的分配结构(虽然据成员们说改了很多次)和《Yes Or Yes》有多处相近;像是Sana和子瑜都负责主歌转副歌的衔接段、副歌都是由娜琏唱第一段而志效接唱第二段、副歌结束前的钩子则由定延和Momo配对负责。

我认为这样的分配是有逻辑的。

《Yes Or Yes》和《Fancy》的副歌都是充满热情与力量的旋律,如果直接由软甜的Sana衔接娜琏跟志效高昂、爆发力强的声音,转折落差会太大,因此Sana后面需要由音质百搭、声音表情丰富的子瑜来承接两方。

而副歌结束之前需要将旋律「慢慢冷却」,因此由声线比较没那么暖但音质和娜琏、志效一样扎实的定延衔接,再接到声音温度跟硬度皆中等的Momo,比较方便收尾。

我把TWICE九位成员的声音质地整理如下两表:

〈表一〉TWICE成员的声音质地

〈表二〉TWICE成员的声音分组

B站上有许多「TWICE歌词分配统计」的影片,每支影片下方都会有各国粉丝留言「太好了,这次XXX得到好多歌词!XXX的时代来临!」或抗议「为什么OOO每次的歌词都分到那么少?JYP太过分了,应该给她多一点!」

但其实每个成员会被分到哪些段落跟比重,比起「谁这次是主打星或谁比较受宠」,她的声音质地适合诠释什么旋律跟内容,或许才是决定因素;以下是九位成员的声音质地分组分析。

偏暖的甜软型:Sana

就像前面说的,Sana的声音在TWICE中非常好辨识,她的声如其人,甜、暖、软、细腻,是会让人联想到春天、奶油一类东西的声音。

以声音的力度跟密度来说,Sana的声音并非扎实的类型,所以当她在唱《Like Ooh-Ahh》或《Fancy》等偏硬的歌时,就会觉得她唱得比较用力、声音也会比较刺一些。而之后在段落的安排上,制作团队就常配给她上翘的尾音来修饰此问题,并叠多层和声来增加她的声音厚度。

像《Knock Knock》、《Signal》、《Likey》、《What is Love》、《Dance the Night Away》都是Sana声音放松、不勉强时会出现的音色;某种程度,我觉得她是个无法不甜美的人,是TWICE的宝物,也可以是转型的业障(?)。

偏冷的软柔型:Mina vs 多贤

同样是声音质地柔软的类型,Mina跟多贤却没有Sana会有的「甜美」问题,因为她们两个的音色偏冷、偏凉,不仅没有Sana的甜度,而且比Sana声音多了更多空间感。

Mina的声音很特别,她是声音形状像是一根中空的管子,即使没有刻意也自带「空气半、声音半」的音效在,加上她的声音情感冷静、不像Sana这么丰沛欢快,所以像是一杯充满气泡的沁凉苏打水。

如果Sana的声音是杏黄色,Mina的声音就是湖水蓝色,非常地Chill。把Mina放在甜的歌里面会带来清爽感,放在不甜的歌里却会产生高冷神秘感;如果把Mina的声音多叠几层和声,则会有俐落的都市风味出现,让歌曲听起来有种摩登的高级感。

但Mina不能诠释带有热情跟激情的旋律,所以她很难被放在高亢的副歌桥段,因为爆发力出不来,会虚掉。像她在《Like Ooh-Ahh》也唱得很用力,那个Mina特有的空灵感就消失了。

多贤的声音相对Mina就实心一些,而且比Mina的音质柔软,好像铺了一层棉花、丝绸一样的天蓝色,或是带有空气、质地细緻的慕斯泡沫,是令人舒服放松的声音。

有趣的是,因为多贤的音色同样偏冷,所以虽然音质软细但不甜,很难拿去用来卖萌。而且,她的角色可是rapper啊!

