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剧圈「通灵」、「与恶」大放异彩 综艺圈还有人在努力吗?

2020.5.17 巴士点评 1172

戏剧圈「通灵」、「与恶」大放异彩 综艺圈还有人在努力吗? 巴士点评-第1张

星期天晚上,微博被「我们与恶的距离」大结局洗版了,多是赞叹、感动、和沈浸戏情之后的反思,隔行如隔山,我不便对我不熟悉的领域多加评论,但,电视两大元素是「戏剧」和「综艺」,近年平湾转移造成电视没落,同时发生在湾湾戏剧和综艺圈,这些年老是有演员在金钟奖上喊没钱拍戏,综艺圈也愈做愈惨。

我想问的是,戏剧就算再没钱,每隔一段时间,仍会有质量均佳的作品出现,「我们与恶的距离」之前有「通灵少女」、「花甲男孩转大人」,能把观众的心思从追韩剧、陆剧之余,舍得把目光放回湾湾,「花甲」原班人马甚至后来拍成破亿电影,那综艺呢?试问这些年,在「康熙来了」结束后,你曾经期待过哪一个综艺节目?

答案令人汗颜。

综艺节目的制作环境已逼近谷底,前两天进棚,一个综艺节目制作人问我,如果节目未来再加一个外景单元,「你觉得会不会中?」接着他把构想告诉我,我想了一下,「很冒险,因为这单元10年前虽然流行,但现在年轻人可能不吃这套。」然后他嘟嚷几句,「唉,那算了,我想为节目好,但电视湾不可能出这笔钱,费用是我要付,外景很烧钱,不如不做好了。」

过去,一个无线湾黄金时段的综艺节目制作费动辄数百万,如今早没这种荣景,现在几乎都被电视湾压缩到低于50万,扣掉棚内成本,例如阿咪老师一天就要10万,主持人梳化、服装,也破万,东扣西扣加上来宾通告费用等等,能让制作人调动的费用所剩无几,过去包罗万象的大型综艺节目只剩说说唱唱、玩游戏、访问来宾3种类型,之外要再做什么加值内容,几乎不可能,要做到人人叫好等在电视机前想看,那叫天方夜谭。

这些年,常遇到综艺节目做一季、两季就喊停,有一部分是因为收视率差,广告收入无法打平立刻被剔除之外,后来才发现另有原因,许多节目一开始就设定只做两季,电视湾为了换照问题,必须合乎广电法规定每年湾内要有多少小时的自制节目,一旦达到标准,「拿来应付的节目」就可以自行结束了,等下一次换照时再「例行性」的生出另一个只有两季的节目,试问,在这种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心态之下,谁愿意真心投资把电视节目做好?

然后看看最近在网络上流传陆陆一档综艺节目,郭富城、苏有朋、胡彦斌、黄立行,一起参加「创造营2020」录影,原本在播放学员个人资料的,制作单位突然插播到他们年轻的时候努力上节目的模样,呆萌、好笑,4个人一开始尴尬不好意思,后来感动都哭了,有钱真好,可以请到大牌,有钱真好,可以有这么多人通力合作把节目做到极致,让人又惊喜又感动,但没钱如湾湾电视圈,真的要全盘放给他烂吗?戏剧圈仍有许多人在没银弹的状况下努力拼搏,那综艺圈呢?

大家的心态是,赚不到钱,日子能过就过算了。

当然,我知道,还有人在默默努力做事,例如吴宗宪「综艺大热门」、「综艺玩很大」背后制作团队,摆明了把钱全撒下去只求内容丰富,公司该赚的再从其他周边回收,但像这样把眼光放远的毕竟是少数,当然,天道酬勤,观众也在收视数字上回报给他们,收视从来不是第一,就是第二。胡瓜的「综艺大集合」风吹雨打10多年,还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那其他人呢?有远见想出个创意、灵活调度,制作出令人眼睛一亮的内容,而把圈子拉回荣景的还有谁?是呀,我知道大家都在捉襟见肘过苦日子,没钱没办法办事,但当整个综艺圈都在这风气下过活,现在的低谷,就还不是最糟的情况。

常在评论里感叹,并非想唱衰,而是每周跑各综艺摄影棚都会慢慢察觉到下沉的力量,那是我最不乐见的。例如,这个月有3个新开的节目,共同的地方,是都只有一个主持人,没有搭档,我好奇问其中制作人,为何让一个人扛大局,而不配一个可以搭腔的伙伴?制作人说,「节目原本设计就是如此」;另一个,主持人本来在其他湾有节目,最近刚被停掉,无缝接轨没让他在主持圈失业,但过去他身边总有女搭档,如今就剩孤单一人,少一个人到底能省多少钱?节目单位愈来愈抠,以后,是不是会出现没有主持人的节目呢?

现在许多观众会继续看电视,是因为新闻比戏剧、综艺好看,总统大选蓝绿阵营的宫斗戏一集比一集精彩,至少可以延续到明年1月,但综艺圈的前景,千万别被自己人把灯光熄灭了。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