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与恶的距离」有多近?贾静雯、吴慷仁纠结给答案

2020.5.17 巴士点评 1254

「我们与恶的距离」有多近?贾静雯、吴慷仁纠结给答案 巴士点评-第1张

我们与恶的距离」到底有多近、多远?剧中饰演法扶律师的吴慷仁在首映会后受访时为这个距离下注解:「不是邪恶的恶,也不是指邪恶跟善良的标准,其实,就是我们跟『自己』的距离。」饰演被害者家属的贾静雯则认为,也可以是「我们与『爱』的距离」,因为现今社会氛围批判很容易,要说爱却很困难,往往对最亲近的家人更难说出口。

「我」剧以无差别杀人事件为主轴,看似好像想探讨这样的社会议题,包括在湾湾仍颇受争议的废死议题,但细细品味之下,探讨的确实是一份「爱」、而不是「恶」,来自家庭的、社会的「爱」。主演们不避讳在戏未开播前就「暴雷」,透露故事最终结束在被害者家属及加害者家属间的「协商」,故事并没有结束,而是这些活着的家属另一段开始,而这段路的开启需要「对话」,挖掘出人性中并未泯灭的那份「爱」。

「我」剧故事很巧妙地结合了4个家庭,包括贾静雯与温昇豪被害者家庭的痛苦、法扶律师吴慷仁与周采诗夫妻间的矛盾、曾沛慈与林哲熹姊弟间的牵绊,最震撼人心的就是陈妤与父母检场、谢琼煖,他们诠释加害者家人们过着压抑的生活,是一般社会大众、戏剧脚本中很少见的题材,人们很容易会去关注、同情被害者家属,但却忽略了,加害者家属其实也是舆论中的被害者。

新闻报导中,很容易将加害者动机与「家庭成长背景」做连结,但这些家长真的做错了什么吗?检场与谢琼煖深刻诠释出「养出一个杀人犯」的痛苦,夫妻俩用不同方式承受,爸爸颓废酗酒、母亲却是坚强生活,在媒体前代替儿子下跪、在被害者灵堂外痛苦踌躇不前,两人诠释起来都相当催泪。

虽然谢琼煖谦虚表示:「我们的表演都不及真实遭遇事件的千万分之一,她们是要生活、过日子,那种痛苦、辛苦,不是我们掉几滴眼泪就能说得好的。」但要诠释的好这样的角色,没有深厚的演技基础,是不可能说服观众的;检场与谢琼煖的表演足以憾动观众,实属不易。

吴慷仁饰演的法扶律师,是很多社会大众都不解的工作,为何要帮罪该万死的杀人犯做辩护?吴慷仁自己都说,原本对类似案件就觉得加害者应该被「那个那个(接受法律制裁)」,接了这个角色之后,他坦言演出时还是很不能认同角色的想法,但他至少可以了解以及「理解」到,法扶律师是拿国家的钱,帮加害者辩护同时,也补足律法上的漏洞。

一个有理想的律师,满腔热血做着认为对法律有贡献的工作,但是另一半能否理解呢?或许打着口号说「人权」时,妻子勉强能接受丈夫的工作;又但是,如果自己的小孩也差点陷入无差别杀人案的惊恐之中呢?「我」剧在前2集就立刻切入这个矛盾点,在理想与家庭和谐之间,你会选择多长的「与恶的距离」?

贾静雯与温昇豪饰演的被害者家属,编剧很巧妙的将两人的工作安排为新闻媒体工作者,被外界视为「嗜血」的媒体,如何面对报导杀死儿子的兇手的相关报导?其实是很残忍的。更巧妙的是,陈妤饰演的加害者家属,顶头上司竟然是贾静雯饰演的被害者家属,整出剧的矛盾点瞬间纠结到不行,两人后续对戏的张力,也成为该戏一大看点。

「我」剧相当写实地拍出媒体抢新闻的一面,有时候,不是记者真的要「嗜血」,而是来自同业、长官、时间等各种压力。当网友嘲讽地说着:「小时候不读书、长大当记者。」时,是否也真的了解了背后的缘由,而下的评论呢?这样「与恶的距离」又是多少?

对很多艺人来说,「与恶的距离」可能是「与媒体的距离」吧,很多私事固然不想被报导、被大众检视,但这也是艺人在成为公众人物之前,必须做好的心理准备之一,喜事、好事、作品要透过媒体宣传,一体两面的是,不好的事情也会透过媒体放送,这其实是很公平的。

对于知名度高、人生经历也相当「精彩」的贾静雯来说,生活被大众关注是必然的,而她想必也有保护隐私、想「与恶(媒体)」保持「距离」的时候,例如私人婚礼不想被打扰、必须守护大女儿「梧桐妹」的肖像等等。

但是这次贾静雯偏偏扮演了一个拿捏报导分寸的媒体工作者,对于向来很了解媒体想知道些什么事情的她来说,似乎是更加「了解」了,首映会上还幽了自己一默,而且是提出她过去最不想聊的第一段婚姻,直言自己「夫妻失和有经验」,这一招不但给足媒体新闻点,也让她成功地大大宣传新戏。

「我」剧最常出现的标语,是一句吴慷仁的湾词:「到底什么是好人、什么是坏人?你有标准答案吗?」依着这句湾词,也表达全剧对于现下社会很重要的一个概念:「你可以和我有不同意见,但是我尊重你说话的权利。」这是很重要的一点,却是很多深陷于网络世界、缺乏人情味与难以表达爱的很多现代人,难以做到的一件事,有时候,你的一句话、掌握的键盘也可能是「凶器」、是「与恶」最短的距离。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