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P谷底翻身之路/45岁的资深偶像「还活着咧」!

2020.5.26 巴士点评 732

2020年4月,正值各家偶像抢舞湾回归的旺季,韩国「资深偶像」朴振英(Park Jeong Yin,JYP)出了一首新歌「还活着呢!」(Still Alive),在一群青春少女小鲜肉偶像中,显得特别抢眼、突兀。

毕竟在以16岁为主、20岁已嫌「老」的偶像生态系中,JYP这位「高龄」45岁的大叔,别说欧爸,要他当这些青春偶像的「爸」都绰绰有余。

最妙的是,Still Alive正是朴振英写来自嘲并强调「鲜肉闪边,老子还宝刀未老咧」的歌,第一句歌词就呛得不得了:

我和最近的窜红的新偶像可不同

你们这些爆红又快速消失的小子们给我好好看着

老子不装可爱也不作假

「我最爱的人就是各位粉丝喔」这种话也不说

我就只是用玩咖的样子生活

即使这样现在也还好好活着咧

随后又跟迷妹们喊话:

我是谁知道吧?和你们喜欢的欧爸很不一样吧?

哥在你们欧爸出生前就出道了好吗!

而且现在还在你们欧爸面前得奖哩

抱歉啊,虽然希望妳的欧爸也像我一样长青长红

但说真的,我还挺替他们担心的,毕竟这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

不过如果他们以我为范本好好研究的话,存活机率还是会上升的啦

是不是讨厌死了?不就是个明明过气了还要硬装红,只会跟年轻人提当年勇、倚老卖老的前辈嘛!

但偏偏朴振英就是有本钱唱这样的歌,因为他不只是资深偶像,还是是韩国前三大娱乐公司「JYP娱乐公司」(JYP Entertainment)的创办人&老板,MV开头女学生等待着的当红男团Got7,就是他旗下的艺人。

比较没有在关注K-pop的读者可能对朴振英很陌生,但其实你一定知道或听过他,只要你:

1.听过张学友的名曲〈头髮乱了〉,歌神这首歌是翻唱韩语歌〈Honey〉,该曲原作原唱就是朴振英。

2.会唱十年前红翻天的那首〈Nobody〉,这是朴振英写给自家女团Wonder Girls的成名曲。(Nobody MV的开头正好就是〈头髮乱了〉)

<link href="https://宅男巴士.com/宅男巴士plus/video-container_big5.css” rel=”stylesheet” type=”text/css”>

3.认识曾登上《时代杂志》全球最有影响力人物的亚洲小天王Rain,当初发觉和培养Rain的人是朴振英。

4.知道2020年初沸沸扬扬的「周子瑜举国旗事件」,周子瑜是JYP旗下新推出的女团Twice的成员,那位被网友骂翻、推小女孩出来道歉的「恶老板」也是朴振英。

<link href="https://宅男巴士.com/宅男巴士plus/video-container_big5.css” rel=”stylesheet” type=”text/css”>

这起闹到影响湾湾总统大选的事件(虽然我怀疑),让Twice一度被中国市场封杀,不仅华为撤下Twice的代言,连原本预计在北京卫视、安徽卫视春晚演出的行程也被硬生生取消,对才刚出道三个月的Twice来说的确是个重击。

所以当朴振英把周子瑜推上火线道歉换得中国陆陆解禁时,学者杨曼芬在风传媒上撰文《周子瑜事件,一场超完美的危险操作》,形容朴振英是「韩国流行文化乐界的魔鬼精算师」:

⋯⋯(朴振英)一点都不帅,戽斗长相甚至还有点怪,但他延世大学地质学学士、政治外交学硕士研究生肄业的学历,以及长期和中国交往、观察湾湾的经验,由黄安检举湾独事件敏锐地看出湾湾总统大选致命的关键性。

⋯⋯简陋拍摄周子瑜面容憔悴的道歉影片随即在韩国JYP官方网站曝光,流窜千里,引爆了挡也不挡住的媒体热点,同情子瑜的行动和声音四起,最后子瑜从可怜被各方政客操弄的受害者翻身成为大赢家。

这是一场超完美的危险操作,朴轸永(朴振英)肯定精算过只会赢不会输。

我喜欢杨曼芬用「魔鬼精算师」形容朴振英,他算的不仅是政治、商业还有人性。透过中国政府的打压,借力使力大肆营销、为新人打免费的全球广告。(艺人明星的新闻从来都只有待在娱乐版,有多少机会能这样上头版,而且还在要闻区曝光数日?)

