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祖寿╱陈绮贞20的骚动与回暖

2020.5.18 巴士点评 1258

王祖寿╱陈绮贞20的骚动与回暖 巴士点评-第1张

20年对一个歌手来说,是有阶段性意义的,对陈绮贞来说,更是如此,主要是她的专辑一向量少质精,尤其第二阶段的后10年,来到第20年发行的是她第7张新作「沙发海」(2020),距上一张已有5年之久。

时间对陈绮贞来说,如同一个不疾不徐的沙漏,她爬梳日常轨迹,从生活启动创作生命,一如她的歌词「歌颂着每一阵风」(观察者)。在她不出专辑的日子,创作不只是写歌,还有歌手少有的文学作品散文书(2014)、曲谱书、房间创作展(2020)…,陈绮贞稳健的架构着属于她的文青品牌底蕴,不同于其他漫天飞舞的流沙。

但这一次陈绮贞不按牌理出牌,新专辑第一首「伤害」在爆裂的吉他声中摇滚着,而空灵的歌声却是贯穿忧伤,高度的反差里,「不想听见谁的成功,不想听见谁的失败,不想听见谁的失望,不想讨好谁的期待」尾声戛然而止,陈绮贞过去20年的专辑从未这样开场过。

这不像是感情上的伤害,也不像晚近10年更习于穿越文思哲理的陈绮贞,像是接近厌世代的心声吧?同样的,「活着没有目的,死了才值得可惜」(跳舞吧),「窗外阳光灿烂,感伤正脱水死去」(她说),「想要听你说,却发现你在骗我」(残缺的彩虹),都很直接面对着心里的骚动与不安。

不再绕圈子是相隔5年陈绮贞新专辑的特色。不知是洞察歌坛无可救药的陷溺,还是现况改变了文青的自我,譬如天使与魔鬼,她过去的语法是「我可以交换天使的消息,绝不出卖魔鬼的爱情」(另一种平静,2009),现在是「如果魔鬼离开了我,天使也不会再停留」(小船),直白到「等你来救我」(沙发海)了还不明白吗?

新专辑的音乐风格每首不同,依曲序流畅变换,无论摇滚系,三拍舞曲风,海岛民谣风,电子碎拍节奏,爵士钢琴伴奏,Pub Live风格,各自都有明朗线条,整张专辑回到单纯的状态,陈绮贞的声线20年维持零汙染,不安的情绪都被她包覆在天赋音色轻暖的羽翼里。

这张专辑的重头戏在都市三部曲,三首歌发生的事都在一天之中,三部曲在专辑中彼此呼应:「湾北某个地方」从清晨发展到日落;「沙发海」从深夜到清晨再到午后,从各种生活小事勾勒着现代人的孤独日常;「观察者」从一天生活到一世人生,从青春年少到悲欢离合。

尤其「观察者」,场景从困在绿灯前的冷气房车里,人们忙碌冰冷的生活,倒叙回那年穿着制服骑着摩托车,追逐热爱的青涩印记,经过沧海桑田,最后回到此刻关上灯的房间里孤独成歌。叙事与曲式结构绵密完整,犹如一部电影浓缩成一首歌,一把木吉他配着一口清泉之声,陈绮贞有如说书人,从中低音的舒缓舖陈娓娓道来,洞察抚慰苍生,如MV成品无需画面已滚动着红尘,堪称最佳单曲的范本之作。

相关推荐: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