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P谷底翻身之路/公司重生 它再也不是老板的玩具

2020.5.25 巴士点评 1866

我们来看看JYP娱乐「下了哪些猛药」改革,让公司这一两年起死回生,表现突飞猛进。

2020年6月21日,第11届韩国Sparklabs新创成果发表会(Sparklabs Demo Day 11)邀请到JYP娱乐公司的代表(注1)朴振英(박진영,Park Jin Young)演讲,分享他经营的公司经验。

这场演讲受到媒体不小瞩目,因为朴振英在现场公布了「JYP 2.0」计画,宣示公司经过变革后,将进入的下个阶段。(当然媒体跟粉丝比较关心的还是接下来JYP要推出号称「Twice 2.0」的新女团啦)

由于朴振英整场演讲都用英文(太棒了,so 因特捏讯诺!),所以我将他的演讲内容全部听打下来翻成中文。为了让大家更清楚了解他的想法,这篇文章将会直接呈现他的原文,而我的补充说明、注解、意见或吐槽会在段落下方(像这样用括号表示)。

【朴振英演讲内容】

朴振英:我总是在想,我要怎么样介绍自己最好。

我是JYP娱乐(JPY Entertainment, 以下简称JYPE)的JYP(朴振英),首先,我想谢谢SparkLabs邀请我,给我这个机会参加这场盛会。

老实跟你们说,我今天之所以会来,是因为我朋友跟我说,如果我出席的话,JYPE的股价明天就会飞涨,这是我在这里的真正原因。

但令我讶异的是,你们明明跟我说股价在我参加完活动才会大涨,对吧?但在我来这里的路上,得知JYPE的股价,今天,已经创下历史新高纪录。

所以,当这场演讲结束后,我会先回去看看股市,明天再告诉你们结果。

(2020年1月19日,JYP娱乐的市值达5921亿韩元,已经超越YG娱乐成为三大娱乐公司的第二名;2020年8月19日,就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JYP的市值突破兆元,来到1.59兆韩元,挤下2007年来就长据龙头老大的SM娱乐,成为新龙头。

哎呀结果朴振英的60岁愿望就这么提早实现了!不过不晓得是不是短暂的就是了。9/11收盘的市值是1.18兆韩元,股价为33300韩元。)

首先,我开JYPE这家公司已经超过20年了。过去的JYPE其实不太像一个企业,比较像是我个人投入对音乐的热情和喜好,然后协助其他一样有理想、有才华的人们发光发亮的地方。但后来,当我投入越来越多、越深入时,JYPE开始成为一家真正的公司。

(对于自己的行事风格跟喜好影响公司方向甚多,朴振英还是有自觉的!所以意思是之前都没有把公司当公司在经营吗?股东表示⋯⋯)

现在,JYPE已经远比我大、远比我们都还还大,它影响的,是全球的青少年。我先给大家看个影片,关于JYPE一路走来的旅程。

<link href="https://宅男巴士.com/宅男巴士plus/video-container_big5.css” rel=”stylesheet” type=”text/css”>

事实上,我们两周后就要搬进新的JYPE大楼,这不是只是场域的转换而已,而是藉此机会让JYPE迈入新的一大步,今天是我首次公布JYPE未来的擘画和愿景,我们称之为「JYP 2.0计画」。

我把JYP 2.0计画拆成四个大项:

一、公司中的公司(Company in Company)

JYP 2.0的首个目标,就是重新组织整个公司。直到去年,JYPE都还是依据「功能导向」来划分组织的;营销部门、推广部门、经纪部门、A&R部门,所有部门皆根据「里面的人都在做什么」来区分的。

(A&R部门就是artist and repertoire,即「艺人与制作部门」。根据JYPE 2020年的财报,其A&R部门负责试镜、培训艺人,和制作音乐、影像、订定艺人风格等工作。见下方组织图,朴振英即JYPE的A&R部门总监)

但在2020、2020年间,我开始意识到,我的公司越长越大,而这样的编制和工作流程实在不够快,和艺人的发展、公司的扩张比起来,内容制作的速度实在是太慢了,这是我碰到的第一个问题。