我觉得JYPE做这个安排很有趣,因为一般rapper需要有力道的声音才会有气势,像彩瑛就相对典型;然而多贤担任rapper有其难以取代的特色,她的咬字断得很乾净,让字句像玻璃弹珠一样滚弹出来,清澈且带着童趣,这次《Fancy》就将此特色发挥得相当漂亮,比起要跩、要swag的rap,她更适合urban、chill的冷静风格。

但以唱歌来说,多贤的声音很容易被其他人吃掉,所以常常旋律走到她的部分,气场就会突然弱下来,我猜这可能是她的演唱分配不多的原因。

偏冷的多变型:Momo vs 子瑜

Momo跟子瑜的声音在TWICE成员中算是相当中性,五个项目大概都落在中间。

然而Momo的音色特别、辨识度极高,只要改变发声方式,她至少有两到三种嗓音:第一种是本嗓(像《Cheer Up》中的声音);第二种是比较压扁、沙哑、带有卡通音效感的鸭子音(像《Likey》中的声音);第三种是放软放柔放松的类娃娃音(像《What is Love》和《Dance the Night Away》中的声音)。

因为Momo独特且百变的音质,让她很容易为一首歌画龙点睛,也就是在重点区域做装饰的效果,像是洒胡椒到玉米浓汤里一样,只要一点点量就能提味,但是不能多,因为特殊的风味会太强烈,破坏掉整首歌的平衡。

像Momo在《Turtle》分配到的歌词少得可以,甚至几乎没怎么能算上歌词,但那两句「bonbon」跟「babababalababaya」,因为她的特殊音色,让整首歌令人印象深刻。

子瑜的声音则偏大众款,所以相当百搭,你把她放在主歌、副歌、衔接段都很适合。虽然有时会容易把她和彩瑛、定延、志效的声音搞混,但如果不需要放软声音、表现声音的甜味,她略带磁性的声音特色就会明显跑出来。

虽然子瑜的音色变化不大,但只听主打歌会很容易忽略子瑜的「声音表情」有多丰富。

我认为2020年是她的爆发期,《What is Love》和《Yes or Yes》两张专辑的收录歌曲,都可以听到她表情满满、戏剧化(甚至故意有点三八)的声音表情,非常精彩。

这也是我为什么极爱这两张专辑的原因之一。

像《Sweet Talker》在两分钟左右,子瑜接在多贤rap后面念的那句口白,让我第一次听就大笑出来,虽然完全听不懂歌词唱什么,但忍不住想问她「妳这口气会不会显得太失望了一点?」;而《HO!》的副歌中,子瑜也很俏皮而三八地在句尾上提了一下尾音,颇有百老汇的味道在。

在《Dejavu》和《Young & Wild》这两首需要野性的歌里,子瑜则刻意加粗的喉音的唱法,让她的声音多了一股小男孩的豪迈感,也替曲子丰富了趣味性;这次收录曲《HOT》也有类似味道。(我认真觉得这个世界第二美脸蛋底下,其实藏着小男孩很皮、很古灵精怪的灵魂,不要忘了她是双子座啊双子座⋯⋯)

只是到了《Fancy》似乎比较没有她可以发挥的桥段,让我觉得有些可惜。

偏暖的调整型:娜琏 vs 志效

两大主唱娜琏和志效之所以分到这么多时间、之所以是主唱,并不是因为她们声音比较稳而已(老实说到后期,好几次现场音准跟气最稳的都是子瑜,开麦的声音几乎跟预录声音重叠)。

除了音色有辨识度外,娜琏和志效的最大优点来自她们音域宽广、且很懂得如何调整自己的音色,这也让她们在声音质地表里面非常难排,因为这两位欧腻的声音可硬可软、可强可弱、可空可实、可甜可干(干=dry,红白酒中的不甜偏辛辣风味),完全视歌曲需求而变。

娜琏的声音比志效具备更多的女性特质,甜度高、暖度高、色彩明亮、辨识度高,放软唱的时候也相当柔顺,的确很适合抓耳。

加上她的声音密度不算高,所以听起来是舒适、无压力的;只是在高音、激情饱满的旋律桥段,虽然娜琏本身爆发力够强,但真假音转换并不是太顺(音量会忽大忽小、忽虚忽实),导致声音听起来颗粒感会较明显、音质也会比较刺一些,需要靠叠合音来修正。

娜琏的声音会让人觉得可爱、有果汁感,则和她的咬字有关;她的咬字很有弹性,让她的发声圆润Q弹,带来喝珍奶般的愉悦感。即使到后期越来越需要力道的歌曲,你还是能听到娜琏充满弹性的活泼声音。

