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炎亚纶在咖啡厅的那个晚上,谢谢你

2020.5.24 巴士点评 1469

与炎亚纶在咖啡厅的那个晚上,谢谢你 巴士点评-第1张

算一算,逐字稿有7千多字,炎亚纶真的非常会讲,还几乎没废话,每个段落都是可用的,专访前,我不担心聊不出哏,因为这个人,光在微博发个文都能掀起地震。

可是这次访问,我并不是以找新闻的角度,而是内心对他充满了疑问,身为乡民,我是真的向炎P发问求解,就算答案都是旧闻也无妨。

一开始,我真的非常怕他,和他还不算熟,从他过去微博的发言,我猜这个人是否看什么事都不顺眼?我甚至还看过他和网友你一言我一句开战,别人骂他娘炮、爱化妆,他竟也回骂。打破了我对于公众人物的框架,真正战神。

炎亚纶曾公开谈初中遭霸凌,报导里他说原因是「长得太帅遭嫉」,整篇调性轻松又搞笑。只有真正被霸凌的人才知道,那段度日如年的日子,如果真的能像这个理由一笑置之就好了。

他也曾试图保护自己,但是反抗不一定有效果,反而促使对方号召更多同伴,「因为有几个人欺负我,其他人不跟着一起就很奇怪,我会遇到比较游离的朋友,有时候对你很好,有时候对你很冷淡。」他依稀记得,国二被霸凌得最严重,「现在这个社会就是这样,迫使人家选边站,只要别人的思考跟你不一样,就是群起围攻,这是非常畸形跟荒唐的集体意识。」

聊着聊着,话题就到了忧郁症上。他先提起韩团,而眼泪是我先掉的,因为谁也没有预警,会聊到钟铉。

一直把专访当成是自我疗癒的一种方式,在五光十色的演艺圈里找寻解答,心也许会更清明。我困在钟铉的疑问里很久,找了资料、看了书,想试图多了解忧郁症,文字读完了,可是我却没有更接近的感觉。

我和他分享去年的12月18日,身为粉丝,我是怎样一边发抖着手一边写钟铉这条新闻的,边擦眼泪,一边听炎亚纶说:「他让我感受到他面对的压力有多大,你必须要承受多大的痛苦才能做这决定,我完全可以体会,常常人都是走在edge上面,我到底要放弃还是坚持要走完这一段,也许走完就海阔天空。」

曾经因为听到「地质学家」或相关新闻而笑的我,或许也是霸凌者之一。看着炎亚纶深陷当时的痛苦情绪,我惊讶又带着歉疚对他说,我没想到这件事给你这么大的伤害,他没太大反应,似乎早就习惯,「因为不是当事人,你永远没办法感受,我觉得这是大家最容易忽略的事情,你在旁边看想阿那又没什么,很快就会过了,但在还没过的那段时间,你知道那个人到底承受了什么。」

所以对忧郁症的人,「就听吧,打开你的耳朵,打开你的心,去感受他,这是最重要的。」

那个下着雨的晚上,在咖啡厅里,透过他,我好像知道了,不要逼自己一定要去了解,不要执着答案,就多一份为别人着想着心就好。

离开的时候,我们抱了抱。

「谢谢妳。」

其实是我想说,谢谢你。

相关推荐:炎亚纶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