所以两年前,我开始做实验。

我的第一个实验,是成立一个专案组,专门只负责一组艺人,而且就只有这一组艺人。这意味着,这组艺人将有自己专属的营销、推广、经纪人,所有的事情,都在那个专案组完成,不用和其他艺人瓜分资源。

被我实验的那组艺人,就是Twice。

这两年所有和Twice有关的事务,我全都交由这个专案组负责规划执行。这是我的第一个测试,而从结果看来,成效相当惊人,所有事情都变得相当快速有效率,艺人跟各端工作的衔接流畅度,也比过去好得多。

因此我们得到一个结论:我们要在JYPE这个大公司中,打造四个「小分公司」(4 Labels)。JYPE由这四个「分公司」组成,我们将所有艺人重新分配到这之下,工作流程会变得更有效率,产制内容的速度也会大幅增加。

事实上,这是我们公司过去一年获致成功的秘诀。去年年初,JYPE的市值只有不到16万美金(折湾币约480万元),今天,我们的市值达90万美金(约湾币2740万元),将近过去的6倍,而我们相信这个结构性调整会带我们更上层楼。

(根据朴振英的描述,我试着画了JYPE组织调整前后的工作模式示意图(如上图)。其实也不算是很新的概念,就是把专案小组常态化,把部门做了垂直整合,避开资源冲突的问题,让商品/艺人的需求透过他们专属的「整条上中下游生产链」来调整,更快、更统一地满足。

想像「一湾45人大巴士」跟「5湾9人小巴」的差别,虽然能服务的总人数一样多,但后者可以一次服务5个不同的团体,对吧!

这跟偶像团体开子团的逻辑其实也很类似,让不同子团可以同时间服务多国市场,更省时、省成本。想想,原本要训练10个人学不同的语言,子团只要有3个人学会,就可以去开拓某国外市场了)

有趣的是,Twice一出道时的风格其实承袭JYPE过去典型的女团调性,复古、野性、嘻哈、个性强烈、小性感,但从第二张迷你专辑开始,风格180度大转弯,改走青春、俏皮、甜美又有点搞怪的可爱风,从此往大势女团之路迈进。在洞察市场喜好接着改变方面,不过半年就精准校调,真的相当快速有效率!)

二、在地化的全球化(Globalization by Localization)

第二个,以在地化来达到全球化,听起来很怪对吧?第一波「韩流」在做的是,把韩国的音乐、戏剧、电影、文化往其他国家流传,当时非常受到欢迎。第二波韩流,则是把外国的人才和韩国的艺人「混血」。

我们第一个做的实验,是将一位泰裔美籍的成员尼坤加入男团2PM,这对我们要往海外拓展我们的内容来说是个相当大的优势。我认为接下来的第三波韩流,会是「直接开发、打造、推出外籍演艺人才」。

以这个阶段来说,我们尝试的第一组艺人叫做「Boy Story」。他由6位平均年龄13岁的中国男孩组成,他们全部都是中国孩子。我花了两个月在中国各地的小城市举办小型试镜,去发掘人才。最后我们找到这六位令人惊艳的少年,经由我们的培训系统训练,并在前两周推出Boy Story。

<link href="https://宅男巴士.com/宅男巴士plus/video-container_big5.css” rel=”stylesheet” type=”text/css”>

Boy Story立刻登上中国最有影响力的音乐榜「腾讯QQ音源榜」冠军,显然这项实验目前发展得不错,而我相信,这就是韩流的未来趋势。

第二个我们正在筹划中的专案,是一个日本女团,所有成员都会是日本籍。她们跟Twice不同,不像Twice是由五位韩国籍成员、三位日本籍成员和一位中国籍成员组成,这个新计划会是「纯日系」。你可以把它想成「日本版的Twice」,比较好理解。

这是一个为日本市场量身打造的专案,但也同时瞄准全球市场。我们为此筹划了相当长的时间,该女团预计在2020年底或2020年初在日本正式出道。

(Boy Story的团员平均年龄只有12岁。他们在八月底推出第一首单曲How old R U,就是上面那支MV。老实说蛮微妙的,因为我听到一分半时,才发现他们唱的原来是中文不是韩文。Ok, make sense,因为不用逼小朋友学外语,所以可以更早一些些出道⋯⋯也太小了吧!