常常看到一种说法:「定延分到的part少是因为她的声音不适合唱TWICE可爱类型的歌」,我不是很同意。因为定延跟志效的声音特质非常类似,只是志效的歌唱技巧比较纯熟,懂得用胸腔发声,所以能够自如地控制她声音的软硬跟密度。

我非常喜欢志效共鸣腔浑厚、带有黑人灵魂味道的美式女伶(Diva)唱腔,真假音转换也很漂亮,如红酒般醇厚。虽然她在前期的歌曲中也将可爱的语气驾驭得不错,但仍会觉得她的声音被压抑住了,有些委屈。

因此TWICE翻唱《I Want You Back》时,我对志效的表现相当惊艳,觉得她的声音终于可以舒展、打开。

而这次《Fancy》的副歌也让我感受到她「姐气十足」的强大魅力,加上她的舞蹈动作做得精准到位,不管是手掌由脸往旁边甩开的角度跟力道、还是「狗腿舞」的身体弧度、顿点都很有味道,加上妩媚带有杀气、霸气的眼神,让那短短两小节完全成为她的主场,看舞湾直拍会更有感觉。

硬实型:定延 vs 彩瑛

「It’s JeongYeon and ChaeYoung’s era!!!!」

这次新曲一出,不少粉丝在影片下面留言,说定延跟彩瑛的时代终于来了,过往秒数分配不算多的她们,在《Fancy You》这张专辑中大放异彩,甚至有人统计出整张专辑的秒数分配,发现和《Page Two》专辑的歌词分配比重排序几乎一样。

定延跟彩瑛的音质都偏硬、偏扎实,因此虽然在最早期(第一二张专辑)嘻哈风当道时,担任着给予歌曲力量与霸气的角色,但从《TT》一系列的可爱歌曲之后,她们就有些被边缘化,直到去年才又慢慢加重份量。

要比喻的话,我会说定延的声音像黑咖啡,彩瑛则是可可,她们的声音不甜,但是会回甘。

定延和Sana碰到的挑战正好相反,她很难将声音放软唱歌,因为一放软声音就容易虚掉、飘移,因此前期几首歌她的声音都很强、很冲,高音的时候特别明显,大概要到《What is Love》、《Dance the Night Away》和《Yes or Yes》,她才找到将声带稍微压扁、收住力道来柔化声音的唱法。

然而这种唱法在录音室可以调整声带演绎,到现场表演却会非常辛苦。所以妳会听到定延在现场边唱边跳时,声音容易因为气要吸足而「破功」,变回她本嗓扎实跟前冲的音质。这个情况Momo也有,但因为Momo的声音没有定延那么扎实跟有力,所以她不会像定延一样唱的份量一多,就让歌曲变得太过英气逼人。

但《Fancy You》这张就是需要英气的专辑解放了定延的声音,让她可以光明正大把扎实的力道做出来,像《Girls Like Us》副歌背景那句一直重複的「Wo~Oh OhOhOh」、《Turn It Up》副歌的「Imma turn it up, yeah I’m turn it up」,她强而有力的声音都飙得很过瘾。

事实上,3 mix Line(娜琏、志效、定延)的声线都是力道十足、很能飙的类型,跟走柔和婉约路线日本Line三人组(Momo、Sana、Mina)形成强烈对比,这是TWICE听起来最有趣的地方之一,有种阴阳力量在拔河的竞合存在,在《Fancy You》这张专辑特别明显。

彩瑛的声音则是本身就存在两种冲突的元素:偏硬实有力的音质,却有着浓浓鼻音的可爱奶音,就像可可一样,有没有加牛奶跟糖喝起来差很多;或像粉丝形容的「湾上小猛兽、湾下小萌兽」。

彩瑛跟子瑜一样,都是声音表情很丰富的类型,她相当擅长用喉咙挤出生动的语气,像「Fancy, Woo」就很有味道。而她比较自我中心的个性,确实把rapper需要的玩世不恭、痞、跩跟滑头样做出来了,听她唸rap会觉得这是个很有个性、很率性的小女生,或者该说小男生?

但是TWICE大部分的歌都不适合「那么有个性」,所以彩瑛的rap就被编得「有些太乖」了,当年选秀时的霸气也出不太来;即使是《Fancy You》也还不够杀,无法让她100%表现。

另外,彩瑛在唱歌的时候,音质辨识度没有念rap来得高,如果她把鼻音去掉、放轻放软唱歌,就会比较容易跟其他成员如子瑜、志效的声音混淆。

所以,为什么会说《Turn It Up》是一首完成度比《Fancy》高的曲子?