黄安(从这个角度来说)固然是朴振英的贵人,但朴振英的国际关系认知和商业嗅觉也得够精明,才能玩这场游戏。

过去两年,Twice知名度大开,在短短两年内一跃而起,窜升为排名第一的「大势女团」。

2020年Twice的音源成绩和实体唱片销售为女团冠军,并直逼男团排名(在韩国男团销量还是远大于女团的),是除了「少女时代」外唯一能卖超过十万张专辑的女团,因此也被视为「少女时代」的接班人。

直到2020年为止,韩国三大娱乐公司的排名,都仍维持过去数年来「龙头老大SM娱乐、第二YG娱乐、第三JYP娱乐」的顺序。

但2020年,JYP的股价先是在9月比前一年翻涨一倍,并被摩根史坦利加码四次,接着又于2020年1月,其市值挤下YG,成为第二大娱乐公司;根据该公司2020年的财报显示,JYP娱乐的销售额较前一年提升45.45%,营业利润增加228.57%。

在2020年之前,JYP股价最低曾跌至2750元,最高也仅到8010元,2014年《朝鲜日报》更指出「JYP自2007年的Wonder Girls之后就没再推出红的艺人,市占率仅0.95%,亏损连连、积弱乏振、前景堪忧」,何以在2020年后,JYP的股价却急遽攀升,一年翻涨了2.72倍?

越来越多媒体以「Twice是JYP的金鸡母」定调,似乎JYP的大幅成长就只是因为Twice在周子瑜事件之后名气大开,因此一路顺势扶摇直上一样简单。

然而周子瑜事件只能算是一场「运气好」而因祸得福的意外,若要说这个单一事件即造就Twice乃至JYP的成功,未免言过其实,关键还是在朴振英及经营团队到底做了什么改变。

如果你刚刚有把Still Alive听完的话,朴振英其实在歌词里提及他个人的价值观,我认为精简地点出这十年来JYP「低迷沈潜了这么久,直到最近才大发」的原因:

❞强的人不一定能够长久,但能长久的人一定够强❝

在娱乐产业打滚20多年的朴振英说得非常清楚,一个艺人要能撑过十年才能被称为歌手。二十年才叫做巨星,三十年才能成为传奇,这在网络推波助澜而暴起暴落的21世纪尤其困难,这是为什么他即使如此资深,却仍然「Stay Hungry」的原因。

我在新闻媒体产业工作,近年业界面对「管他长江前浪还后浪,全都死在沙滩上」(唉)的困境,同事也好同业也好,大家都想找出内容/文化产业永续发展的生存之道。

也许新闻和娱乐产业看似相差甚远,但我觉得它们本质上是相同的。

2020年底因为Twice这群可爱小女孩而入坑K-pop世界,我正好躬逢其盛JYP崛起的时刻,朴振英大叔和这家公司也许不是业界最大最强,可是他们的灵魂、个性、经营策略和实验都让我相当感兴趣。

我觉得,也许他们的经验对我们来说颇具参考价值,这是为什么会想特别写系列文来整理JYP娱乐发展史的原因。

「JYP娱乐发展review」的系列文一共会有三篇,下一篇我们会讲朴振英个人的故事,看他怎么从一个研究生变成唱跳歌手,再从歌手变成制作人、从制作人变老板(但同时兼任高龄偶像)。

第三篇则是从朴振英于2020年6月在韩国SparkLabs DemoDay的一场演讲,首度公开公司的未来计画「JYP 2.0」,看他打算怎么从经营管理层面改革,让其公司有能力和体质面对这个日益拥挤、複杂、难以捉摸的全球娱乐产业。(这篇会附上演讲的现场影片和朴振英的逐字稿给读者参考)

这里要特别提到的是,K-pop的发展环境特殊。SM、YG、JYP的成功因素不仅是因为公司和业者有这能耐,还有很大一部分的支持跟力量,是来自整个韩国政府的产业政策跟国家经营战略。

最后,Twice前几天首度在夏季回归,推出新歌「Dance the Night Away」,已经被我在spotify重播到烂了。MV拍得非常阳光清新,送给大家养眼球:

<link href="https://宅男巴士.com/宅男巴士plus/video-container_big5.css” rel=”stylesheet” type=”text/css”>

※本文经作者陈皓嬿授权使用

相关推荐: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