以JYPE家的女团来说,Wonder Girls和Miss A都曾将红过的名曲改中文词后在中国市场发行,但不管是纯韩国团员WG、还是混了一半中国团员的Miss A,其韩曲改填中文词的作品咬字发音跟歌词逻辑听起来都还是令人尴尬。

为了当地市场直接量身打造「自然适合的」商品,少了「硬掰」感,也许会合理、易被接受得多。至于最近刚发行日本第一张专辑的「混血团」Twice如何抢攻日本市场,请看文末参考资料中,JYPE日本分部代表宋知恩的专访。)

三、JYP音乐工厂(JYP Music Factory)

透过前述的组织流程调整,我们已大幅提升内容产制的速度,因此产量较过往多出许多,但也同时产生副作用:内容的品质因为量产而下降。所以我必须想个办法,让内容的品质维持在水准之上。

因此,在JYPE的新大楼内,我们有9间舞蹈练习室、8间练唱室,让这些年轻艺人可以充分学习、训练、练习。我最喜欢的是这个,7间制作室,它们全在八楼;所以包括我在内,我们共有8位制作人,常态性地在同一层楼工作。这个设计让8位制作人除了制作自己的专案之外,还可以同时执行彼此合作的专案。

另外,我们还有11间录音室加上2间混音后期制作室。目前为止我所知道的娱乐公司

还没有哪一家有这么多制作工作室的。

我们希望这些新调整可以确保内容产品的质与量都能维持在最高水准。

四、用快乐带来创造力(Creativity from Happiness)

在需要创意的产业,我从不相信「工时」会为你带来「成效」。我们要的是「点子」,令人激赏点子。我需要我的艺人、制作人、音乐家和员工创造出令人激赏的点子,可如果我的员工劳累而疲惫,他们要怎么创造这些好点子?

所以最后一个我想谈的,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是「如何照顾我的员工们」,让他们处在最佳状态。

首先,工作与生活的平衡就是第一要项。

南韩政府即将让这项政策生效:劳工每周工作时数不得超过52小时,大企业会先开始,而像JYPE这样的中型企业,则会要在2020年元月符合这项规范。我们有一年半可以准备。

(每周劳动时数52小时叫做底限,一周五个工作天计算,一天可以工作10小时24分钟,韩国劳工到底是有多操啊!不过今年夏天,JYPE说到做到,宣布了新的佛心政策:「下班后禁止下达任何业务指令」,真的是很令人羡慕啊!)

因此,我们会有足够的时间,去试试看哪些作法可行、哪些不行。我们准备好要雇用更多人来符合规范,但同时,我们也会从整个工作系统着手调整,藉由提高效率来缩短大家的工时。

再来,健康的生活方式,我相信这是直接影响员工创造力的关键。在JYPE新大楼的顶楼,是我们的员工餐厅,只供应有机食物。的确这会提高一些成本,大概一年150万韩元,但换得我的艺人和员工更健康的身体和状态,我相信这绝对值得。

我们大楼一楼也有一间有机咖啡馆,供应有机的咖啡、茶和水果,是对外开放的,欢迎大家来坐坐。

最后是心理照护,我们亲自挑选了多位专业心理师,定期和员工及艺人谘商会谈。

这不只是照顾员工的心理健康,同时也确保同仁有对谁都无法说出口的话时,能够有个管道作为出口。比方说,如果问题对象是公司前辈或公司本身,而让他们不敢开口时,他们可以和心理师谈谈,心理师会确保对话绝对保密,只有公司的执行长会知道情况。

(这个设计真的很棒,我非常喜欢照顾到员工身心的企业。记得之前某集访谈节目,SM娱乐旗下男团Junior‘ rel=’119758’>Super Junior的成员希澈坦言,他曾经找过朴振英聊工作上的事情,因为他发现有些事情真的没办法跟公司的人说。

对于这些从小苦练就为了几下千万人出道的青春偶像来说,突然爆红/爆黑、被所有人指指点点、没有隐私、维持正面形象、工作压力大、薪资微薄、需要时时严格自我管理,都是很挑战人性的事情,如果情绪跟感受没有出口,就很难维持身心健康平衡,暴肥暴瘦、吸毒喝酒、自杀自残与其说是个问题,不如说只是反映出艺人健康拉警报的结果。

从公司的成本风险控管来说,这个做法也能让商品/艺人的寿命更长久、折旧率更低,毕竟整个公司和粉丝们倾全力打造出成功的偶像,他们却在最高峰的时候殒落,大概谁也不乐见吧!)

