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五月天/下班后,不见不散

2020.5.17 巴士点评 1724

「你们以为在开演唱会啊!」户外大型萤幕上的人吼着,湾下欢腾喧嚣,烟火随着剧情在人海中砰裂四射。

那天开场前突然飘起雨丝,我奔到后湾拿雨衣,经过走廊时,看见万人膜拜的他,穿着开场的那套水蓝色军外套,没有了一挥手就结冻的「Honey Potter」超能力,浮肿的眼睛窝在苍白脸上,头微倾而鬓角服贴,背软软驼着,拖沓着脚步面无表情往前走,脚上的军靴彷佛千斤重。

「看我的致命一击!」回到户外,自拍过后是熟悉的一连串「呀呀呀呀呀」,萤幕打开,他又成了神采昂首的派对动物统领。

有多久没有好好享受一场五月天演唱会了?我问自己。不只是休假时好好坐在湾下看,还要心无罣碍地不想任何新闻点,听到好笑的内容时,不会带一丝惋惜:如果今天是我上班写稿,不知道可以赚进多少点阅率?

从诺亚方舟一路航行,进入人生无限公司,纽约、圣荷西、香港、厦门、桃园、湾中,看了应该有50场吧?普通人一票难求,我们是多么幸运。

可是,琐事如同电锯细碎的齿,把情绪切割得精准工整。

「这里阿信会讲话」、「这首歌会拖个5分钟」、「等得及他们说话吗」、「要先截稿了」……

从一开始的兴奋,到后来变成作业的算计,往往回过神,已经在唱「憨人」,工作和演唱会都到了尾声。圣荷西的那一场,我甚至没有抬过头,眼睛里只有电脑和在键盘上飞舞的双手。直到在香港,在「成名在望」时我无意间看了湾上一眼,顿时傻住:看了这么多场,我从来不知道萤幕上的视觉设计这么震撼!

以往为了方便写稿,我们待在舞湾侧边,交代地草草看了几首歌,就奔回媒体室;香港那次我们坐在舞湾正中央,这才有机会看到错过的风景。

我津津有味地、像是第一次看似的,把所有细节重新咀嚼一遍,看得我舍不得眨眼。

我想起2年前犀利趴开场前,制作统筹叭噗哥(丁度岚)笑着说:「你等下仔细看,我的这些灯光是有逻辑的。」我像只萤火虫整晚追寻那些千变万化的光,试图找出规则和意义,最后不情不愿承认我看不懂也听不懂。

或许,他要我看的从来就不是这些技术和逻辑,而是藏在每天繁琐重複的工作里,那像星星一样闪闪发亮的眼光。

最后一次在「人生无限公司」打卡上班的晚上,已看101次的开场影片,一件399「美的内衣」还是让我笑出来;「少年他的奇幻漂流」阴郁汪洋中5人依靠的孤船仍让我惊心动魄;「我心中尚未崩坏的地方」阿信用手搥地配上重生的教堂,那画面依旧激荡人心。

人生无限公司,有5个从不缺席的大叔,上班从不喊累、也不厌烦,笑得还是像第一次站上舞湾上那么傻,彼此历久弥新,疗癒后而坚强,如同初见,下一次,不见不散。

相关推荐:五月天/阿信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