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翔文/幸福绿皮书 举重若轻的黑白论

2020.5.19 巴士点评 1694

涂翔文/幸福绿皮书 举重若轻的黑白论 巴士点评-第1张

种族议题,始终是美国社会里不可抹灭的现实,反映在电影创作上,也从未停歇。「幸福绿皮书」透过一趟旅程,让两个在各方面都恰成对比的男人,从彼此身上找到谅解的可能,全片幽默、风趣、流畅动人,的确是好莱坞电影里举重若轻探讨严肃题旨的标准典范。

六○年代的保守背景之下,维果莫天森增肥演出一个粗鲁豪爽的义大利裔夜店保镳,在失业期间接下了个短期工作,他得开车保护一位知名黑人钢琴家唐薛利顺利在南方完成巡演。两人南辕北辙的差异,成了电影前半段最有趣的切入点:白人司机粗鄙、暴力、不修边幅、满口髒话;反而遭受歧视的黑人音乐家优雅、低调、学识渊博、充满原则,彼此间始终充满着各种错置与倒反的荒谬趣味。

在这样明显的差异下两人上路,利用窄小而亲密的车内空间,这两人势必得发生差异下的扞挌,在公路电影的结构内,他们慢慢彼此了解、体谅,遭遇各种想像得到的种族偏见与冲突。这是一段友谊建立的过程,让人很自然想到多年前由舞湾剧改编的奥斯卡最佳影片「温馨接送情」。前半部电影从白人司机的立场切入,让观众跟着他的观点,看着这位神秘高傲的钢琴家,在后半段才揭露他的内心秘密。

剧本写得精彩,两人唇枪舌剑,几个桥段像是车里吃炸鸡、餐厅如厕的困难,再到音乐一弹奏下的魔力,都让两位主角的内在交流变得既立体又具说服力。加上维果莫天森、马赫夏拉阿里两位演员的表现确实亮眼,对大部分观众来说,这都是一部言之有物又兼具高度娱乐性的喜剧佳作。

虽说是根据真实改编,但这显然是个过度浪漫化的故事,一趟旅程过完,似乎所有沉重问题都像是迎刃而解一般简单,而现实当然比电影更複杂纠结许多。故事里把唐薛利完全「白人化」且「中产阶级化」的诠释,虽有戏剧效果,但某种程度上是不是本质中就已有一种刻板印象的根深柢固在?就一部电影的娱乐与戏剧效果上来说,「幸福绿皮书」确实是雅俗共赏的上乘之作;但它离所谓「真实」的距离,就好像近日故事本尊后代所提出的质疑一样,还是颇受争议的。

※ 提醒您:抽菸,有碍健康

相关推荐: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