这就是JYP 2.0的四大要项,我希望以上的说明,能让你也觉得相当期待我们未来的发展。谢谢。

这里补上JYPE的「公司训」(就贴在他们的电梯口),间接来看这间公司的营运方针和重视的价值观有哪些:

●JYPE的愿景是「娱乐的领头羊」

1.领导者是诚实正直的人

2.领导者应该被尊重

3.领导者会不断地学习

4.领导者会改造自己

5.领导者懂得聆听

6.领导者是个先驱

7.领导者需要和体制一起工作

8.领导者永远有着远大的梦想

●JYPE的风格是

1.每件事都有其负责的人

2.每件事都有需要完成的截止期限

3.每个问题都存在可能的解方

4.每件事都会有个指挥系统来运作

●JYPE的系统是

1.对每个会议结论都要认真、尊重地对待

2.我知道我的公司在做什么,我的公司也知道我在做什么)

Q&A时间 (以韩语问答的题目因为我听不懂所以就跳过啰)

Q:亚洲男性要如何突破种族的玻璃天花板,在西方世界取得发展和成功?

我认为新生代这些小孩已经不太受种族肤色影响了,这些B站世代不太鸟上一代的刻板印象。你看看韩流艺人在西方世界取得的关注和成功就知道了,我想这玻璃天花板早就被瓦解了。

我们的男团Got7七月时在美国有两场巡演,票全卖完了,不是亚裔观众,而是美国观众。

Q:你怎么看待全球影音串流平湾在韩流发烧中扮演的角色

如果没有这些全球性的串流平湾,韩流不可能遍布全球。因为每个地区都有他们自己地区性的媒体频道,要能打破这些隔阂几乎是不可能的事。youtube和社群平湾绝对是韩流渗透中举足轻重的关键角色。

Q:你对区块鍊有什么想法吗?你的公司对此有什么相关计画吗?

我们做过一些研究,目前认为,这对我们要直接接触消费者而言,会是个更有效率、更直接的平湾,这很令人惊艳。我们正在深入研究,跟一些相关的公司了解当中。

Q:抖音在中国很红,有许多网红因而崛起,请问专业的偶像艺人要怎么和素人网红竞争眼球?你有什么准备吗?

中国的市场一向很有趣,年轻世代在网络上可以看任何他们想看的人事物,中国的年轻人在网络上花特别多时间。所以我相信,我们可以在这样的情境氛围中,我们可以尝试很多种不同方式,和粉丝互动、见面,用户庞大的中国市场会是一个很好的测试场域。

Q:如果走「在地化的全球化」策略,那JYPE的竞争者会是谁?以日本女团来说,会是日本当地的偶像团体吗?

你可以看到,Twice和和日本的少女偶像团体是很不一样的,而日本的观众和产业人士都清楚意识到这点,所以当Twice在日本出道、发展,带来韩式的歌舞表演时,不少日本的企业前来和JYPE接洽合作。

因此我刚提到的两个实验专案,都是和当地公司合作的跨国专案,Boy Story与腾讯合作,将推出的日本女团则是和日本当地颇具规模的公司合作。所以这不太是个竞争关系,而是合作创造新的可能性。

Q:贵公司的股价在过去几年都相当「安静」,但就在2020年急遽飙升,你的获利增加了五成,但你的市值增加了三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让一切如此不同?你要如何让这个突飞猛进持续下去?

