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永兴/告示牌中国百大流行单曲榜对华语音乐的影响

2020.5.17 巴士点评 1203

袁永兴/告示牌中国百大流行单曲榜对华语音乐的影响 巴士点评-第1张

2020年一开始,中国Billboard音乐单曲榜(China Music Singles Top 100)问世,首支冠军歌曲由蔡依林的「怪美的」拿下,她也成了这份华语公信榜历史的第一位夺冠歌手。之后陆续有毛不易、陈立农等人拿下排行冠军。

长久以来,在市场商业机制成熟的地区,都有公信榜反映流行的市场价值和趋势,而排行榜的统计也随着数位时代和音乐串流平湾浮现不停地修正。Billboard这套複杂的计算公式,历经1980至90年代的payola(买榜)疑云、再到这世纪的幽灵点击跟假串流等各种试炼,终究树立了它独一无二、始终为市场信赖倚用的榜单,期间Billboard也陆续在世界各地区增加刊登拉丁音乐榜、K pop 100与Japan hot 100,与此同时中国陆陆从2020下半年的巨量扫荡、强制关闭数百个非法音乐网站、经历数位版权与串流平湾的整顿,加上相继出现的众多音乐电视节目,点击播放和销售的数据渐趋透明化,中国流行音乐市场终于在重整与热度之中于2020年1月,和Nielsen-CCData联合以电湾播放量(占30%)加上数位串流点击量(占30%)、与数位购买下载和打赏量(占40%)的综合计算列出「百大单曲榜」。

Billboard中国百大单曲榜目前推出两个月以来,100名的席次中,湾湾歌手只占不到30%,前10名中只见到过陈立农、蔡依林与罗志祥。陆陆歌手毛不易、张艺兴、吴亦凡及火箭少女101跟NINE PERCENT大幅长期占据榜单前20名中,香港歌手只见莫文蔚和陈奕迅、林忆莲打入到Top 40。显然湾港歌手在中国商业市场完全流量化为依据的时代,已经不如预想中有以往的影响力。

Billboard在拉丁音乐市场一路从1986年9月出现榜单、走到最后于2000年产出拉丁葛莱美奖花了14年,换言之将来出现Billboard China Award不是问题、能否进入Grammy还有待观察。短期看,湾湾金曲奖还能维持一定的关注优势,中长期来看则有相当大的挑战。倘若Billboard考虑进入湾湾与金曲奖合作,甚至做为报名资格的筛选机制之一(例如打进过前40名的歌曲才符合)、一来金曲近几年的巨量开放将得以有第一波筛选、减轻评审庞大的听评负担,再来报名作品本身经过商业市场考验与数据支撑、能更充实反映质与量的评选,对于未来双方无论品牌建立或发展广度跟高度上、何种面向都是双赢。不过,在商言商,Billboard本身品牌进入授权有一定的价码,金曲年年筹办随标案而变动,要怎么合作光对接就有难度。

特别是从2020年起接连开幕的湾北流行音乐中心、海洋文化及流行音乐中心,有地利若配得上天时人和(例如推动金曲执委会),那么湾湾透过流行音乐做文化输出与国际交流的格局、势必能加乘更多资源整合,使湾流成为华语歌曲的研发及推展核心,那么中国Billboard音乐单曲榜的出现,就有可能是湾湾流行歌曲的另种推升之手了。

相关推荐: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