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电视板块位移的分水岭年

2020.5.17 巴士点评 807

2018,电视板块位移的分水岭年 巴士点评-第1张

你以为去网络做节目的,都是电视圈淘汰的小牌?我想,有些事你必须知道。

前两年,网络节目刚刚兴起,电视圈并没有太多人重视,通告艺人接工作仍是电视节目为主,网络节目为辅,没想到今年情势已大肆改变,尤其这两个月,电视圈节目倒成一片,今年至今,倒的大型节目有每集上百万的张菲「综艺菲常赞」,一堆中型节目如「食尚玩家」、「冰冰show」更如骨牌般接连失守,最后,连每集才10多万的低成本节目都做不下去了,那已成为电视衰败的一项重要指标。

如白家绮、刘轩搭档,成本超低的「男神女神在身边」才开播不到两个月就停掉了,意即,艺人对做电视节目愈来愈没安全感,而另一厢,网络节目酬劳既然超过传统电视,良禽择木而栖、牛羊逐水草而食,一个世代的分水岭已然出现。

日前,我参加一场网络平湾开播记者会,本来以为就是新兴网络找来两、三个艺人当门面招牌,然后配一堆网红造势,没想到到了现场,才发现光这个平湾竟然自制7大节目,包括综艺大哥徐乃麟、王仁甫、Kid、纳豆、阿达等人都在这里,而且惊讶的是,其中的制作人、中阶主管到高阶主管,竟然都来自中天电视湾,全场跟媒体记者嘘寒问暖,俨然是个「小中天」,这什么情形?为什么原本习惯在传统电视里运作,甚至其中资历已有20多年的老马,都在这个年纪放下一切,投入网络?

沈玉琳在电视湾连续做了几个节目陆续停光,如今手上却有3个网络节目,最近甚至谈了第4个,他道出原因,「以前网络节目酬劳比电视低,今年已经完全不一样了,我评估年初时出现了黄金交叉,你想不到网络主持酬劳每集可以拿5到8万,这数字,在电视等级里已是乃哥跟城城的价码,有些上节目当来宾,甚至一次可以拿10几万,网络已经非吴下阿蒙。」

沈玉琳当了多年制作人,敏感度比一般人还强,几年前当制作人时看衰制作圈,直接转行当通告艺人,如今当电视综艺走入低谷前,他又先往网络去闯,一路走在别人前面,嗅觉灵敏,「这么说好了,过去无线湾很强盛,有一天,有线电视突然出现,无线人看不起有线人,很多人说做有线电视用左手就够了,后来这么说的人都死光了,结果呢,有线打败了无线,取代了无线。」

「如今大环境在改变,有线电视慢慢不行了,网络节目兴起,网络节目为何比电视节目强?原因是电视只能固定时间守着看,网络可以暂停、倒带,随时随地重播,现在的年轻人都忙着工作,只能用零碎时间看节目当娱乐,网络比电视还适合现代人的生活。」他投入网络节目两年了,最近3个节目搭上选举热潮,让他走访九合一大选中的每位市长候选人,也让他接到不少选举秀,算是周边效益,他笑说:「但网络节目不是人人能做,因为电视都是安排好的,照脚本做就有人看,但网络要在短时间内吸引你的注意,艺人个性就非常重要,要自然、直率不做作的,类似像韩国瑜这样的人,才能吸睛。」

他说主持网络节目酬劳基本上跟电视节目一样,但上通告当来宾的,在电视节目每集才领几千元,最多两万已经到顶了,「但在网络节目里当来宾,常常开价10几、20万都有人会付,原因是网络节目随时随地都可以业配,帮厂商打广告费用就这么高。」

于是,在电视湾里没节目的郭子乾、邰智源、沈玉琳、大根等人都遁入网络节目,当然,能在娱乐板块位移的过程中电视、网络节目两边兼吃的,如黄子佼、徐乃麟、曾国城、郭彦均、Kid、纳豆等人当然更加吃香,纳豆坦言,「不少网络节目一直来问合作意愿,我觉得现在艺人的心态都要调整,以前觉得网络节目是非主流,但现在不一样了,而且在网络节目拿到的酬劳不比电视节目低,讨论度也不会低于电视,现在我没接那么多个,是因为我重心放在演戏,网络节目一般都要直播,时间被锁死了,我就只能看状况接。」

1962年湾视出现开始,后来陆续中视、华远、民视,无线湾旺了整整30年,粥多僧少的年代,艺人挤破头才能上得了舞湾;1993年TVBS出现,接着有线电视大鸣大放了25年,百家争鸣,也让各种特色的艺人拥有自己的一片天。如今有线电视因为网络崛起,大量瓜分电视广告业务,让电视节目日趋没落,网络节目正如变形虫般极力滋长变化,未来会带着娱乐走向哪里,没人说得准,但这块大家过去熟悉的领域,正在悄悄地、快速地,板块位移中,电视圈最近又到了另一个分水岭了。

最后用一个简单的例子,来解释为这环境科技带来的快速改变,在微博上拥有破百万粉丝的唐绮阳,有一天,她的经纪人面试一批新人,觉得这些年轻人的想法看法很有意思,面试完来跟唐绮阳讨论。唐问经纪人:「说说看,他们如何有意思。」,经纪人说,「大学刚毕业,今年22岁的女生来应徵,她说她不知道你有FB。」唐大惊:「what?…… 。」现在的年轻人,只玩IG,不玩微博,都说微博是老人家的玩意,震惊后,她大喊:「来人呀,开会,媒体策略该重拟了!!!!!!」

局势变化,不可谓不快呀。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