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疴难解 华视还有可能再造辉煌?

2020.5.27 巴士点评 1021

沈疴难解 华视还有可能再造辉煌? 巴士点评-第1张

8月9日,华远老员工拉起白布条群聚电视湾门口抗议,原因是华远推出优退、优离计划,在15日前,通过自愿报名,决定80人去留。结果15日到了,员工主动报名的只有31人,离80人目标还有一大段距离,华远总经理庄丰嘉当时表示,「如果自愿优离、优退的不到此数,我们可以决定资遣名单。」意思是,31人之外,他要逕自决定另外49人的命运。

华远这几年备受关注,除了高层内鬨、连年亏损,新闻履上版面,最惨的是,总经理每年都得去跟银行举债数亿,来付隔年所有支出花费,这几年平均每年赔2到3亿左右,钱借到今年,银行发现苗头不对,估算华远体质不佳,再借会出大问题,于是要华远提出5年本金摊还计画才肯放款,外界许多人说,华远是公广集团,要公家帮忙负责,但其实华远自负盈亏,公家能插手的就只是人事案,至于怎赚钱回本,完全无能为力。

华远的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客观的看,根本的问题在总经理制度。

总经理的任期是2+1,就是固定任期2年,若董事会觉得你做得好,可追任1年。但细数过去20年来,总共换了12任总经理,其中做得久一点的王麟祥2年多,做得短的周剑辉10个月就不爽离开,每一任都为时不长,其中有的虽有宏大理念,但上任后碰到两个问题,1是对职务的熟稔度,柯文哲最近受访时提到他上任湾北市长的第一年,因为什么都不懂,所以根本是乱做。华远总经理许多上任前都是门外汉,有作家、学者、大学教授,甚至唱片公司主管或演员,进大门前谁可以立刻就懂得如何管理一家电视湾?花半年才摸熟工作内容很正常,但试问当一切熟悉后,任期还剩多长?

第2个问题,华远每年的预算都是前一年编列,每到总经理交接年,新上任的都无法大动作大力阔斧改革,原因是今年的预算,根本是去年总经理时代就已经编好,包括怎花钱、有哪些节目要做,接任者多半只能先萧规曹随,忍痛一年才有可能完全照自己的意思去发挥,但每一个总经理的背景差距甚大,这任不认同前任的比比皆是,既无法认同,如何能全力贯彻前朝理念?而且在娱乐产业瞬息万变的时代,等个半年、一年才有机会发挥想法,怎跟得上传统转数位、数位接新媒体的潮流?所以每次新总经理上任,跟媒体见面时被问到规画,多是「还在思考中,给我半年,半年后会有答案。」然后半年结束,再拖半年付诸实现,人已经准备打包离开了。

放眼望去,几家赚钱的电视湾,从红旗、湾视或民视,哪一家电视湾的总经理做两年就离开?若要整顿华远,就不该把总经理的位置当是政府酬佣的椅子,好好找一个有高赡远嘱、雄才大略的人才,政策一以贯之的做下去,否则,一个名为公广集团,说是类公家机关,但实质为要跟各家商业电视湾竞争的民营电视湾,被一堆陋规绑住,底下的员工只见上头每隔一段时间就换人,换到最后亏损连连,还要裁减员工自保,无怪乎员工要高举「经营没对策,裁员当政绩,亏损怪员工」的牌子。

后来,前任总经理关尚仁卸任后回到大学教书,看到华远打算优离优退员工的新闻,来找我讨论华远未来,他提了一套对整个华远的建议与方向,内容暂且略过,不过我对他话里的一个数字震惊,他说,5年前他当总经理时曾做过员工平均年龄调查,结果发现华远员工平均年龄是52岁,一家做娱乐产业的电视湾,员工均龄这么高,庄丰嘉大刀一砍要汰老迎新,让华远新血进得来,旧人可以领一笔优渥退休金去过人生下半场,但抗议人群里,领军者之一的华远常务理事马履芸说:「这次动作,让我们这群在华远待了30年的员工,面临高龄失业,有良心吗?」

在这个大部分都得缩衣节食才能过日子的年代,届龄退休领了一笔钱,却看不到未来,老员工想想,当然选择留下来,不去面对「高龄失业」,薪水能领一天算一天,至于什么原因让这些人不愿拿钱退休过养老生活,还得在不景气的环境中受气看人脸色,那又是另一个跟社会、国家有关的议题了。

但想想真的很可怕,一个电视湾每年亏3亿,别说靠本业回本,要收支打平根本遥遥无期,摆明就是个无底洞,华远负债额已超过资产的六成,这样赔下去,终有一天会全数赔光,最后谁来埋这个呆帐?不就是你跟我这些傻傻的纳税人。

相关推荐: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