因为它的旋律走向成熟流畅,其段落分配令人惊喜,几乎将每个人的声音特色都发挥得淋漓尽致(子瑜稍微少了一些),变化丰富、相当耐听;特别是第二段主歌[1:14-1:45],彩瑛、多贤、Mina跟Momo的Rap,编排相当出彩。

若不是《Turn It Up》曲风「实在太野、太不甜」且少了某个特定的「抓耳亮点设计」,我觉得它比《Fancy》更适合作为主打歌。

二、歌曲曲风及调性

最后,不免俗要来分析一下这张专辑的曲风调性。我认为《Fancy You》对TWICE来说,是一张「新起点就是返回原点」的专辑。

它不仅把第一、二张专辑之后就再也没有使用过的嘻哈重新翻出来玩,也把初出道时想营造的狂野跟气场找回来,试着用更纯熟的方式呈现。

我们拿它来跟《Page Two》比对一下:

我在曲风一栏虽然写的是放克(Funk),但其实《Fancy》、《Hot》、《Turn It Up》都是很典型的迪斯可(Disco,Disco是Funk的其中一支分支,舞曲化的Funk);这是之前TWICE没有尝试过的曲风,却是朴振英非常擅长也很爱用的曲风,像他自己多首主打歌都用迪斯可写。

所以即使这张专辑没有任何「JYP~」作曲的歌,仍可说它是一张「非常JYP」的作品。让我们请出也很擅长玩迪斯可跟放克的火星人布鲁诺(Bruno Mars),还有超级天王麦可杰克森(Michael Jackson)的经典作品,来作为对照。

《HOT》

▼TWICE《HOT》

首先,我们可以听到《HOT》前奏出现了我们很熟悉的重低音Acapella和弹指声,这是在《Uptown Funk》的前奏也出现过的元素:

▼Bruno Mars《Uptown Funk》

再来是到副歌时,娜琏重複连续的「Hot Hot Hot Woo Woo」,背景音出现了迪斯可常见的电子音效,这在Bruno Mars的《24K Magic》副歌也出现过,只是《Hot》的电子音效是下降音阶,《24K Magic》则是上升音阶:

▼Bruno Mars《24K Magic》(0:25秒开始处)

《Turn It Up》

▼TWICE《Turn It Up》

《Turn It Up》是比《HOT》和《Fancy》还要更复古一些的迪斯可舞曲,当中也有许多向经典前辈致敬的元素在。

像是最开头Sana「Just feel it」唸完之后紧跟着的那声「嗷!」,还有接下来背景一直有个人在乱乱叫(?)的「Get it, get it baby get it」,就是Michael Jackson的招牌曲《Billie Jean》最有名的桥段:

▼Michael Jackson《Billie Jean》(0:30开始)

而副歌不断重複唱「Imma turn it up, yeah I’m turn it up」则是1970年代迪斯可女王葛洛莉雅・盖诺(Gloria Gaynor)的名曲《I Will Survive》的副歌走势,下面我用的是Demi Lovato比较现代一些的翻唱版本:

▼Demi Lovato《I Will Survive》(0:50开始)

《Turn It Up》到最后段副歌[2:18-2:32],有一段「Hey~Ho~Hey~Ho~」的背景,则是嘻哈常会出现的装饰,像Bruno Mars跟Cardi B合作Remix的《Fitness》,前头rap就有出现这个东西:

▼Bruno Mars《Fitness》(0:23开始)

2011年陈奕迅专辑《Stranger Under My Skin》和黄韵玲合作的作品《乐园》是我目前能想到跟《Turn It Up》味道最像的中文歌,同样在最后也有一段「Hey~Ho~Hey~Ho~」:

▼陈奕迅《乐园》

《Stuck in My Head》

《Stuck in My Head》也是之前没出现过的曲风。我目前没有想到哪首歌和它类似(因为对嘻哈不熟),但倒是发现它在副歌有向比吉斯(Bee Gees)名曲《Stayin’ Alive》致敬的元素,就是那句「Stayin’ alive, stayin aive, Ah Ah Ah Ah~」:

相关推荐:TWICE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