直到去年为止,我对这类活动(指公开演讲)其实没什么兴趣,因为我想先确保我的公司够稳定。像今天这样的「商人模式」,我希望是在我觉得够有自信后才「开启」的。

过去我做了许多实验性的专案。当我看到贾伯斯去世时,苹果的股价崩跌,我立刻想到「那我死了的话呢?JYPE会怎样?」,这个想法吓到我了。

(感谢贾伯斯,教朴振英学会放手。我觉得创办人风格或个性太强烈的企业都会有类似「一山不容二虎」的问题,非常创新、非常前卫,但只有创办人前卫。强人之下只能留住平凡谨慎、乖巧听话的管理者,因为同样有个性的人都受不了跟他强碰早就出走了。

所以当强人挂点或退休时,接班人肯定是接不起来的,因为他即使分毫不差地做到80分了,市场跟投资人过去习惯的可是120分的强度啊!不然国内外这些巨头公司的老板干嘛老是上演退休又复出、接班人拿不出手、乾脆老子做到死在任上等剧码?

某种程度,这也是另一类「公司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问题,一个「周处除三害」的问题。)

因此,我希望确保JYPE在没有我的情况下仍能稳定、永续发展。

从那之后,JYPE和我个人的连动性、依赖性便大幅降低。韩国人民大概都清楚,Wonder Girls的发烧曲,全部都是我创作的,我旗下的艺人红的歌,前头大概都有一声「JYP」的气音,因为所有歌都是我写的。

可是,在那之后,我觉得我需要缓一缓了,我需要一个系统,而不是只是我个人。所以我开了一个公司叫做JYP出版(JYP Publishing),我签了超过30位音乐创作者,并且训练他们成为很棒的作曲家,现在,就是由他们来作曲。

所以,你可以看到,我只为Twice写了两首发烧主打歌,其他的曲子都是出自由我培训的作曲家。我希望不止创作方面,包括营销、推广、经纪,每个重要分支都可以系统化地自行运作。

(JYP publishing 在2007年便创立了,一开始只是为了保护自家作品的着作权。一直到2012年才开始举办「作曲选秀/制作选秀」,就像艺人选秀一样,让新锐作曲家投稿,根据JYPE提出的需求,例如「为Got 7或Twice量身打造适合这个团体的歌曲」创作,然后经过公司层层会议票选后决定哪首作品录用作为主打歌。

像写了Twice主打歌《Knock Knock》的作曲人Min Lee “collapsedone”就是JYP Publishing的专属制作人,他帮JYPE旗下艺人制作唱片,但也可以帮其他公司的艺人制作。)

我必须不停试误(trial and error),去看哪些事情是可以系统化的、而哪些不行,哪些事情系统化比较好,哪些不要系统化比较好。在这些「做实验」得过程中,我其实把公司的营收数字、和投资者间的关系全都先放到一边不管,但当我发展出可用、有效的解决方案后,这些营收数字自动就往上爬了。

而现在,我够有自信到能站在这里,告诉你们「快去买JYPE的股票」了。

老实说,朴振英的演讲没有什么太新的创建,但我觉得仍很值得一听。原因不是他讲得好,而是他讲的他真的做到了。

我想他是个任性的老板,但也是个清楚自己要什么、知道自己在干嘛的老板。

为了达成自己的理想,他开了自己的公司;

为了做一些实验,他决定不管投资人跟市场怎么看待他;

为了一次把饼做大,他放下当下的成功、选择不打铁趁热而是往未知开拓;

为了找出让公司永续经营的方式,他推翻自己当初开公司就是要让自己玩得尽兴的初衷,革了自己的命、要自己忍着不要介入参与过多;

为了确保旗下艺人可以不用为了盈利而放下初衷完全往民粹服务,他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即使那时股票价格低得可以。

要做结说他成功或失败,我无法下定论。从股价跟公司市值去观察是一个简单容易定义的方式,可是我甚至怀疑在朴振英心中的成功或失败,其实压根不是常人想的那回事;也许就像贝佐斯对亚马逊一样,20年来都不要公司赚钱,因为「盈利不是公司的目标」。

但朴振英的确与JYP带来一场精彩的翻身演出,好戏才刚开始,正是现在进行式。

就这点来说,真是相当棒的娱乐!

我看得很开心,感谢JYP娱乐。

※本文经作者陈皓嬿授权使用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