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鬼、韩国鬼、泰国鬼…谁最可怕?

2020.5.25 巴士点评 1138

日本鬼、韩国鬼、泰国鬼…谁最可怕? 巴士点评-第1张

恐怖片向来是不少观众的最爱,虽然往往吓到惊声尖叫、有时还会噩梦连连,但透过庞大的恐惧感逼出全身压力,再藉由惊叫声全部释放,会让人意外的舒畅。在各国恐怖片中,一般认为欧美以残忍血腥见长,亚洲则是气氛营造更胜一筹,各有各的支持者。

HBO Asia即将在10月7日起每周日晚间10点首播最新自制影集「亚洲怪谈」,召集日、韩、星马、泰国等地的电影工作者各拍一部恐怖短片,观众刚好可以比较哪一国搞鬼功力最高,有趣的是在绝大多数的影片中,「母亲」都是非常重要的存在。像是韩国篇中,导演李尚宇透过蔡妍、郑允锡扮演的母子,探讨母亲的爱可以强烈到什么地步,足以令人惊骇胆寒。韩国盛传人若还未结婚就去世,会化为「童子鬼」,就算已是幽魂都还会想要找个伴侣,变成精神状况不稳定,容易对活人不利。郑允锡片中有一幕把煎鱼的眼睛挖掉、自己却突然双目鲜血直流的惊悚画面,让人头皮发麻。

亚洲各地都视孩子的教养为母亲的重任,对于孩子寄望很深、管束严厉的「虎妈」特别多,除了李尚宇从自身和母亲的相处得到韩国篇的灵感,其他几个国家的篇章也不乏母亲与孩子之间的关系的描述,母亲让男导演们又爱又怕,成为他们拍恐怖片的灵感,也是剧中恐怖的来源。泰国名导彭力云旦拿域安所执导的泰国篇,影像复古,有电影发明初期的黑白默片味道。泰国的恐怖片在亚洲各地大受欢迎,湾湾也有不少忠实粉丝,彭力云旦拿域安以为,泰式恐怖的独门秘方就在永远不忘幽默调味,常常在惊悚之余穿插搞笑段落,让观众的精神时而紧张时而松弛,比从头吓人到尾更能令观众投入,且感觉类似的可怕事件有可能发生在自己身上,才会愈想心里愈发毛。

彭力云旦拿域安自称并非恐怖片爱好者,甚至平常都不太看这类电影,少数欣赏过的几部之中,最爱的就有史上最早的吸血鬼片经典—德国名导穆瑙的默片「Nosferatu」,他拍摄泰国篇刻意用传统的技术、不采用现代先进特效,片中嗜食人类内脏的幽灵现身时的画面感觉有如 「Nosferatu」吸血鬼登场的翻版。彭力云旦拿域安不喜欢找已经成名的专业演员拍戏,宁可找素人,能够让他尽情雕琢,捏出最想要的样子。他的另类作风,使「亚洲怪谈」的泰国篇显得独树一格。

新加坡篇则由当地着名的导演邱金海掌舵,故事描述建筑工人在工地开挖时竟挖到一口棺材、里面还有女性骸骨,老板一时的错误决策,不仅让厉鬼藉机肆虐,造成更无法收拾的后果。邱金海的作品一直不乏在当地引发争议的元素,伤残、虐儿、恋尸、娼妓、乱伦慾望等内容都曾触及,让人对新加坡篇颇具期待。HBO Asia没有多过问、让他放手拍,他也在片中呈现新加坡最具特色的多元种族文化,和日、韩等地的风格迥然不同。

湾湾观众最喜爱的亚洲恐怖片,多半来自日本,日式的恐怖不见得像韩国一样爱洒血浆,或是像泰国那般诡异莫名,却让人打从脚底感受到凉意。日本恐怖片很爱强调「怨念」与「诅咒」的威力,「亚洲怪谈」中的日本篇因此亦备受期待。俊帅熟男北村一辉摆脱「夜王」中的邪魅和「猫侍」里的喜感,演出一位失聪的聋哑男子,只能靠眼神和面部表情作戏,对演技是一大挑战。他饰演的男主角在连串怪事之后,开始追溯起家人惨遭不测的案情真相,随着秘密再被挖开,自己的命运也产生巨大转变,这一集的导演是另一位日本英俊小生斋藤工。

马来西亚篇的导演何宇恆则是让昔日邵氏武后惠英红的演艺事业重振雄风贵人之一,他编导的电影「心魔」让惠英红有机会再展洗鍊演技,在金马奖、香港电影金像奖等接连胜出,何宇恆给了她极好的角色又激发她的出色表现,居功厥伟。「亚洲怪谈」的马来西亚篇以养小鬼许愿藉此达成目标为主题,这小鬼有大大的头型、血红色的眼睛和整排尖锐牙齿,许多人都想利用他实现心中的愿望,却不知道反噬的力量将有多可怕,同样是脱胎自民间传说的惊悚故事。

相关推荐:小鬼/金像奖/金马奖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